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如此一來,就算不是小卷卷熊將徐靈衝給切了,徐靈衝今天這個陰謀也很難實現!既然神仙醉沒效果的話,他想要對上官嵐兒霸王硬上弓,到時候不可能不把上官嵐兒弄醒,到時候上官嵐兒一叫,他的下場可就不是被切掉這麼簡單,反而會死得更快更悽慘。

    這時候,上官嵐兒低頭看了看自己鬆開的腰帶,才終於注意到自己衣服有些凌亂,突然一臉羞澀地捂住胸口道:“小師弟,你不乖哦,快說,剛纔都對師姐我做什麼了?”

    “呃,什麼也沒有……”林逸頓時汗顏,天地良心,從始至終他可是什麼事情都沒做。

    不過,這小妮子神經也夠大條的,自己衣服凌亂成這樣子,竟然要這麼久才反應過來。

    “真的沒有?那我的衣服怎麼變成這樣了?”上官嵐兒疑神疑鬼地掃了一圈,忽然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小師弟你就承認了吧,放心,師姐我不會怪你的哦。”

    www★ttκΛ n★¢o

    林逸無語,只得坦言道:“真沒有,解你腰帶的另有其人,是徐靈衝,剛纔打暈你的也是他,現在估計還在房間裡面蹲着呢。”

    “那個討厭鬼?”上官嵐兒臉色隨即一變,一改剛纔的輕鬆玩笑神情,小臉緊張兮兮道:“他……他都對我做什麼了?”

    “其實也沒做什麼,把你打暈之後,他就給你灌了神仙醉,解了腰帶,什麼便宜都沒撈到,反而自己成了太監。”林逸呵呵笑道。

    “太監?”上官嵐兒聽得一頭霧水。

    林逸只得從頭到尾,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她複述了一遍,半晌,上官嵐兒才難以置信地回過神來:“小師弟你的意思是,小白把徐靈衝給切了?”

    “嗯,準確地說,它是把徐靈衝給剪了。”林逸點點頭,見上官嵐兒似乎有些擔心,便勸慰道:“小師姐你也不用擔心,這都是徐靈衝咎由自取,活該的。”

    不料,上官嵐兒轉眼就興奮地跳了起來,對着小卷卷熊豎起大拇指道:“小白乾得漂亮,接下來一個月必須好好獎賞犒勞你!本小姐早就想這麼幹了,只可惜一直都沒這個機會,這下總算得償所願了!”

    聽着這話,林逸只覺胯下一陣涼嗖嗖的,跟這位動輒要切人的大小姐站在一起,真心有點心虛啊。

    徐靈衝這麼多年對她朝思暮想,結果這小妮子一天到晚就動着這樣的危險念頭,林逸光是想想,都替這位徐大少瘮得慌。

    “那討厭鬼呢,不是被小白切成太監了麼,快帶我去看看!”上官嵐兒躍躍欲試,雙眼放光地連聲催促道。

    林逸不由再一次汗顏,對這位小師姐看來得重新認識一下了,除了一貫以來的嬌憨可愛之外,原來還有這麼重口味的一面,着實讓人意想不到。

    雖然對徐靈衝仍然極爲忌憚,但架不住上官嵐兒一再催促,林逸只得帶着她和小卷卷熊重新回到房間,反正徐靈衝如今狀態也是不濟,林逸自認就算不敵,拖延時間讓上官嵐兒喊人過來,應該還是不難。

    進入房間,林逸眼皮微微一跳,他的小心提防都是多餘,因爲徐靈衝不知何時早已不見了身影,只留下牆角那一灘血,證明着剛纔發生的事情。

    “討厭鬼呢?躲起來了?”上官嵐兒滿屋子四處尋找徐靈衝這個新晉太監的身影,卻始終沒有找到,臉上失望之色溢於言表。

    “也許吧……”林逸語氣同樣帶着不可捉摸的驚疑。

    突然遭遇這麼大的事情,足可改變未來一生的鉅變,徐靈衝這時候無論做出什麼事情來都不奇怪,但就這麼悄無聲息地憑空消失,仔細想想還是有點詭異的。

    徐靈衝就算一時間接受不了現實,就算他萬念俱灰,但等他反應過來之後,接下來的想法無非兩種,一種是自暴自棄,一種是忍辱負重。

    但有一點卻是非常明確,無論結果是哪一種,徐靈衝都絕不可能這麼輕易地放過林逸和上官嵐兒,對付上官嵐兒也許還存着幾分忌憚,但對付林逸這麼個毫無背景的青雲閣新人,以他眼下這種大受刺激的狀態,根本不會有太多的顧慮。

    林逸甚至想過,見到自己幾人回來之後,徐靈衝極有可能不顧一切地大開殺戒,即便殺不了上官嵐兒,但自己肯定要爲他陪葬。

    卻沒想到,徐靈衝竟然不聲不響,直接窩在房間之中憑空消失了。

    要知道,林逸從離開房間開始到現在,一直都處在唯一的樓梯口位置,徐靈衝無論向上還是向下,只要是正常走出去的,就不可能避過他的耳目。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傢伙跳窗而出,但是通過窗戶,林逸往外掃了一眼,外面上上下下守衛之森嚴,幾乎毫無死角,此刻也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

    這麼多守衛,也許不敢對華陽居內部進行監視,但如果有人破窗而出,絕對逃不過他們的耳目。

    別說以徐靈衝現在狼狽不堪的狀態,就算以他築基大圓滿的巔峰狀態,也很難做到徹底瞞過這些人,憑空消失。

    這個結果,着實讓林逸摸不着頭腦,想來想去,也只能解釋爲華陽居也許還有別的暗格通道,只是一般人無法發現罷了。

    “嘁,沒想到還是一個膽小鬼!”上官嵐兒失望地嘟了嘟嘴,隨即又開心道:“不過這樣也好,討厭鬼變成了太監,以後肯定不敢再來糾纏本小姐了!”

    一旁似乎已經開始恢復正常的小卷卷熊,則是又配合着做了一個切的手勢,一副誰敢惹上官嵐兒,老子就切了誰的兇狠表情,看得林逸忍俊不禁。

    不過,堂堂徐大少的命根子就折在這小傢伙的手上,小卷卷熊也確實算得上戰績彪炳,其他人如果小看它,還真有可能步上徐靈衝的後塵。

    “小師姐,這件事你要不要先跟你爺爺打個招呼,如果對方藉此發難的話,也許會有點麻煩。”林逸出言提醒道。r115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