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就在林逸回洞府修煉的同時,失魂落魄的徐靈衝,此刻赫然已經出現在一間幽閉的地下密室之中,四周寂靜一片,漆黑一片,能夠聽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那種彷彿來自地獄深淵般冰冷徹骨的感覺,饒是此刻遭逢鉅變萬念俱灰的徐靈衝,都不由驚醒了過來。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在這?”徐靈衝忍不住喃喃道,沒有人回答他的疑問,他只能自語。

    隨即,徐靈衝下意識伸手摸了一把胯下,血淋淋黏糊糊,連他自己摸着都不由覺得毛骨悚然,但沒辦法,他必須忍住劇痛仔細確認一下,自己的命根到底還在不在。

    徐靈衝此刻,心裡仍然抱着萬分之一的僥倖,萬一之前小卷卷熊那一剪刀,其實剪歪了呢?

    但是最終摸索確認的結果,卻是令他心中陡然一涼,他的命根已經萬惡的小卷卷熊給剪成兩截了。

    強忍住心中的驚慌恐懼,徐靈衝將殘留在褲襠之中,被剪掉的那半截抖抖索索地拿了出來,臉上是無盡的怨毒與兇戾。

    突然,徐靈衝一個激靈,隨即臉上露出幾分狂喜之色,因爲他突然想起來,斷肢續接這種事情對於修煉者,尤其對於精通醫道的高級修煉者來說,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三大閣,恰恰就有這樣的高人,就算醫術不比成爲傳奇的丹神醫聖章力鉅高深,但也絕對差得不遠,如果能夠讓他出手幫忙,手中這斷掉的半截也許還能夠接回去。

    想到這一點,徐靈衝當即咬牙強行站了起來,畢竟哪怕醫術再怎麼高明,斷肢續接都有一個必要前提,那就是斷肢時間絕對不能太長,否則如果斷肢已經喪失活性徹底壞死,那就算神仙也沒有辦法了。斷肢如此,現在這更加精貴脆弱自然也不例外。

    懷着如此僥倖,徐靈衝當即就要設法出去,到剛纔爲止他一直魂不守舍,都不知道怎麼來的這個地方,想要出去只能靠摸索。

    然而,正當徐靈衝準備好好摸索一番這黑暗之地的時候,眼前突然微微一晃,竟是不知從哪冒出一塊螢石,將周圍一片都照亮了。

    四處看去,周圍就是四堵黑漆漆的牆壁,除此什麼也沒有,而直到此刻,徐靈衝才駭然發現,自己面前不過一丈的距離,赫然站着一個人。

    驟然看到這一幕,着實將徐靈衝嚇得夠嗆,要知道以他築基大圓滿高手的感知,哪怕在黑暗之中,但凡對方稍微有一點氣息響動,都不可能讓他完全察覺不到,絕無可能。

    然而,事實擺在這裡,從對方的架勢來看,應該一早就已經站在面前了。

    “是人是鬼?”徐靈衝強忍住心中恐懼,顫抖着聲音問道,在他的理解之中,這麼近的距離,只有死人才能夠逃過他的感知,活人根本不可能。

    在徐靈衝驚懼注視之下,對方緩緩轉過身來,身軀罩在一襲黑衣斗篷之下,臉上則帶着一具猙獰瘮人的鬼臉面具,讓人看不到他的真實面容。

    “是人又怎麼樣?是鬼有怎麼樣?你能反抗得了我麼?”此人的聲音忽遠忽近,令人無法捉摸,亦無法拿這個去判斷他的身份。

    徐靈衝神色一窒,就算對方沒有展露出任何氣勢,但僅憑他能站在這裡卻令自己無法察覺,就已經看得出來,對方實力遠在自己之上,根本不是他徐靈衝能夠抗衡的。

    見徐靈衝一臉驚懼戒備,對方忽然笑了,笑聲之中帶着明顯的不屑和輕蔑,直到聽得徐靈衝火大的時候,這才道:“從此往後,到底想要做人,還是想要做鬼,這是你要思考的問題,而不是我。”

    這句話,每一個字都如重鼓搥在徐靈衝的胸口,令他透不過氣來的同時,從靈魂深處感受到恐懼和戰慄。

    “閣下到底是誰?”徐靈衝強咬着牙問道。

    “這不是你需要關心的問題,現在,把你手中那東西給我扔掉。”面具人的語氣讓人無法抗拒。

    聞言,徐靈衝頓時心頭一顫,這可是他最最寶貴的東西,他還想着趕緊找人把它接回去呢,怎麼可能就這麼扔掉。

    “我數到三,再不扔掉就準備好做鬼吧。”面具人的聲音雖然平淡卻不容置疑。

    感受到對方身上若隱若現的殺氣,徐靈衝心裡不由一個咯噔,但讓他就這麼扔掉,根本做不到。

    “三。”面具人直接跳過了一和二,伴隨着他的話音,徐靈衝嚇得趕緊就要鬆手。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手上驀然傳來一陣刺痛,竟是不知何種手段,直接被削掉了一大塊皮肉,連帶着他手中的半截一起掉在地上,慘不忍睹。

    “很好,如果你不鬆手,現在地上的就是你整隻手掌了。”在徐靈衝驚懼吃痛的倒抽冷氣聲中,面具人不可捉摸地笑了笑。

    而後,緩緩走到他的面前,在其無比震驚的目光之下,一腳將他地上的半截踩得面目全非,生生碾成了碎肉。

    眼睜睜看着這一幕,徐靈衝目眥欲裂,牙關緊咬,渾身止不住的顫抖,雙目一片通紅,一臉瘋狂似乎準備豁出去找對方拼命了。

    找醫道高手幫忙,剛纔也許還有希望,但是現在,那半截都已經成了一團碎肉,就算神仙也不可能接回去了,這一下,徐靈衝是徹底的萬念俱灰。

    見徐靈衝臉上瘋狂之色越來越盛,氣息越來越粗重,面具人卻是不爲所動,就這麼站在那裡冷冷地看着他。

    許久,徐靈衝才終於重新平靜下來,眼中恨意雖然不減,但至少已經不會瘋狂地想要找對方拼命了。

    見此,面具人不由意外地笑了:“能夠剋制住不對我出手,這份忍耐力倒還不錯,看來你也不算是一無是處的草包。”

    徐靈衝只得強壓下心中的怒火,他不是不想出手,而根本就是不敢出手,身爲性命至上的現實主義者,就算再怎麼想要報仇,那也得有這個實力才行,否則冒然出手就是白白送死,他纔不會幹這種蠢事。r115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