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咦?這不是洪氏商會的那個小夥計呢?怎麼被人打成這樣子了?”寧雪菲頓時又驚又疑。

    因爲想着找洪氏商會買極品丹藥的緣故,她對於洪鐘和林逸兩個人,也算是印象深刻,尤其林逸,白天還剛剛跟鄭天傑掐過一場,逼得鄭天傑這個傻帽以五十萬靈玉的天價拍下底價只有一萬的鑄器十件套,那副被人坑出一臉血的可笑德行,都快把寧雪菲給當場樂瘋了。

    在寧雪菲眼裡,鄭天傑這種草包大少不是好鳥,而林逸卻是洪氏商會的機靈小夥計,顯然不會是壞人。

    “莫非有人準備搶洪氏商會的極品丹藥,所以想要脅迫這個小夥計作案,然後這個小夥計不從,拼死逃出來了呢?”寧雪菲的思路簡直是天馬行空,她自己想去找洪氏商會買丹藥,就以爲別人也這麼想的,所以轉眼之間就已經自行幻想出一個驚心動魄的俠義場面了。

    從頭到尾,她都沒跟剛纔的這聲巨響聯繫到一起,她還以爲這只是極北之島的普通地震,根本就沒想過這竟是**製造出的動靜。

    就在寧雪菲幻想得頭頭是道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隨之響起鎮北衛的聲音:“裡面的人快開門,我們是鎮北衛,懷疑有刺客混進來了!”

    “喂,本小姐正在洗澡呢!你們想幹什麼?”寧雪菲鼻子一皺,不滿的大喊道。

    “呃……”面對這個回答,門口的人頓時有些躊躇,然而似乎並不肯就此放棄,不過旁邊卻響起另一個人的聲音:“麻子還是算了吧,這可是西島寧小姐的閨房,你也敢查,不要命了啊?”

    “對啊,這可是西島的大人物。就連宋管家都要笑臉相迎,甚至這間房間就是給寧小姐專門準備的,其他人都不能住,咱們可惹不起,再說也不能肯定這裡面就有刺客,說不定剛纔是你眼花了呢……”其他鎮北衛也都紛紛出言勸道。

    終於,這羣鎮北衛打消了進屋搜查的念頭,隔着房門向寧雪菲道歉了一聲之後,轉身朝着事發點而去。

    聽着門外的聲音漸漸遠去,寧雪菲這才鬆了一口氣。低頭看了看栽在自己浴盆裡面的林逸,無語地搖了搖頭:這夥計不能淹死在這裡吧,他在這裡,我可怎麼洗澡啊?

    寧雪菲愣了片刻,雖然這澡才泡了半截有點彆扭,但林逸畢竟是個大男人,她身爲一個女孩子再怎麼神經大條,總不可能若無其事地繼續跟陌生人同泡一個浴盆吧。

    從浴盆中爬了出來,快速擦乾身子套上衣服。寧雪菲又轉過頭來打量了林逸一陣,伸手將林逸從浴盆之中拖了出來。

    畢竟浴盆裡面的水說深不深,說淺也不淺,以林逸眼下這悽慘狀態。若是放任他倒在裡面,就這麼淹死也不是沒有可能。

    將林逸拖出來之後,寧雪菲並沒有進一步動作,就這麼蹲在一旁。捧着腦袋繼續打量着林逸。

    畢竟她是一個女孩子,還是一個從不會伺候人的大小姐,讓她幫林逸這個陌生男人擦乾身子免得着涼什麼的。那簡直是想太多了,能夠配合不把林逸扔給鎮北衛,就已經是大恩大德了。

    與此同時,外面的集英堂已經徹底亂成了一鍋粥,發現出事的是鄭天傑這位丹堂大少之後,整個集英堂都已被無數鎮北衛層層圍住,緊急戒嚴了。

    宋管家和來自各島的頂級大人物悉數到場,其他人卻被鎮北衛攔在了外面,事關鄭天傑這等要害人物,在宋管家這些人得出一個明確統一的結論之前,必須嚴格封鎖一切消息,否則若是不脛而走,甚至被外傳到中島去,那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且不說外面局勢如何,此刻身處寧雪菲閨房的林逸,在昏迷了足足兩個時辰之後,眼看外面天色即將轉明,這才幽幽轉醒過來。

    “你叫什麼名字呢?”在一旁蹲得雙腿發麻的寧雪菲,見狀眼睛一亮,連忙開口問道。

    不過林逸並沒有迴應她,緊閉雙目充耳不聞,翻身而起之後直接便盤膝坐下,運轉起心法口訣。

    之前在玉佩空間中,已經將傷勢恢復的七七八八,但是還沒有恢復體力真氣!

    “什麼嘛,理都不理我一下呢!”寧雪菲癟了癟嘴,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這麼繼續蹲在一旁看着。

    神經大條的女孩子很多時候比絕大數人都要更加通情達理,尤其是眼下這種不正常的情況,換做其他人早把林逸扔給鎮北衛了,哪還會留這麼一個可疑的陌生人在自己閨房裡面待着?

    其實,林逸倒並非有意不搭理寧雪菲,而是眼下他剛好到了一個關鍵時候,不僅是單純的恢復體力,而是體內真氣開始充溢膨脹,這是將要突破的徵兆!

    算算日子,距離林逸突破築基中期,時間並不算長,這次沒有服用任何輔助升級的丹藥,而且自己還身受重傷,林逸從來沒想過,自己這麼快竟然就要再次突破了!

    不過,這事雖然在意料之外,仔細想想卻也在情理之中,對於修煉者來說,每一次竭盡全力身受重傷,其實都能進一步發掘出體內的潛能,都是一次難得的蛻變,藉此機會突破並不稀奇,單是林逸自己就已經經歷過好多次了。

    從築基初期巔峰到築基中期,這是一個極難跨越的門檻,但是相比之下,從築基中期到築基中期巔峰,這個難度要小許多,以林逸日勤不綴的深厚底蘊,這個階段快速突破,其實也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的事情。

    在寧雪菲的注視下,林逸就這麼一遍又一遍地催動體內真氣運行周身,尋覓一舉突破的良機。

    許久之後,林逸周身氣勢猛然暴漲一大截,驚動得房間之內衆多小擺件,齊刷刷震顫不已,如果不是寧雪菲見狀不妙連忙捨身護住,她這些心愛的小擺件小玩意,這一下只怕都要遭殃了。

    這個狀態持續了片刻之後,林逸才終於緩緩收回周身氣勢,迴歸到平常凝而不發的內斂狀態,不過雙目之中偶爾流露的精光,卻是明顯比以往更加精粹懾人了。

    築基中期巔峰,突破成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