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四方洪影組到北島分會掌櫃,司海嘯的職位跳動不可謂不大,其中不僅有他自己的人脈手腕,更關鍵是南天霸幾人的叔叔,花了不小代價出面替他聯繫了一筆驚人的大業績,讓他這個本不負責生意的監察使在洪氏商會大大出了一回風頭,這纔有了競爭上位的資本。?

    見司海嘯都已經把話說到這一步了,南天霸三人也不好再強求什麼,只得默默點頭。

    “這段時間,我還是先想個辦法,替你們調查一下那個林二的下落吧。”司海嘯笑道,他雖然有些人生地不熟,但畢竟跟洪影組這樣的情報系統淵源深厚,想要藉助洪影組在北島的情報勢力,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那就有勞司掌櫃費心了!”南天霸三人頓時大喜。

    他們對付林逸只是爲了尋仇,但是找出林二,不僅能替老三南天勇報仇,更能獲得星墨石這等巨大好處,這事可是緊要得多了。

    與此同時,司海嘯和南天霸幾人在這邊謀劃,林逸送走洪鐘之後,去找了一趟破爛王,將鑄器材料一件不落地給到他手上,着實將這傢伙驚了一個目瞪口呆。

    當初雖然給林逸一連羅列了七種鑄器材料,而且也指出了拍賣會這條明路,不過破爛王真心沒想過林逸能夠如此順利地買到,若是換做他自己,估計這輩子都沒希望湊齊這麼多上等材料。

    鑄器材料已經集齊,破爛王並沒有立即開始鑄器,身爲鑄器師,他需要花時間好好熟悉這些材料才行,否則若是貿然動手,到時候成功率可就堪憂了。

    這段時間,林逸反倒是沒什麼事情,鑄器的準備工作自有破爛王這位專業人士出馬。而至於迎新閣的日常,則因爲徐靈衝突然失蹤的緣故,康照明一夥人明顯偃旗息鼓了,林逸的生活隨之變得波瀾不驚起來。

    慕容真對此雖是咬牙切齒,卻也毫無辦法,沒有康照明這些人替她出頭,想要單靠她自己的實力對付林逸,簡直是癡人說夢。

    不過,像她這種記仇的生物,怎麼可能輕言放棄。既然沒有機會順水推舟,那便自己主動創造機會,再掀波瀾!

    ……………………

    趁着破爛王做最後準備的工夫,林逸則是一如既往地潛心修煉,除了要不斷熟悉掌握最新殺招之外,更需要耗費時間穩固新境界。

    之前便已聽人說過,築基境界每一次巔峰都是一個難以逾越的檻,上次突破至築基初期巔峰的時候就是明證,這一次築基中期巔峰。如果不勤加修煉,到時候丹藥再多也是白搭。

    然而,就在這幾日,一個關於林逸的傳言。卻在三大閣上下傳得沸沸揚揚。

    “老大,你喜歡上官大小姐這事,是不是真的?”幾人聚在一起的時候,喬宏才一臉促狹的問道。就連苦逼師兄和蕭然、李政明幾個,臉上也都明明白白寫着兩個字,八卦。

    “什麼意思?”林逸卻是一頭霧水。

    “林師弟。你跟我們幾個就不用裝了吧,這種事情說出來又不丟人,你就承認了吧。”苦逼師兄這種老實人都開始擠眉弄眼了。

    林逸聽得更加莫名其妙,看了神情古怪的幾人一眼,奇怪道:“到底什麼情況?你們讓我承認什麼啊?”

    幾人相視一眼,最後還是蕭然慢條斯理地解釋道:“最近坊間出現一個非常火熱的傳言,說老大你喜歡上官大小姐,可惜在生日宴的時候表白未果,而徐靈衝當時就是因爲看到你跟上官大小姐單獨在一起,意識到危機,之後纔有了強x未遂這件事。”

    這個謠言,傳得可謂有鼻子有眼,而且跟當日情形確實有幾分印證,加上主角又是上官嵐兒和徐靈衝這種風雲人物,完全符合所有人的八卦需求,在三大閣這種地方傳揚得愈演愈烈,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看着求知慾旺盛的幾人,林逸無奈地聳了聳肩:“都說謠言止於智者,你們幾個不會真的相信有這回事吧?這裡面邏輯明顯有問題啊,如果我跟上官嵐兒表白未果,那徐靈衝還擔心個什麼勁,只因爲看到我跟上官嵐兒離得近些,就發瘋地要去強x她,結果落一個被通緝海捕的下場,徐靈衝有這麼沒腦子麼?”

    “這倒也是。”苦逼師兄幾人相繼點頭。

    其實他們也不太相信這個謠言,只不過上官嵐兒對林逸另眼相看,這倒是明擺着的事實,說到底他們其實就想知道,林逸對這位上官大小姐,到底有沒有意思。

    “不過,這個謠言突然傳出來,這背後到底是純粹因爲大家在八卦,還是說,有人在暗地裡搞鬼?”林逸眉宇之間不由多了一分疑雲。

    先不管以後會有什麼更加深遠的影響,單是眼前,這個謠言就已經是將林逸架在火上烤了,接下來林逸的一舉一動都會備受關注,着實是個不小的麻煩。

    林逸這麼一說,苦逼師兄幾人齊刷刷的眼皮一跳:“對啊,如果這個謠言被當真,那林師弟你可就危險了,這相當於變相成爲促使徐靈衝眼下處境的罪魁禍首啊,徐元正一向視其爲徐家的未來,難保不出手報復!”

    “有這個可能性,不過徐元正這種長老級別的人一向都是以偉光正的形象示人,冒然出手針對我的可能性應該不大,畢竟這樣會授人以柄。”林逸搖了搖頭,相比於自己的處境,他現在反而更加擔心上官嵐兒。

    雖然有上官天華獨孫女這一重耀眼光環,但上官嵐兒自己沒什麼實力,爲人又有些天真單純,而且經常帶着小卷卷熊偷跑出來,若真是有人準備針對她,未嘗沒有得手的機會。

    不知該說是心有靈犀,還是該說曹操就是到得這麼準時,幾人正在討論的時候,卻見遠處一個小身影雀躍着奔着林逸跑了過來,赫然是小卷卷熊。

    苦逼師兄幾人一見,當即對着林逸擠眉弄眼一番,識趣地各自回洞府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