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嘿嘿,本少還以爲你林逸多麼神通廣大三頭六臂呢,敢情你也同樣撐不住神仙醉的迷惑啊!很好,本少原本還想給你一個痛快,但是現在本少改變主意了,今天非得讓你好好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不可!”徐靈衝一臉猙獰地咬牙切齒道。

    一息時間,只要徐靈衝能夠從牆角掙扎出來恢復行動,他體內哪怕只殘存了一成真氣,想要捏死林逸,就跟捏死一隻臭蟲一樣容易。

    這下失策了!林逸心中焦急萬分,這裡可沒人能夠救他,如果等到徐靈衝起身還不能將神仙醉的藥力壓下去的話,今天可真就得死在這裡了。

    只是,神仙醉的藥力,哪有那麼容易清除,此時此刻非但沒有消弱,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讓林逸根本起不了身,更別提趁機對付徐靈衝了!

    終於,徐靈衝慢慢恢復了動作,身後被砸凹陷的牆壁,伴隨着他的起身咔咔碎裂,勝利的天平,已經緩緩開始向他傾斜。

    “準備好怎麼死了嗎,林大新人?”徐靈衝冷酷地咧嘴笑了笑,完全就是一副勝利者的姿態,然而就在此時,他的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音,咔擦,咔擦,咔擦……

    轉頭看去,徐靈衝臉色瞬間嚇得慘白,赫然竟是剛剛被他一腳踢開的小卷卷熊,扛着一把巨型剪刀飛奔而來……

    原本,小卷卷熊這種毫無實力的幼年體靈獸,在徐靈衝眼裡根本毫無威脅,所以他從頭到尾都沒將這小傢伙放在心上,只是一腳踹開了事。何況這小卷卷熊剛纔在樓下就已經搶着喝了神仙醉,神智迷糊不清,更是沒有任何威脅。

    然而,徐靈衝卻是忘了一件事,卷卷熊乃是世所周知的狂酒一族。喝了靈酒跟沒喝靈酒的卷卷熊,完全就是兩種概念的存在。

    沒有喝酒之前,卷卷熊從來都是憨厚溫馴,幾乎從來不會主動傷人,但是在喝了靈酒之後,尤其是在喝醉之後。不僅性情大變,就連實力也會有脫胎換骨的變化,暴漲數倍乃至十倍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世人將這個過程,稱之爲酒狂化。

    酒狂化是整個卷卷熊一族的種族天賦。小卷卷熊雖然還是幼年體,但同樣有這個能力,如今,它不僅雙目通紅,就連周身毛髮都開始明顯變紅,身上開始散發出明顯的兇悍氣息。

    麻痹的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徐靈衝這時候都恨不得狠狠甩自己兩個耳刮子,卷卷熊一族之所以能夠位列強大靈獸之林,就是靠着酒狂化這一項近乎逆天的種族天賦。哪怕是尋常沒什麼實力的小卷卷熊,酒狂化之後同樣都是不容小覷的兇物。

    若只是如此倒也還罷了,以徐靈衝築基大圓滿的實力。就算酒狂化之後的成年卷卷熊,也足可以從容應付,何況面前還只是區區一頭幼年體。

    關鍵在於他剛纔費大力氣壓制掉真氣炸彈,此刻體內真氣十不存一,而且緊接着被林逸一掌狂火八卦掌二十三式迎面擊中之後,受傷導致真氣紊亂。哪怕現在已經開始緩緩恢復行動能力,但也還沒到能夠動手的地步。

    眼下正是他這個築基大圓滿高手。最爲羸弱無力的時候!

    小卷卷熊這時候酒狂化,簡直特麼就是催命來了。徐靈衝不被嚇得心驚膽戰、臉色慘白纔怪!

    眼睜睜看着小卷卷熊,扛着讓人眼皮直跳的巨型剪刀,低聲吼叫着,帶着極度危險的氣息一步一步逼近,徐靈衝簡直都快被嚇尿了。

    堂堂沖天閣大少,堂堂沖天閣管事大師兄,堂堂築基大圓滿高手,到頭來卻眼看着就要死在區區一頭幼年體卷卷熊手裡,這事情要是傳出去,那特麼真要成爲天下奇聞了。

    “小……小白,你冷靜一下,我……我是徐靈衝啊,以前經常給你吃好東西的徐靈衝啊,你不認識我了嗎?”徐靈衝被嚇得結結巴巴,忙不迭開口求饒,都帶着明顯的顫音。

    堂堂徐大少,何曾淪落到過如此可悲的處境,空有一身強大實力,卻硬是被林逸這區區一介新人消耗得不能動彈,而今更是被逼到向一頭小卷卷熊開口求饒,說出去都根本沒人會相信。

    如果對方是林逸這樣的人,徐靈衝也許還不會這麼驚恐,畢竟人都有顧忌,不可能肆無忌憚對他這個徐大少下手,但是小卷卷熊不一樣,這傢伙再怎麼通人性,那說到底還是一頭靈獸兇物啊!

    這小傢伙,根本就是無知者無畏,只要給它機會,真的什麼事情都可能幹得出來,連討饒的餘地都沒有,這反而比起人來更加可怕!

    一旁正在竭力壓制神仙醉藥性的林逸,看着眼前這極度荒謬的一幕,不由啼笑皆非,明明覺得難以置信,然而卻愣是活生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發生了,只能感嘆一句,真是造化弄人啊。

    咔擦,咔擦,咔擦……

    不管徐靈衝怎麼求饒,小卷卷熊依舊扛着它的巨型剪刀,一步不停衝到了他的身旁。

    有其主必有其寵,上官嵐兒這個主人都如此討厭徐靈衝,它小卷卷熊自然也不例外,那種發自內心的厭惡,根本不是徐靈衝平常一點吃食就能收買得了的。

    然後,在徐靈衝極度驚悚的目光之中,小卷卷熊忽然將巨型剪刀,湊到了他的胯下。

    林逸看着這一幕也都愣住了,腦海之中只浮現出一句話,正是上官嵐兒剛纔不久前才說過的:“他要是敢動歪念頭,本小姐就切了他!”

    林逸記得很清楚,上官嵐兒當時說這句話的時候,小卷卷熊這傢伙,還很配合地坐了一個切掉的動作。

    當時還以爲只是玩笑話,現在想起來,小卷卷熊這是準備付諸實踐了啊!

    “喂!喂!你麻痹的想幹什麼!快離我遠一點,滾遠一點,要不然我一掌劈死你……”徐靈衝被嚇得褲襠都溼了,一邊驚恐地連聲罵着,一邊竭力往後邊退,只可惜身後就是牆角,他再怎麼往後拱那都是徒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