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嘴角閃過一抹陰險冷笑,徐靈衝從懷中掏出一枚黃色小藥丸,二話不說塞入嘴中,這正是他提前爲自己準備的解藥。

    剛纔在給林逸陪酒道歉之前,他早就已經料到林逸會信不過自己,提出交換酒杯這種事情,那也都是順理成章,所以他這準備的整一壺靈酒之中全部都下了輔料,無論誰喝,無論喝哪一杯酒,都必然得中招,沒有任何倖免的可能性。

    正如林逸剛纔所推測的,徐靈衝在靈酒中下的輔料,並非什麼效果明顯的猛料,畢竟眼下這個場合實在太過敏感,要知道樓下在座的大人物,俱都是神通廣大之輩,稍有半點異動都瞞不過他們的感知,所以哪怕是酒中下藥,都必須是那種讓人不會懷疑的藥。

    徐靈衝這一次使用的藥,名爲神仙醉,就是一種單純的致幻藥物,藥性發作期間會使人神智恍惚,進而達到跟酒醉一樣的效果。

    據傳這是一種專門針對迷惑修煉者神識出現的藥物,效果雖然不算猛烈,不會致死,事後也沒有什麼副作用,但在藥力發作的時候連神仙也扛不過去,這纔有了神仙醉的名頭。

    神仙醉無色無味,效果又跟酒醉如出一轍,所以哪怕就是當着這麼多大人物的面,讓上官嵐兒和林逸喝下去,乃至藥效發作,也都不會惹人生疑,甚至於連當事人本身都未必能夠察覺,這就是神仙醉的獨到之處。

    類似於酒醉一樣的精神恍惚,這個效果也許並不厲害,但若是放在某些特殊場合,卻是十分實用而且幾乎毫無風險,正如眼下,便是助徐靈衝成事的絕佳利器。

    神仙醉在配合靈酒服用之後,會在一段時間內緩緩發作,並且藥效還會逐漸由弱變強,這完全是一個溫水煮青蛙的過程,等到藥效最強的時候就連神仙都扛不住,更別提區區林逸了。

    按照徐靈衝原本的計劃,在上官嵐兒和林逸兩人上樓之前,給兩人都灌下神仙醉,如此一來等到藥效發作最強的時候,兩人都已是神智恍惚,到時候再想從中做點什麼文章,那還豈不是完全由他徐大少說了算,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不過現在,林逸喝了神仙醉,上官嵐兒卻沒有,徐靈衝要想順利執行他接下來的機會,可就得稍微費點手腳了。

    好在上官嵐兒實力羸弱,以徐靈衝築基大圓滿的實力想要不着痕跡地擺平她,實在是輕而易舉,而且可以保證不會暴露任何馬腳。

    這邊徐靈衝如何處心積慮,準備下一步行動,那邊林逸跟着上官嵐兒上到三樓之後,雖然一直在仔細感受着體內的每一分變化,但始終沒有感受到明顯異樣。

    林逸忍不住心生嘀咕,這隻有兩種可能可以解釋,要麼徐靈衝沒有下藥,要麼他確實下藥了,而這藥跟自己所推測的那樣,藥效並不猛烈致命。

    就在林逸嘀咕的時候,旁邊小卷卷熊卻是開始出狀況了,小傢伙跌跌撞撞,搖晃着身形四處上躥下跳,見桌子就爬見東西就摔,活脫脫一副暴走小朋友的架勢。

    林逸看着這一幕目瞪口呆,他還從來沒見過小卷卷熊還有這麼暴力的時候,不由咋舌奇怪道:“它這是怎麼了?”

    上官嵐兒卻是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聳了聳肩道:“還能怎麼樣,這小東西耍酒瘋唄,以前每次偷偷喝完酒都是這副德行,不過今天倒是有點奇怪,這才喝了一杯怎麼就這樣了,往常時候都是喝不少的,酒量沒這麼差啊!”

    聞言,林逸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小傢伙酒量再不錯,那也得看它喝的是什麼酒,就算它能千杯不醉,但是有些酒它只喝一杯就得醉了。”

    “喝的什麼酒?小白以前喝的也都是靈酒,沒什麼兩樣啊?”上官嵐兒似懂非懂道。

    林逸笑了笑沒有說話,轉而走到一旁盤坐下來,開始運轉心法,準備驅除剛纔服下靈酒之中的藥效。

    通過小卷卷熊的表現,林逸現在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確定,自己剛纔所推測的情況完全成立,徐靈衝果然是在靈酒之中加了輔料。

    小卷卷熊的承受力遠比修煉者要差得多,所以藥效纔會發作得這麼快,如果是林逸自己的話,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發作。

    不管怎麼樣,只要不是猛烈致命的毒藥,林逸就有辦法從容應付,他自己就是療傷高手,中毒也是內傷的一種。

    然而林逸很快就發現,體內這點藥性雖然一點都不猛烈致命,但卻是連綿不絕,每一次感覺都能輕易驅除乾淨,然而每一次緊接着便又立馬捲土重來,費了半天勁,卻絲毫沒有根除的跡象。

    “這玩意可真夠難纏的。”林逸無語地搖了搖頭,以前哪怕受再重的傷,也總有把握很快就能恢復過來,反倒是這明明跟兇險致命搭不上邊的小藥性,跟狗皮膏藥似的死活揮之不去,讓人徒呼奈何。

    林逸還不知道,自己身上此刻中的可是神仙醉,連神仙都只能醉了,哪可能這麼輕易就能解開。

    不過,就算短時間內無法完全驅除藥性,林逸也必須儘量嘗試,這樣總歸還是能掌控住體內狀況,不至於像小卷卷熊這樣耍酒瘋。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徐靈衝接下來應該很快就該有所行動了,若不然他總不可能只是下點藥助助酒興吧。

    “小師弟你這是在幹嘛?”見林逸這副古怪模樣,上官嵐兒忍不住問道。

    “沒什麼,不勝酒力,解解酒唄。”林逸不置可否地一笑。

    “解酒?小師弟你才喝了一杯而已啊,這就不勝酒力了,那將來怎麼跟這些老奸巨猾的老油條們應酬啊,看來以後小師姐得多給你弄幾壇上等靈酒來,讓你好好練練!”上官嵐兒仍舊不明所以地嘻嘻笑道。

    “呵呵,那就多謝小師姐好意了。”林逸繼續運功逼除體內藥性,同時暗暗積蓄真氣,因爲這神仙醉的效果,就算能夠壓制藥性,但他此刻實力也必然要打個折扣,早作準備不是壞事。(昨天有讀者在魚人公衆威信yuren22中問了玉佩的問題,給大家解答一下,玉佩預警之前說過,有個前提是林逸不知道危險纔會預警,這次林逸明知道徐靈衝圖謀不軌,那玉佩就不會預警;還有將酒收入玉佩空間的事情,之前坊市那幾章也寫過,林逸不敢,有真氣波動,怕人懷疑,一旦暴露萬劫不復。有些寫過的東西,魚人要是再重複一遍,之前一些讀者反饋會覺得繁瑣,所以現在魚人儘可能的避免再去重複解釋。歡迎大家有建議繼續在威信和魚人溝通!)r115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