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徐大少變臉也夠快的!圍觀衆人心下紛紛無語,剛纔明明是他一句話逼得這個林逸進退兩難,結果現在又搬出尊卑有序來教訓人了,真是夠損,夠無恥。

    不過,衆人只是圍觀看熱鬧而已,一個個本就看林逸不爽,這種時候當然不可能跳出來仗義執言,他們甚至還巴不得林逸被公羊傑踩死呢,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

    林逸卻是淡淡一笑:“咦?剛纔難道是我聽錯了,招呼我入場的莫非不是徐大少,而是哪條不懂規矩的看門狗不成?還是說,徐大少你親手送上門的這張邀請函是假的,我其實根本沒資格進去,只不過被你戲耍了而已?”

    徐靈衝頓時無言以對,給林逸難堪只是他臨時起意冒出來的想法,本以爲在公羊傑的霸道威勢面前,林逸這種貨色必然嚇得屁滾尿流,哪曾想這傢伙絲毫沒有畏懼之色,竟然還有心情在這拐彎抹角地損自己?

    道理上,林逸確實沒有任何不當之處,三大閣雖然講究尊卑有序,但同時還有先來後到之說,其他人給公羊傑讓道是他們的自覺,是他們畏懼公羊傑,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都要這麼做。

    許久,徐靈衝陰沉着臉色冷笑不已,然而就是不說話。

    只要他不開口,守衛就不會放任林逸進去,而這正是他要達到的效果,林逸再怎麼牙尖嘴利又能如何,他徐大少根本都不需要說話,只要將人堵在這裡,後面公羊傑自然會出來收拾林逸。

    果不其然,公羊傑很快便開口了,開口第一句話就讓人一驚:“你就是林逸?”

    不僅在場衆人,就連林逸自己都有些吃驚,他跟公羊傑之間總共就見過一次面。甚至於連一次面都不能算是見過,畢竟當時在執法堂進行抗威壓考覈的時候,林逸只是站在人羣之中,遠遠地看了公羊傑一眼而已,而公羊傑根本就關注不到林逸這樣的小人物。

    但是公羊傑這句話,分明代表着,他至少聽說過林逸的存在,這放在任何人眼裡,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思來想去,林逸覺得對方之所以聽說過自己。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上次上官嵐兒到執法堂替自己解圍的時候,引起了對方的關注。

    “不錯,在下林逸,見過公羊堂主。”林逸轉身拱手道。

    公羊傑上下仔細打量了林逸一番,這個舉動更加令人面面相覷,這位執法堂堂主的傲氣那可是北島皆知的,就算對面站着三大閣長老,他都懶得多看一眼。這區區林逸到底何德何能,竟讓公羊傑如此另眼相看?

    片刻之後,公羊傑這才緩緩開口,語氣之中帶着不容置疑的霸道與強勢:“換做其他人。敢這麼擋本座的路,現在都已經是死人了,但是你林逸,可以網開一面。”

    一時間。全場再度譁然,而就連林逸自己,都被震驚得莫名其妙。

    以公羊傑的傲氣。他從來都不說假話,準確地說,他從來都不屑在任何人面前說假話,他說要殺人,那麼就算這裡是上官嵐兒的生日宴,就算是三大閣閣主在場,都根本別想攔得住他,可是,他竟然當衆特別對林逸網開一面!

    這算是什麼情況?林逸自己都有些懵了,他跟這公羊傑毫無交情,憑什麼讓對方這麼另眼相待?

    “本座的意思,你最好不要領會錯了,本座有個老熟人承蒙你照顧,所以給他一個面子而已,至於你,微末螻蟻一樣的東西,根本入不了本座的法眼。”公羊傑難得開口解釋了一句。

    他對林逸的不屑,那是出於骨子裡的高傲,根本沒有掩藏,也完全沒有必要掩藏,以彼此如今的實力差距,林逸跟其他在場衆人一樣,在他眼裡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螻蟻,沒有絲毫的份量,更不會有什麼地位可言。

    這種被人高高在上俯視的感覺,就算是以林逸的淡然心性,都難得生出了一絲不快,不過並沒有在面上表現出來。

    “這麼說來,在下還要多謝那個朋友了。”林逸神色從容地笑了笑,他口中的那個朋友,自然是指上官嵐兒。

    畢竟從公羊傑這番話就不難推斷出來,他估計就是看在上官嵐兒的面子上,才特意放自己一馬。

    這種事情倒是並不奇怪,放眼整個北島三大閣,上官天華乃是公認唯一一個能令公羊傑低頭的大佬,上官嵐兒身爲上官天華的獨孫女,在他公羊傑眼裡自然也頗有份量,上次上官嵐兒能夠成功在執法堂將林逸帶出來,就是明證。

    而林逸跟上官嵐兒之間的關係,雖然一直在刻意掩藏,可以瞞過徐靈衝這些人,但是面前這個公羊傑想要知道點什麼事情,根本掩藏不住。

    正如衆人所說,在執法堂眼裡沒有秘密,而在公羊傑這個執法堂堂主眼裡,自然更是如此。

    “希望你不會找錯人。”公羊傑聞言,嘴角不由掀起一絲玩味的弧度。

    他當然猜得到林逸心裡在想什麼,只可惜,他也許會給上官天華面子,但是上官嵐兒這種小丫頭,在他眼裡哪來這麼大的面子?簡直可笑!

    不過,公羊傑完全沒有捅破的意思,他本來也沒打算跟林逸透露什麼事情,更懶得跟這種微末螻蟻多話。

    看了一眼公羊傑似笑非笑的表情,林逸心頭微微一突,不過對方不解釋,他也不可能揣摩出對方到底什麼意思,當即轉身對徐靈衝道:“這下我總可以進去了吧,徐大少?”

    徐靈衝表情僵硬地咧了咧嘴角,這次難得可以當衆爲難林逸一把,可是打死他也想不到竟會出現這種神轉折,連公羊傑都對林逸另眼相待,麻痹的難道這世界瘋了嗎?

    不過,現在連公羊傑這尊大神都開口了,他徐靈衝再想拿這種事情爲難林逸,那也不現實了,否則待會沒整到林逸,反而引起公羊傑的不滿,那可就玩笑開大了。

    徐靈衝雖然也傲氣,但他畢竟不傻,連他爺爺徐元正這位沖天閣三長老,在公羊傑眼裡都不見得有什麼地位,他這個沖天閣大少更是屁也算不上,彼此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還是不要自討沒趣爲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