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你騙人!”如此恐怖的凶神惡煞,竟然特麼假裝築基中期巔峰高手,這也太能裝了吧?

    “接下來就該輪到你們了。”林逸轉過頭來,一臉溫和地對幾人笑了笑。

    擦!長髮男子嚇得目眥欲裂,臉色一白,忙不迭對着屁滾尿流的幾個小弟吼道:“還不快逃!你們難道想陪那傻刺蝟頭一起下去喂海怪啊!我告訴你們……中心……會替我們報仇的!”

    說罷,一行人連忙玩命地鞭笞腳下猛禽靈獸,雞飛狗跳地不全速逃離,其中一人立足不穩直接掉下海中,被下面的海獸一口吞掉,他們竟也絲毫不管,眨眼便從林逸眼前消失了。

    “這猛禽靈獸的速度,倒確實是挺快的。”林逸不無意外地愣了愣,除惡務盡,他本來還想將對方一鍋端的,但是沒想到對方的坐騎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他臨走時,威脅我們的是什麼東西?什麼心?”

    不過也無所謂了,他這一招,倒是不怕別人會看到,別人只看到了鄭天傑的屍體,並沒有看到林逸丹火真氣炸彈催發出來的威勢,而被林逸轟死這幾人的屍體,直接掉下去被海怪給吃了,別人想要看個仔細都不可能,更別說鄭天傑的屍體被林逸僞裝過了。

    只是,臨走時,這人威脅的一句話,林逸沒有太清楚。

    “那是自然的,猛禽靈獸一向以速度著稱,但載重量遠遠比不上尋常的飛行靈獸,而且一般人無法駕馭,飛行過程中也不夠平穩,所以並不適合我們商會使用。”洪鐘頓了頓,隨即關心道:“我也沒有聽太清楚,估計是他們形成的一個利益團體吧!林少俠,你沒什麼事吧?”

    以洪鐘的眼力,雖然驚歎於林逸剛纔的表現,但也看得出來林逸自己,應該也是受了點傷。

    “沒事,小傷而已。”林逸一邊在體內運轉心法口訣療傷,一邊若無其事地笑道。

    融合了真氣炸彈和丹火炸彈的這一手大殺招,哪怕只是最低限度地使用,其威力也足可秒殺築基大圓滿高手,不過需要付出的代價也同樣不小,因爲近距離釋放,他自己也會受到不輕的反噬傷害。

    雖然他可以進入玉佩空間迅速療傷,這點代價林逸完全承受得起,但如果用到實戰裡面,那依然是徹頭徹尾的玩命招式。

    一招出手,不管對方死不死,自己首先就受了重傷,這是一個極大的弊端。

    除此之外,這一招所需要的蓄氣時間雖然比起真氣炸彈,明顯要短許多,但相比於常規武技還是慢了不少,剛纔若不是對方廢話了這麼多,林逸只怕也沒機會準備就緒。

    可見這一招,威力巨大歸威力巨大,但若想要成爲常規殺招,日後還需要想辦法不斷改進才行。

    “那就好,林少俠好好休息一下吧。”洪鐘對林逸點了點頭,並沒有問太多。

    從林逸剛纔這驚人的一招,洪鐘其實已經可以很容易猜出來,中島丹堂鄭天傑之死,多半就是出自林逸之手,不過他並不打算多問,林逸如果想說自然就會說,既然不說,那就裝作不知道。

    在他眼中,鄭天傑和剛纔被弄死的萬通商會的人沒有任何區別,都是洪氏商會的競爭對手,只要威脅到了洪氏商會,都會毫不留情的弄死。

    林逸“嗯”了一聲,正打算盤膝而坐的時候,卻聽後方再度傳來一陣無比迅疾的猛禽飛掠聲。

    那幾個人竟然有膽子去而復返,莫非是看出自己受傷了?林逸微微一愣,然而隨即便知道自己想錯了,這一次追上來的,只有三個人。

    “剛纔那一招,你們都看到了吧?師侄,你怎麼看?”南天霸對身後其中一人沉聲道。

    “回稟師伯,雖然距離太遠看得不算太清楚,但是徒兒可以肯定,這個感覺跟之前師父被殺死的時候如出一轍,可見那個林逸,必是林二無疑!”於哲信誓旦旦的道。

    “那還等什麼,大哥咱們趕緊追上去吧!”南天門已經迫不及待了,他現在距離金丹期只有一步之遙,對於星墨石的渴望,那可是比任何人都要強烈。

    “好,看樣子那小子用完剛纔這一招,已經後繼乏力了,至於洪鐘那老頭只不過是一介商人,本座在北島這麼多年也從沒聽說他是什麼高手,不足爲慮,動手吧。”南天霸咧嘴下令道。

    片刻之間,南天霸三人座下的猛禽,便已出現在林逸和洪鐘的頭頂。

    “果然追上來了,這三人可真是陰魂不散。”林逸微微挑了挑眉,早在拍賣會的時候,他其實便已經注意到這三人的存在,當時還着實吃驚了一陣,不過並沒有理會他們罷了。

    凌駕於頭頂之上,南天霸高高在上道:“本座是該叫你林逸呢,還是該叫你另外一個名字,林二?本座的三弟南天勇,是你殺的吧?”

    林逸正欲開口,卻被洪鐘摁住了肩膀,示意他不用搭理,安心療傷即可。

    “不說話?那就是默認了,殺師之仇不共戴天,請兩位師伯替弟子做主啊!”於哲裝出一臉的悲痛表情,撕心裂肺地哀嚎道。

    “還用得着你說。”南天門撇了撇嘴,一手指着林逸道:“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現在就把你扔下去喂海獸,死無全屍,二是你主動把星墨石還有這兩天競拍的寶物交出來,當然下場還是要死,不過可以給你留一個全屍,自己選吧。”

    “呵呵,橫豎都是死,閣下倒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洪鐘突然笑了:“不過,上次只是把你扔到街上丟人而已,這一次在茫茫大海,如果再被扔下去,那可就要丟命了。”

    “嘎!”南天門頓時噎住,上次他爲了林二的身份底細,親自帶着於哲找上洪氏商會,結果卻落了一個跟南天勇一樣的下場,被死狗一樣從二樓當街扔下來,這件事乃是他生平的奇恥大辱,如今洪鐘竟然當面揭他傷疤,是可忍孰不可忍!r1152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