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是,這對於林逸來說,一旦真被用了搜魂術,那便等於滅頂之災,這種場合沒有任何人能夠救下他,上官嵐兒都不可能。

    上官嵐兒雖然是大小姐,然而一旦牽涉到在場這些利害人物,她的話就未必那麼管用了,除非她爺爺上官天華親自出面,可是,上官天華身爲堂堂沖天閣閣主,又怎麼可能爲了林逸這區區一介名不見經傳的青雲閣草根新人出頭?

    如果實在不行,就只能設法制造混亂逃跑了,相比起被人用搜魂術知道一切秘密,這樣反倒還有可能搏到一線生機。

    就在此時,幾人身後突然響起一個耳熟的少女聲音:“林逸是本小姐的救命恩人,你們誰敢對他用搜魂術?”

    伴隨着來人的出現,全場所有人的目光瞬間聚焦到她的身上,連公羊傑這樣傳奇的話題人物都只能遜色三分,來人正是本次生日宴的主角,上官嵐兒。

    林逸心頭頓時一鬆,只要還沒被用搜魂術,上官嵐兒出面解圍,就還有效果,南天霸幾人就算想要整治自己,估計也不敢在今天這種日子違抗這位上官大小姐的意志吧。

    然而,南天霸幾人的反應,卻是大出林逸預料。

    “上官大小姐,這林逸就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但同時也有可能是殺死本座三弟的真兇,兩者之間並不衝突,上官閣主曾親口下令嚴查此事,難道大小姐想要讓您爺爺的命令成爲一派空言嗎?”南天霸振振有詞道。

    在跟徐靈衝背後的徐元正一系聯手之後,他們的站隊已經非常明確,後臺既然跟上官天華沒關係,那麼自然也沒必要太將上官嵐兒這種小丫頭放在心上。

    “這……林逸……”急切之間,上官嵐兒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上官嵐兒只能無助地看了林逸一眼,她想幫林逸解圍,但是這裡不像上次在執法堂面對的普通執法使。而是地位非凡的南天霸,如若道理上站不住腳,那麼就算她上官大小姐,也是束手無策。

    她雖然有些時候表現得像任性不知世事的小姑娘,但事關爺爺上官天華的大事情,她從來不會掉以輕心,這種時候隨便說錯一句話,都有可能被人借題發揮,進而影響到爺爺的形象和地位,這種事情以往可沒少發生。

    林逸對上官嵐兒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多言,畢竟還只是小丫頭,這種時候多說多錯,與其白白被對方針對擠兌,反而不如靜觀其變。

    見一句話噎得上官嵐兒無言以對,南天霸幾人不由有些得意地相視一笑,而後對着公羊傑道:“公羊堂主,您是主掌三大閣刑罰的第一人,如今林逸這個嫌疑真兇就在面前。如果就這麼不聞不問的話,竊以爲頗有不妥,您說呢?”

    寥寥幾句話,場面竟是完全被南天霸掌控住了。可見這傢伙絕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五大三粗,那麼火爆無腦。

    林逸心中只能暗自緊張提防,事情突然發展到這一步,連上官嵐兒親自出面就無法替自己解圍。可真有些騎虎難下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然而就在此時,公羊傑卻是瞥了南天霸一眼。淡淡道:“南天霸,本座需要做什麼,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了?”

    簡簡單單一句話,本來還在自鳴得意的南天霸幾人,臉色瞬間垮了。

    麻痹的一時間都被這目中無人的小子氣糊塗了,竟都忘了公羊傑可不是一個他們能夠隨便差遣的人物,真要指手畫腳犯了公羊傑的忌諱,林逸這小子估計屁事沒有,他們自己反倒要大難臨頭了。

    何況真要說起來,南天勇這件案子之所以一點進展都沒有,其實都是公羊傑授意的結果,他覺得這案子無關緊要,就沒有人會去查,自然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故而南天霸剛纔這些話,落在公羊傑耳裡就等同於當面斥問他不作爲,以他公羊傑的傲氣霸道,會點頭纔怪!

    “呃……不是……”南天霸急忙想要解釋,然而未等他解釋,公羊傑忽然毫無徵兆地長身而起,無比磅礴霸道的氣勢,瞬間壓迫在他頭頂。

    南天霸猝不及防,膝蓋一軟差點就要當衆跪下,勉強咬牙才強撐住身形,然而他身後的南天門和於哲二人,可就沒有這實力了,只聽噗通一聲,齊刷刷直接膝蓋板砸在地磚之上,狼狽吐血不已。

    “不是?是你的不是,還是本座的不是?”公羊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而後意味深長道:“這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警告,本座沒有那麼好的耐性,也懶得理會這些狗屁倒竈的破事,之前問你的問題,三日之內給本座答覆,否則是什麼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說罷,公羊傑起身揚長而去,留給衆人一個狂霸不羈的背影。

    這人真心不凡!饒是林逸,此刻都是不由一陣心折,實話實說,像公羊傑這般強橫狂傲的男子,當真世所罕見。

    不過,更讓林逸好奇的一點是,這公羊傑和南天霸之間到底有什麼事情,短短片刻內貌似已經是第二次提起了。

    “嘻嘻,這下在冷麪鬼身上踢到鐵板了吧,真是活該!”上官嵐兒在一旁幸災樂禍不已,而跟着她一起過來,此刻掛在林逸脖子上的小卷卷熊,也耀武揚威地對着南天霸幾人揮了揮爪子。

    南天霸則被氣得臉色鐵青,一時之間卻又不好發作,只得冷哼一聲,默默將跪在地上的南天門和於哲兩人拉了起來。

    畢竟這裡可是上官嵐兒的生日宴,剛纔這種事情因爲被他佔住了理,不給這位大小姐面子也是無可指摘,但若這時候再敢當面甩臉色,那可就太過蹬鼻子上臉了,這事情若是落到上官天華的耳朵裡,那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小師弟咱們走,跟這麼給臉不要臉的人站在一起,本小姐覺得噁心!”上官嵐兒二話不說,當即便招呼着林逸離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