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噎了半晌,徐靈衝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道:“靈花管事,我並非特意針對質疑你的眼光,只是如果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都是真的,價值幾千塊靈玉的貴重東西,出自林逸這區區一介青雲閣新人之手,衆位覺得這邏輯說得通麼?”

    這一下,就連靈花管事,也無話可說了。=

    徐靈衝提到的這個疑惑,在場衆人其實也都有,只不過考慮到這很可能事關人傢俬密,既然事不關己,自然沒必要充這個黑臉去得罪人。

    不過現在徐靈衝當面問出來了,他們正好聽一聽林逸的解釋。

    其實,有靈花管事作證,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的真假已經不容置疑,現在林逸唯一需要面對的問題,就是這兩枚丹藥是怎麼來的。

    之前,徐靈衝也已經說過,林逸跟康照明一樣都是煉丹師,衆人想要知道的焦點問題其實就只剩下一個,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到底是不是林逸親手煉製的!

    雖然說區區一介青雲閣新人,能夠煉製極品築基金丹,這種事情說出去簡直有如天方夜譚,但畢竟有章力鉅這個先例存在,可能性就算再小,依然還是存在。

    何況,別說親手煉製,區區一介青雲閣新人拿出兩枚極品築基金丹的可能性,同樣微乎其微,如今事實擺在眼前,也由不得他們不信。

    “林逸,你不打算跟大家好好解釋一下麼,要是給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我們完全可以懷疑你這是偷來的東西,拿贓物送給嵐兒小師妹當生日禮物,這可不是說着玩的,會有什麼後果,想必不用我多說了吧。”徐靈衝以爲抓住了林逸死穴。冷笑連連。

    全場矚目之下,林逸微微一愣,不由陷入猶豫沉吟。

    按照林逸本來的想法,他並不想讓人知道自己能夠煉製極品築基金丹,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件事一旦宣揚出去,必然會引發滔天巨浪,極有可能引發不可預知的後果!

    以他目前的微末實力,很有可能直接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直接抓起來當成煉丹機器,這也是他一直以來。沒有和丹堂有交集的原因!他的實力太低了,要是金丹期,也不至於如此!

    故而,他今天特意私下將禮物交給上官嵐兒,就是爲了避人耳目,防止被有心人宣揚出去。

    之所以選擇送上官嵐兒極品築基金丹,則純粹是出於一番好意,畢竟有慕容真這種女人在虎視眈眈,上官嵐兒即便身爲大小姐。還是儘快將本身實力提升上去比較穩妥。

    而對於上官嵐兒這種不喜修煉的人來說,築基金丹這種沒有任何副作用的經驗丹藥,正是再合適不過的絕佳禮物了。

    再者,因爲噬心玲瓏草已經有所保障。林逸自己短時間內並不愁沒有築基金丹可用,所以將這現成的兩枚送給上官嵐兒,也並無不妥。

    結果萬萬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竟然被當衆曝光了,這一點着實給了林逸一個措手不及,早知如此的話。他絕對不會送什麼築基金丹。

    只是,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一步,再想後悔也都來不及了。

    兩種答案,要麼就是親手煉製,要麼就是其他途徑獲得,都有着各自利弊,這是事關未來生死的大事,回答之前林逸必須考慮清楚。

    若是直接承認親手煉製,那麼風險可以說是極大的,退一步來說,就算不被人抓走當成煉丹機器,也必然會被徐靈衝更加嫉恨,以後的麻煩只多不少!靈花雖然可以照着自己,但是總有照顧不到的時候。

    而若換成另外一種答案,說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不是自己親手煉製的,雖然乍看之下,確實能夠避開成爲衆矢之的的風險,但以他青雲閣新人的身份,短時間內想要編造出一個說得過去的正當來路,談何容易。

    在場每一個都是見多識廣的人傑,哪怕林逸再怎麼絞盡腦汁,但凡只要是臨時編造出來的謊言,被當衆戳穿的可能性就至少在九成以上,不會比這更低。

    這個風險實在太大,而一旦謊言被當衆戳穿之後,處境可就完全陷入被動了,到時候徐靈衝再趁機扇風點火,懷疑他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來路不正的話,那就真的麻煩大了。

    說不定,公羊傑這位執法堂堂主便會親自出手,對林逸使用搜魂術!

    進亦是難,退亦是難,無論怎麼選擇都是風險極大,林逸此刻就跟被架到火刑架上炙烤一樣,備受煎熬。

    最終,林逸暗暗咬了咬牙,準備坦承是自己親手煉製,這樣雖然也是危機重重,但總要好過第二種下場,成爲備受衆多大佬關注的超級新星,只要日後凡事小心謹慎,總歸還有希望搏出一線生機。

    然而,就在林逸準備無奈攤牌之時,坐在主座之上的洪鐘,突然開口道:“各位,林少俠這兩枚極品築基金丹的來路,老夫倒是可以做一個見證人,因爲,這兩枚丹藥正是出自我洪氏商會。”

    聽到這話,全場俱皆譁然,而就連林逸自己,也不由微微一愕,不過並沒有太過表露出來,很快就這份驚訝掩藏到了心底。

    林逸怎麼也沒想到,事先沒有任何溝通之下,洪鐘竟會突然站出來替自己解圍,這之中他所需要承擔的風險,可不是一星半點。

    要知道,林逸現在出現的可是本尊面孔,理論上洪鐘應該見都沒見過他,就算通過身形氣質判斷,懷疑他可能就是交往數次的林二,那也頂多只能算是懷疑而已,應該不至於到百分百確認的份上。

    在無法確認身份的前提下,洪鐘便冒然站出來替林逸打圓場,這跟他一向以來穩健老辣的處世風格,可謂大相徑庭,然而也恰恰是這一點,展現出了他牛逼獨到的一面!

    一味只知道穩健,那可以成爲偉大的管家,卻永遠不可能成爲一個偉大的商人,奇貨可居,一旦抓住時機就要下重注,這纔是商人本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