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請吧。+”徐靈衝只得示意樓天佑等人放行,眼角暗含譏誚,反正好戲纔剛開場,整個生日宴都是他一手安排的,想要整治林逸易如反掌,接下來有的是機會。

    冷笑着將林逸讓進去之後,面對緊跟而至的公羊傑,徐靈衝幾人立馬忙不迭躬下了身子,滿面堆歡:“公羊堂主,您裡邊請!”

    進到華陽居內部,本就富麗堂皇的大廳,因爲各處都被精心點綴裝扮過的緣故,變得更加更加如夢如幻,恍若神仙樂土。

    此時此刻,雖然衆多頂級大佬們都還沒有現身,但也有不少人已經提前到場,相互寒暄籠絡交情,今天能夠來到這裡的沒有一個是尋常角色,眼下正是擴展人脈的絕佳機會。

    不過,林逸顯然沒有這種想法,四處隨意看了一圈之後,沒有找到上官嵐兒這個生日宴主角,便隨便找了一個僻靜角落坐下,喝着生日宴免費提供的高檔靈茶,倒是頗爲愜意。

    不同於無人問津的林逸,緊跟其後進來的公羊傑,立馬便成爲了全場焦點,不過因爲其威名太盛而且傲氣逼人,全場衆人對其都是敬畏有加,根本沒這個膽子上前搭訕。

    擡眼掃了一圈,公羊傑隨後的舉動令林逸眼皮一跳,這人竟是徑直朝着自己方向走來,而後二話不說,直接便在林逸對面的位子上坐下。

    這人想幹嘛?林逸忍不住暗暗揣測,然而對方坐下之後,並沒有進一步舉動,只是略顯慵懶地斜躺在寬大座椅之上,冷眼打量着此刻會場內的人和事。

    林逸不動聲色地看了看對方,見他沒有異動,當即也不予理會,依舊抱着雙臂坐在那裡。神色輕鬆從容。

    兩人就這麼相對而坐,因爲公羊傑的緣故,幾乎全場所有人都會忍不住往這邊瞥一眼,然後又默默地收回目光,如果看得久了,他們生怕惹得公羊傑不滿。

    半晌之後,公羊傑忽然開口說話了:“你跟章力鉅是什麼關係?”

    林逸頓時一愣,而後神色如常地回道:“公羊堂主說笑了,章大師是中島的頂級大人物,在下區區一介草根新人。怎麼可能跟他搭上關係?”

    不料,公羊傑卻是直接道:“你在說謊。”

    林逸不由無言以對,他確實是在說謊,只是他跟章力鉅的關係連章力鉅本人都不知情,更是從來沒向其他人透露過半個字,這公羊傑怎麼可能知道?

    “第一,你跟章力鉅都是世俗界出身,第二,你跟章力鉅都是煉丹師。第三,來到天階島之後你曾經多次找人打聽過章力鉅的消息,這樣也說沒關係?”公羊傑側躺着一手拄着下巴,斜着眼睛睥睨了林逸一眼。

    林逸心中暗驚。萬萬沒想到,自己區區一介草根新人,竟然被這位高高在上的執法堂堂主調查得這麼清楚,還真特麼有點受寵若驚了。

    “在本座面前撒謊。毫無意義。”公羊傑不知爲何竟是頗有談性,一手慵懶地指了指自己腦袋:“執法堂上上下下所有情報,都映在本座的腦子裡。而且如果必要的話,本座隨時都可以使用搜魂術,你想試試麼?”

    “不想,公羊堂主找在下到底有何事情,不妨有話直說。”林逸沉聲道。

    “哈哈!”公羊傑頓時笑了:“小子你別再惹人笑了,本座找你這種螻蟻一樣的新人能有什麼事情?不過是無聊解解悶而已,放心,本座還沒無聊到對你用搜魂術,只是好奇想問一下你跟章力鉅有什麼關係而已。”

    林逸沉默了片刻,而後淡淡道:“在下跟章力鉅大師並無關係,如果一定要說有的話,那麼只能說在下想找章大師幫忙救人罷了。”

    “救治世俗界的那些傳承者麼?看不出來還是一個多情種子,無所謂,如果你能見到章力鉅,不妨替本座帶句話。”說到這裡,公羊傑眼神忽然凌冽了幾分,就如刀刮一般令人毛骨悚然:“告訴他,當年那一敗之恥,本座必百倍奉還,讓他儘管放心,這一天不會太遙遠了。”

    “好。”林逸面上不動聲色,此刻心中卻有如驚濤駭浪,他還是頭一次聽說,公羊傑曾經竟然跟章力鉅交過手!

    以章力鉅的傳奇履歷,就算是公羊傑這種強人,說實話敗給他也很正常,然而讓林逸更加震驚的是,面對現今如日中天位列中島頂級大佬行列的章力鉅,公羊傑竟然有這自信能夠報一敗之仇,他的實力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細細想來,林逸雖然完全無法感知公羊傑的實力強弱,但從其對待那些長老會高層的態度就能看得出來,這人絕對非同小可,其實力,只怕都已經遠遠凌駕於一般長老之上!

    這樣的超絕人物,被譽爲三大閣新生代第一人,確實當之無愧。

    兩人正對話之時,林逸眼角忽然瞥到門口進來幾人,都是他最不想見到的熟悉面孔。

    一行三人,走在最後方的是於哲,其次是南天門,而最前方,則是一形貌極爲英武逼人的中年男子,正是南氏三雄老大,南天霸。

    一路走來,南天門小聲道:“老大,你看到剛纔徐靈衝邊上那小子了吧,那人就是康照明,我現在越來越懷疑這傢伙會不會就是那個林二了!”

    身後於哲也跟着附和道:“弟子也是這麼覺得,如果康照明不是給徐靈衝敬獻了星墨石這種好東西,只憑他區區一介新人的身份,徐靈衝會這麼力捧他,甚至還把他帶出來做迎賓?”

    嚴格說起來,上官大小姐生日宴的迎賓,連他於哲這種背景一般的沖天閣內門弟子都不夠格,何況區區一介康照明,於哲此刻心裡可嫉妒着呢。

    走在前面的南天霸微微點頭,沉吟道:“這事情確實有點反常,可是現在我們已經跟徐靈衝商定協議,他升任沖天閣管事大師兄,老二掛名入他爺爺徐元正帳下,接下來只要潛心閉關突破,就能成爲其嫡傳弟子,康照明既然是他的手下人,如果冒然去試探他,到時候不好交代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