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終,經歷了整整一天的激烈拍賣之後,直至日落西山,本次四島拍賣會纔算告一段落,所有商會提供的拍品都已悉數拍賣完畢,不過這並不代表拍賣會就此結束,恰恰相反,這這只是拍賣會的前一部分。

    從第二天開始,將是個人拍賣會,每個來到北島的參與者手裡有好東西都可以拿出來拍賣,各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奇珍異寶,到時候纔會浮出水面。

    不過,單就今日拍賣會而言,林逸親手煉製的那一百多枚極品丹藥,毫不意外地成爲了全場最關鍵,最引人矚目的壓軸之物!

    極品丹藥,哪怕品級不高,那也是隻有超級勢力的核心子弟纔有權享用的戰略級丹藥,一般人連見都難見一眼。

    算上中島丹堂的十枚,再加上其餘各大商會,本次四島拍賣會的極品丹藥數量,累計達到了史無前例的一百三十枚之多,而其中八成,都是來自洪氏商會!

    三枚一組,五枚一組,甚至十枚一組,每一組極品丹藥都不可避免地成爲了引爆拍賣會的炸彈,不斷刷新着成交價記錄。

    這些讓人聽着就不自覺口乾舌燥的天文數字,切切實實地向所有人詮釋着同一個概念,什麼叫做有價無市!

    最終,洪氏商會大獲豐收,單靠着林逸的這一百多枚極品丹藥,最終總成交價,竟然達到了百萬靈玉之多,簡直令人瞠目結舌!

    這個價格,平均下來幾乎就是每一枚極品丹藥都價值一萬靈玉以上,這放在平時根本就是難以想象的奇蹟。

    當初林逸將極品築基破障丹賣給洪氏商會的時候,折價纔不過區區八百靈玉而已,到這裡竟是足足翻了十倍有餘,不得不說,拍賣會這種場合果然有很多人傻靈玉多,難怪這麼多超級商會都將這場拍賣會視爲兵家必爭,絞盡腦汁,野心勃勃。

    不管怎麼樣,經此一役洪氏商會可算是真正的揚眉吐氣了,從一開始被衆人聯手百般針對,到今日的大獲豐收,這一場翻身之戰,洪氏商會打得不可謂不漂亮,而它的意義之深遠,遠非賺取百萬靈玉這麼簡單。

    如果沒有這一百多枚極品丹藥,這一次四島拍賣會,在豪門都會和萬通盛會這樣的衆多超級商會聯手衝擊之下,極有可能成爲洪氏商會的滑鐵盧,之後被人趁勢瓜分瓦解,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可能,反而是極有可能。

    但現在這麼一搞,洪氏商會不僅將成功危機化解於無形,而且成功站穩了陣腳,就連伺機反擊的資本,也都一併到位了,接下來轉守爲攻,若是處置得當非但不會蒙受損失,反而可以藉機更進一步,向商盟第一的五行藥房發起衝擊!

    這一切的一切,林逸可謂居功至偉,毫不誇張地說,於洪氏商會而言,林逸就是力挽狂瀾於既倒的大恩人!

    “林少俠,此次大恩大德,老夫永世不敢相忘!”饒是洪鐘這等老成持重之人,看着賬目都忍不住欣喜若狂,對着林逸連連鞠躬施禮。

    這一次,林逸不僅救了洪氏商會,更關鍵的是,他同樣救了洪鐘,否則若是沒有林逸出手的話,洪鐘這次早已經成爲高層推出來背黑鍋的替罪羊了。

    “洪掌櫃言重了,咱們精誠合作這麼久,幫你就是幫我自己,說什麼恩不恩的,未免就太見外了吧。”林逸連忙將他扶起。

    洪鐘卻是擺手搖頭道:“合作歸合作,恩情歸恩情,老夫這一點還是拎得清的,這一次大恩不言謝,老夫必當銘記在心。”

    見洪鐘執意如此,林逸也只能隨他去,點頭道:“也罷,日後還有很多需要倚仗洪掌櫃的地方,咱們來日方長吧。”

    洪鐘呵呵一笑,撫須道:“好說好說,林少俠有什麼吩咐,老夫自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不過,這次林少俠不僅於老夫私人有恩,於整個洪氏商會,也都是大恩,老夫必須讓高層有所表示才行。”

    “這……應該不用吧?”林逸心下有些擔心,洪鐘如果真向洪氏商會高層這麼說的話,豈不是有挾恩圖報的意思,未免有些不妥。

    洪鐘人老成精,看出林逸的顧慮,當即笑道:“林少俠勿憂,咱們私下講的是恩義,但商人一向逐利,從來都只有買賣合作,可沒有恩義一說,所以這一次你也必須當成買賣來做,你替洪氏商會化解這麼大的危機,索要回報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誰都無法指摘,時間一長可就浪費了,所以你要好好考慮一下索要什麼回報才行。”

    這個道理並不難理解,林逸跟洪鐘之間可以講恩義,但洪氏商會可未必理會這一茬,於情於理,林逸還是得儘快將實質性的好處拿到手才行。

    不過,林逸一時間卻也想不到什麼好處,當即請教道:“具體什麼回報,洪掌櫃不妨替我拿個主意?”

    “在老夫看來無非兩種,一個是直接索要靈玉,以林少俠這次的功勞,不但拍賣所得全部歸林少俠所有,再開口要個幾十萬靈玉的獎勵都不爲過,這個是實實在在的好處,而且簡單實惠,林少俠可有意向?”洪鐘試探道。

    “那第二種呢?”林逸轉而問道,幾十萬靈玉的獎勵確實讓人心動,但對於林逸而言,只要他有神農藥鼎能夠煉丹,日後再多的靈玉都能賺來,如此一來吸引力也就沒那麼大了。

    “至於第二種麼,乍聽起來就有些虛了,那便是趁機在洪氏商會內部撈一個職位,不過林少俠你畢竟是外人,就算此次功勞再大,也不可能給你有實質權力的位置,頂多就是掛名的虛銜,比如這一次可以設法爭取一個名譽副會長的頭銜。”洪鐘面帶高深地笑道。

    “名譽副會長?這是不是有些誇張了啊?”林逸眼皮一跳。

    洪鐘卻是搖頭道:“不誇張,一點都不誇張,林少俠你這次對洪氏商會的大恩,堪比救命之恩,要個名譽副會長的頭銜,這有什麼誇張的,雖然名頭嚇人,但說到底也只是沒有權力的虛銜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