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然,五行藥房這一次並沒有盡全力,也並非難以理解,但豪門都會和萬通盛會這些大商家,此次可是憋足了勁要將洪氏商會給擠垮的,這一次絕對是事先做了百分百充足準備的。

    然而就算它們全部加在一起,極品丹藥的數量,也纔不過是洪氏商會的區區一個零頭而已,這可就真心讓人無語凝噎了。

    “洪掌櫃,看來這一次洪氏商會不僅不會陰溝翻船,反而要大放異彩了,立下如此大功,想必這次之後,你在洪氏商會的位置也要往上動一動了吧,真是可喜可賀啊。”宋管家當着衆人的面提前向洪掌櫃恭喜道。

    “哪裡哪裡,拍賣會還未開始,宋管家這話可有捧殺嫌疑啊。”洪鐘一臉謙遜地呵呵笑道。

    話雖是如此,但任何一個正常人都知道,極品丹藥是永遠都絕無可能流拍的戰略物資,就算拍賣會還沒開始,單單這已經亮相一百多枚極品丹藥,就已經註定洪氏商會必將獨佔鰲頭,成爲本次四島拍賣博覽會的最大贏家,絕無意外可能。

    相比之下,其他諸如豪門都會和萬通盛會這些大商會,可就完全不夠看頭,甚至就連排名第一的五行藥房,此次都只能靠邊站了,跟洪氏商會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你啊,謙虛不是壞事,但謙虛過頭可就有點裝逼嫌疑了,也罷,等完事之後宋某單獨給你擺宴接風,咱們哥倆好好敘敘舊。”宋管家哈哈大笑,轉身走上高臺,這一次四島拍賣博覽會,他將親自出面擔任主持人。

    “這位宋管家,可真夠現實的。”一旁林逸見狀不由笑了,之前宋管家見到洪鐘的時候,可遠沒有這麼熱情。

    “這一點也不奇怪。人之常情嘛,林少俠你還不知道這傢伙昨天還跟汪通這些人交易對付我洪氏商會呢,雖然他已經知道我們拿出了百枚極品丹藥,但是這個做法也夠坑了!只是,相比較而言,他和我們洪氏商會的關係更好一些,商人逐利無可厚非!”洪鐘對此早就已經習以爲常,他怎麼說也來極北之島幾十趟了,買通幾個耳目再正常不過,昨日鎮北衛的舉動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那他也真算是一個奇葩了。”林逸頓時失笑無語。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會場再度傳來一陣騷動,而這一次騷動的源頭,則是因爲來自中島的那一撥人入場了。

    天嬋!林逸的眼睛頓時聚焦到了那一道黃色身影之上,跟昨天見到時候一樣,依舊是一襲黃衣,如果說昨日天色已暗還有一丁點認錯的可能,那麼這一次,林逸卻是百分之百確定這女子就是天嬋無疑!

    對於林逸的注視,天嬋和昨晚一樣毫無半點反應。雖然可以歸結爲人太多的緣故,但林逸相信,她肯定已經看到了自己,只不過不知因爲何故。故意忽視自己罷了。

    就在此時,林逸雙眉突然微微一跳,因爲他看見中島那一羣人之中,有一個極爲顯眼出衆的赤發男子。神色輕佻,竟然準備伸手去攬天嬋的蠻腰!

    林逸頓時就有些遏制不住怒意,他已經隱隱有些猜到。只怕這人,纔是天嬋始終不肯跟自己相認的根源所在!

    距離上來天階島,如今已經過去整整半年之久,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在這種完全陌生的殘酷修煉界,發生任何事情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世俗界的女子爲了尋找靠山與其他男人在一起,也都不是不能理解,慕容真一個天階島村落出來的女子,尚且如此,何況世俗界的人?看看康照明是怎麼跪舔的就不難理解了!

    只是,別人可以,天嬋……在林逸看來,應該絕對沒有這種可能!兩個人的感情,是在生死間建立的,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變質。

    但是,看着眼前這一幕,饒是一向鎮定的林逸,也依舊壓制不住從心底深處迸出的滔天怒意。

    “林少俠勿躁!”身旁洪鐘瞬間察覺到了林逸的異動,連忙單手將其壓住,他不知道林逸爲什麼突然這麼激動,但他深知林逸如果當場失控的話,就算是他也別想保下林逸。

    以洪鐘的實力,壓制林逸自是綽綽有餘,加上林逸自己始終剋制,這纔沒有讓其他人察覺到異常。

    “我沒事了。”瞬息之間林逸就已經恢復了平靜,因爲他剛剛看到,天嬋不着痕跡地避開了那個赤發男子,這至少說明,天嬋並沒有自願跟這個赤發男子在一起!

    只要天嬋不是自願,那麼其他一切,在林逸眼裡都只不過是浮雲而已,根本不能擾亂他的心境。

    “沒事就好,林少俠你無論想做什麼事老夫都會幫你,但凡事要看清場合,量力而爲,伺機而動。”洪鐘勸慰道。

    林逸聞言心頭一暖,他跟洪鐘之間原本只是單純的利益關係,如今卻已逐漸發展成忘年之交,能夠讓洪鐘這樣的商人說出這等不計代價的話,可見這次大忙,沒有白幫。

    “那個赤發男子,洪掌櫃可知道是什麼人?”林逸轉而問道。

    洪鐘仔細看了一眼,回道:“那人老夫在中島總部的時候曾經見過幾次,其名鄭天傑,是丹堂中人,他爺爺貌似是丹堂副堂主,資歷和人脈都極其深厚,在丹堂的地位極高。”

    “鄭天傑?那麼說來,也是一個根正苗紅的修煉三代嘍。”林逸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伴隨着中島衆人的入席,各方勢力已經悉數到齊,在宋管家的朗聲介紹之下,本次難得一見的四島拍賣博覽會,終於拉開了最後的序幕。

    一般而言,任何一場拍賣會最初之時,拿出來拍賣的都只能算是開胃菜,但凡好東西都必然要留到最後壓軸。

    不過這一次四島拍賣博覽會,無論規格檔次都遠非歷屆北島拍賣會可比,哪怕只是頭一件拿出來墊場的拍品,那都是非同小可。

    “海妖幼崽,底價三千靈玉。”宋管家說完這話,全場瞬間便鴉雀無聲了,所有人都在直愣愣地盯着籠子中那一個微小瘦弱的身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