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換酒杯?連嵐兒小師妹你也信不過師兄我?”徐靈衝聞言挑了挑眉毛,無奈撇嘴道:“那好,換酒杯就換酒杯,反正師兄我胸懷坦蕩,沒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說罷,徐靈衝毫不猶豫就照做了,給人的感覺,似乎這其中真的沒什麼貓膩,純粹就是給林逸敬酒賠罪罷了。

    林逸本來不想喝他這杯酒,畢竟這修煉界無奇不有,不像世俗界只有世人皆知的那幾種藥,徐靈衝若是真要在酒裡下點什麼東西,就算以林逸的實力也很難察覺出來,若是因此着了徐靈衝的道,誰知道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後果。

    但是,上官嵐兒既然都已經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就這麼置之不理,只能接過徐靈衝的酒杯。

    “林少俠,本少就先乾爲敬了,請!”徐靈衝說罷,直接一飲而盡。

    林逸將酒杯湊到鼻子跟前聞了聞,除了滿鼻的酒香靈氣,並沒有發現其他任何異常。

    徐靈衝看着這一幕,心底冷笑不已,本少使用的手段豈是那麼容易露陷的,單純靠着人鼻子就想聞出不對來,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天真得可愛。

    林逸心中依然沒底,不過這既然是從徐靈衝自己手上交換過來的,那麼就算對方真的在酒水裡面添了料,那也必然不會是短時間內能夠置人於死地的猛料。

    否則就算徐靈衝自己手裡捏着解藥,被林逸這麼當面拖延一陣之後,也很難保證不出問題,再者說,這裡畢竟是大人物雲集的關鍵場合,真要用毒酒鬧出人命,徐靈衝也要吃不消兜着走,畢竟上官嵐兒可以當面作證,林逸喝的酒就是出自他手。

    所以林逸至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酒裡就算加了料,那也頂多是些旁門左道的輔料,短時間內會有點效果,但絕對不會太過猛烈,也不會留下什麼明顯的後遺症。

    徐靈衝不是蠢人,林逸甚至都可以進一步推測出來,這傢伙如果真要下料,那效果估計從始至終都不會讓人輕易發覺,很可能就算效果發作了,也都會被人誤會爲酒醉。

    “怎麼,林少俠還不敢喝,這有點太不給本少面子,也太丟人了吧?”徐靈衝見林逸遲遲不動,當即開口催促道。

    “既然你求着我喝,那我就喝了吧。”此時此刻,周圍其他人的目光也已經被吸引過來,林逸不好再這麼推拒猶疑下去,當即微微一笑,將杯中酒喝乾。

    “很好,拿得起放得下,這纔是純爺們該有的器量!”徐靈衝不露痕跡地得意一笑,轉頭又倒了一杯遞給上官嵐兒道:“嵐兒小師妹,今天是你生日,師兄我於情於理都該敬你一杯,小師妹該不會拒絕吧?”

    上官嵐兒本來懶得搭理這個討厭鬼,但是見遠處上官天華和徐元正這些人看過來,也不好就這麼拂袖而去,只得耐着性子接過酒杯,嘟着嘴道:“先說清楚,本小姐這可不是給你面子,是給你爺爺面子,你在本小姐眼裡可沒有面子!”

    這個賤女人!徐靈衝被這話氣得牙癢,以前林逸還沒出現的時候,上官嵐兒雖然時而也有大小姐脾氣,但在他眼裡屬於瑕不掩瑜,而現在見她跟林逸狼狽爲奸之後,卻是越看越覺得這女人是人盡可夫的奸貨,一對狗男女!

    “是是,嵐兒小師妹是天之驕女,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給面子的。”徐靈衝點頭賠笑道,嘴角卻是不自覺勾起了一絲詭譎的弧度,無論你說什麼,只要喝了這杯酒,再之後可就由不得你說了算了。

    上官嵐兒嬌哼一聲,懶得再跟徐靈衝廢話,當即揚起脖子就要把酒喝掉,反正這都是特製的靈酒,她從小也沒少喝,喝個幾杯一點問題都沒有。

    一旁林逸看着卻是有些隱憂,徐靈衝這番作爲擺明了有貓膩,如果不出所料的話,這靈酒裡面必然下了料,以林逸的實力和心志,他自己倒是不怎麼放在心上,可放在上官嵐兒身上,那就不好說了。

    然而,就在徐靈衝一番圖謀眼看着即將得逞的時候,旁邊小卷卷熊卻突然跳到上官嵐兒的身上,趁着衆人不備,竟是直接一口就將杯中酒給舔乾淨了。

    “小白,你這小酒鬼!”上官嵐兒頓時哭笑不得。

    這一幕雖然出人意料,但卻又在情理之中,偷喝靈酒這種事情,小卷卷熊幹了可不是一次兩次,事實上這傢伙從小就已經展現出酒鬼潛質,自從有一次掉到酒缸裡面落了個醉生夢死之後,小傢伙就是逢酒必偷,從來沒有放過的時候,眼下這種機會當然也不會放過。

    這一下,徐靈衝頓時傻眼了,千方百計要讓上官嵐兒喝下去的靈酒,眼皮子一眨卻進了小卷卷熊這畜生的肚子,麻痹的這算哪門子事情?

    “好了,現在小白已經代本小姐喝了,這下你沒事了吧,還不快給本小姐讓路!”上官嵐兒對着徐靈衝揚了揚脖子。

    “這……這個不能算吧?”徐靈衝連忙又倒了一杯酒,想要讓上官嵐兒喝下去,只可惜人家上官大小姐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就招呼着林逸,繞開他上樓去了。

    我擦!徐靈衝只得鬱悶得爆了一句粗口,如果不是在這種公衆場合,這時候他甚至連給上官嵐兒強灌下去的心都有了,這次計劃雖然是臨時起意,但能否順利完成,卻是事關他未來前途大業,絕不容許有任何閃失!

    然而,現在上官嵐兒都已經帶着林逸上樓去了,徐靈衝再怎麼垂首頓足都已經是徒勞,這種時候他如果再強行跟上去迫使上官嵐兒喝酒,那就太過刻意顯眼,只怕在場其他人都要開始懷疑他的動機了。

    看着上官嵐兒和林逸攜手上去的背影,徐靈衝恨恨地啐了一口,剛纔這一番舉動,總算也不是毫無收穫,上官嵐兒這邊沒有成功,但至少已經讓林逸喝下這一杯加了輔料的靈酒,只要利用得好,後續計劃依然可以順利進行。r115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