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出一口濁氣,林逸神清氣爽地站起身來,看着身旁一臉好奇的寧雪菲,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畫面,不由微微有些尷尬,當時雖然神識不清了,但大概什麼情形,還是記得一些的。

    闖入陌生女子的閨房,而且還一頭栽進人家的浴盆,更關鍵的是人家剛好在泡澡,這種事情光是想想,林逸便忍不住一陣心虛。

    正當林逸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時候,門外突然再次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訓練有素,應該是鎮北衛。

    “剛纔就是這裡,我就說這裡有問題!”第一個響起的聲音頗爲耳熟,正是昨夜那個叫門的鎮北衛,麻子。

    林逸心中頓時一驚,如今集英堂高度戒備,剛纔突破的時候帶動的天地靈氣波動,將這些鎮北衛吸引過來,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不過,若是就這麼被抓起來,那就真心麻煩了。

    鎮北衛畢竟都是精銳,昨晚已經被寧雪菲的來頭嚇退過一次,但是現在再度生疑,加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想要再次一句話就把他們轟走,就不現實了。

    不過寧雪菲卻對林逸使了一個眼色,讓他找個角落躲起來,自己則是起身去開門,面對一羣面帶懷疑的鎮北衛,寧雪菲根本不給對方任何發問的機會,劈頭蓋臉就是一通埋怨。

    “你們準備幹嘛?本小姐昨天剛剛拍了兩枚極品築基破障丹,正在服用突破的關鍵時候,結果被你們給打斷了,現在倒好,突破失敗,一番心血全部白費,你們極北之島怎麼這樣呢?”寧雪菲一臉委屈地扁着嘴道。

    “呃,寧小姐……”一衆鎮北衛頓時面面相覷,以寧雪菲的身份,這一頂黑鍋扣下來,那可不是他們隨便哪個人都能消受得起的。

    “昨天晚上就來打擾本小姐,現在天都還沒亮呢,又跑來搗亂,你們極北之島就是這麼待客的嗎?哼,讓你們宋管家明天來賠我丹藥錢!”寧雪菲氣哼哼地教訓道,扭頭又對隔壁聽到動靜跑過來伺候的小丫鬟吩咐道:“小玲,你去把洪氏商會的夥計叫過來,我問問他還有沒有極品丹藥了,真討厭,都給浪費了呢!”

    “啊,是。”小玲縮了縮腦袋,邁着小碎步匆匆離去。

    一衆鎮北衛見狀,也都不敢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一個個對着寧雪菲點頭哈腰地道歉,而後忙不迭作鳥獸散。

    一炷香之後,小玲回來稟報道:“小姐,那個洪氏商會的夥計,奴婢沒有找到,要不待會天大亮了,奴婢再去問問?”

    寧雪菲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已經讓其他人把他找來了呢,這裡沒你事,你先退下吧。”

    “是。”小玲當即乖巧地退下,房間之內,便又只剩下寧雪菲和林逸二人。

    寧雪菲眨了眨一雙大眼睛,對着林逸邀功似的努了努嘴:“喂,你沒事了吧?本小姐是不是很聰明的樣子呢?”

    “我沒事了,多謝寧小姐幫忙!”林逸感激地點點頭,寧雪菲剛纔這一番應對,不僅順利將鎮北衛給搪塞過去,就連自己待會兒回去,也都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沒想到她看起來神經大條,但是卻足智多謀。

    正在發愁不知該如何回報之時,林逸眼角餘光忽然瞥到,旁邊櫃子上一個刻着洪氏商會字樣的小木盒,正是寧雪菲剛纔提到過的,昨天競拍到的兩枚極品築基破障丹。

    林逸心中一動,當即道:“寧小姐的幫助,在下銘記在心,以後有若需要的話,小姐可去找洪氏商會的洪鐘,無論煉製什麼丹藥,都可儘管開口,只需說是我答應的即可!”

    寧雪菲頓時美眸一亮,她正想着這事呢,剛纔之所以主動出面幫林逸解圍,其實也是出於這個考慮,沒想到林逸竟主動開口了,不由連連點頭道:“好啊好啊,我可是不會客氣的呢。”

    林逸頓時呵呵笑了,看這女孩的氣質爲人,跟自己那位北島沖天閣的上官小師姐倒是頗爲相似,應該也是出自修煉名門,只是上官嵐兒卻沒有這麼神經大條。

    看了一眼外面已經逐漸變亮的天色,林逸取出千絲面具準備戴上,當即便打算離開,這個千絲面具是他昨天進屋之後硬挺着摘下來的,目的就是爲了讓寧小姐認出自己這個小夥計,而不將自己趕出去,不然的話,一個完全陌生的人,他很難保證寧小姐不出賣他!

    心中雖然感激這個寧小姐,但眼下這種情況,此處已經變成是非之地,待得久了容易出問題。

    而且,林逸也刻意沒有去問對方身份,只知道鎮北衛說她姓寧,這種時候聊得多了,可未必是什麼好事,想要答謝的話儘可日後再找機會。

    “你這就要走麼?我來送你吧,外面現在很多鎮北衛哦,一般人可是不能隨便出入的呢。”寧雪菲見狀也沒有挽留,主動提議道。

    “那就麻煩你了。”林逸想了想並沒有拒絕,對方剛纔雖然已經給了他一個光明正大的由頭,但他畢竟是陌生面孔,若是被人來回盤查的話,說不定就會露出馬腳。

    二人當即出門,果不其然,外面守衛遠比平常時候要森嚴得多,每一個角落都是全副武裝的鎮北衛,根本連一隻蒼蠅都別想飛出去。

    不過,寧雪菲送林逸從後門出去的時候,鎮北衛並沒有過來盤查,只不過上下看了林逸一眼,對寧雪菲行了一禮,就直接擡手放行了,可見剛纔寧雪菲的一番表演,還是起到效果了,否則就算有寧雪菲親自陪伴,這種時候也絕不會一句話不問就直接放行。

    成功離開集英堂,林逸頓時鬆了一口氣,不僅是爲自己的順利脫身,更關鍵的是,從這些守衛的態度可以明顯判斷出來,自己昨天臨時做的現場僞裝,果然見效了!

    也就是說,宋管家那些人,應該已經得出了結論,鄭天傑是因煉丹炸爐而死!

    否則,無論鄭天傑依然活着,還是被判斷爲刺客暗殺,這些鎮北衛都絕無可能這麼輕易放自己出來,必然會對進進出出的每一個人嚴厲盤查,甚至連寧大小姐都不會例外。r1152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