🏡
PTT小說網
x
    林逸正打算入場,突然感知到身後一道霸道強絕的氣勢,轉頭看去,映入眼簾之人竟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現任執法堂堂主,公羊傑。

    在這種顯貴雲集的場合,一般人都會自覺收斂氣勢,免得一不小心就惹來某位大佬的不滿,進而生出不必要的麻煩,但是眼前這位三大閣呼聲最高的年輕一輩強人,卻是絲毫沒有這個意思,我行我素,目無旁人。

    不過,即便他如此不加收斂,周圍卻始終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生出不滿,甚至於反而主動向其點頭致意,其中甚至不乏三大閣長老級大佬。

    林逸心頭不由暗凜,以一人之力便打破常規,而且讓周圍所有人都習以爲常,沒有任何風言風語,這背後需要多麼強大的實力底氣可想而知,這個公羊傑果真是非同小可。

    一路走來,公羊傑所過之處,所有人紛紛退避讓道,根本沒這個膽子堵在他的前面,直至輪到林逸。

    就算沒有回頭,林逸也可以清晰地感知到,無比凌冽霸道的氣勢就在自己身後盡在咫尺之地,只有一步之遙。

    一時間,全場所有目光,都聚焦到了林逸身上。

    “這人誰啊?瞧着面生,以前沒見過,莫非是哪位長老新近接過來的子侄?”人羣之中有人見狀竊竊私語。

    能夠有資格來參加上官大小姐的生日宴,那麼自然是背景強橫之輩,他們會如此猜想,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嘿,不管這人是誰家的少爺,敢在公羊堂主面前擋道,只能送他一句,無知者無畏!”

    “是啊,這人估計都還不認得公羊堂主。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的忌諱,可憐啊!”

    “所過之處,無人可擋我腳步,這可是公羊大人親口說的話,連長老會的高層都會刻意配合,這小子這麼不識趣,今天可要倒大黴了。”

    一旁衆人,幸災樂禍地議論紛紛,一個個都是看好戲的神情。

    以林逸感知之敏銳,這些議論雖然有意壓低了聲音。但還是逃不過他的耳目,在這種地方,爲了這點莫名其妙的小事情得罪公羊傑這樣的強橫人物,確實不太明智。

    然而,就在林逸準備跟其他人一樣讓到一旁的時候,前面徐靈衝卻突然說話了:“喲,這不是青雲閣有史以來的最強新人麼,林逸你肯賞臉來參加生日宴,可真是我跟嵐兒小師妹的榮幸。來來來,裡邊請!”

    此話一出,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便連林逸身後的公羊傑。也都止住了腳步。

    “青雲閣有史以來的最強新人,那不是丹神醫聖章力鉅麼,什麼時候輪到這個什麼狗屁林逸了?”

    “對啊,不過聽人說這個林逸。好像跟章力鉅大師一樣是世俗界來的,在迎新閣呼風喚雨,呼聲不低的樣子。”

    “扯淡吧。區區一介草根新人而已,不過有點上不了檯面的微末實力,麻痹的囂張個屁啊!以爲踩到幾攤狗屎就能成爲下一個章大師啊,幾萬年來也就出了這麼一個,能輪得到這種貨色?”

    僅僅因爲徐靈衝這一句話,衆人議論聲此起彼伏,將林逸瞬間架到了火刑架上,不僅成爲衆矢之的,更是進退兩難。

    這傢伙真是用心險惡啊!林逸不由深深看了徐靈衝一眼,對方突然說這話的居心,顯而易見。

    周圍衆人再不濟也是沖天閣內門弟子,一個個都是有背景的人物,然後就算他們也都未必有這個資格參加上官大小姐的生日宴,結果卻突然得知林逸區區一介草根新人卻能進去,不成爲衆矢之的纔怪!

    除了被人議論鄙視之外,此刻擺在林逸面前的還有另外一個更加致命的問題,身後的公羊傑。

    原本若是徐靈衝沒說這話,林逸讓開也就讓開了,畢竟其他人也都是一樣,但是被徐靈衝這麼明捧暗諷地說了這麼一句之後,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時候再選擇退避,那就不是什麼可有可無的小事情,而只能被解讀爲一個意思,在公羊傑面前,衆目睽睽之下林逸主動認慫了。

    林逸倒是無所謂,但是,他來這裡是衝着上官嵐兒,如果他就此認慫,或許上官嵐兒的面子也不好看,是以,林逸有些進退兩難!

    可是,如果他不退,便很可能得罪身後這位高高在上的執法堂堂主公羊傑。

    畢竟人家曾有過“所過之處無人可擋我腳步”的弘誓,單看其如今一往無前的氣魄,便可知其秉着何等道心,連三大閣長老會高層都要對其忍讓三分,何況乎林逸區區一介草根新人?

    不退,便得罪公羊傑,退了,可能讓上官嵐兒面子不好看,這便是林逸如今的處境。

    今天這一場生日宴,果然是龍潭虎穴,才一上來就遇到了這等難題!

    衆人矚目之下,林逸忽然動了,不過讓全場衆人譁然的是,他竟然真有這個膽子不退,反而徑直走到了徐靈衝等人跟前,將邀請函拿出來淡淡道:“徐大少,我這就可以進去了吧?”

    “哈?”徐靈衝頓時一愣,他根本沒想過林逸會是這種反應,或者說,他根本沒想到林逸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設身處地,換做是他這位背景深厚的徐大少,都絕不敢真的擋在公羊傑前面,他剛纔說這話,不過是想讓林逸好好出一回醜而已,卻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蠢到直接就做了最傻帽的選擇,簡直愚蠢得讓人普大喜奔啊。

    面對如此意外之喜,徐靈衝自然是求之不得,跟身旁樓天佑和康照明對視一眼,又偷偷瞥了一眼公羊傑的臉色。

    而後,徐靈衝立馬換了一副表情,端着架子一本正經道:“林少俠且慢,你頭一次參加這麼高檔的宴會,心急可以理解,但咱們三大閣從來都講究尊卑有序,你身爲青雲閣新人,不會連這一點都沒人教過你吧?身後就是公羊堂主,莫非你以爲自己被誇了幾句最強新人,就可以走在公羊堂主的前面了,未免太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