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查武這才無奈的離去,也不知道上官嵐兒真聽懂了沒有,反正在跟康照明會合之後,兩個人再也顧不上其他,當即狼狽逃走。

    就在兩人逃走沒多久,上官天華和林逸兩人隨即便從天而降,康照明兩人若是再磨蹭半分,那就真的逃不掉了。

    以上官天華的強大的感知力,在天上的時候就早已鎖定了自己寶貝孫女的位置,兩人徑直闖入破演武場,上官嵐兒見狀頓時高興道:“爺爺,小師弟,你們可算來救我啦!”

    雖然這次被人綁架,她從頭到尾都沒吃過什麼實質性的苦頭,也看得出來這些綁匪別有所圖,不太敢真正傷害自己,但畢竟身處危機之中,尤其一開始的時候還是頗有些驚恐的,若不然林逸也無法通過子母項鍊感應到她的位置。

    見上官嵐兒沒有受傷,上官天華原本懸着的一顆心總算落了地,轉而對林逸奇怪道:“你是怎麼知道小嵐兒位置的?”

    放眼北島三大閣,上官天華的實力已可謂是登峰造極,神識探索範圍也是極廣極大,但上官嵐兒被綁來這麼遠,即便是他也無法鎖定位置。

    林逸這邊,邊解開上官嵐兒身上用海獸皮筋製作的繩索,邊微微一笑,道:“弟子前些天湊巧鑄造了兩串子母項鍊,其中一串送給了小師姐,遇到危機的時候會有真氣波動感應,所以纔會知道。”

    上官天華聞言嘖嘖稱奇道:“以前的時候,就已聽說你是煉丹師,沒想到你竟然還是一名鑄器師?以新人身份,能夠如此身兼多能,你也算是三大閣難得一見的奇才了!”

    “上官閣主過獎,弟子對此也只是略通一二罷了。”林逸含蓄地笑了笑。

    “不驕不躁,甚是難得,不過。鑄器師,我們沖天閣都很少見啊,能夠打造這麼神奇的項鍊,更是難得!”上官天華讚許地點了點頭,隨即突而面帶玩味地問道:“只是老夫聽人說這個子母項鍊,歷來都是情人之間的禮物,你送給小嵐兒是什麼意思?”

    “這個……”林逸頓時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若說他對這位小師姐一點想法都沒有,那分明是自欺欺人,否則根本不會送什麼子母項鍊。可若說他真對上官嵐兒有意,卻又不完全是這麼回事,只是心裡有些好感,加之彼此之間交情不錯罷了。

    這時候,上官嵐兒站出來,抱着上官天華的手臂道:“哎呀爺爺,我和小師弟姐弟情深,可比情人什麼的要親近多了,我們可是生死之交哦!”

    上官天華聞言。頓時開懷大笑:“哈哈,好……”

    不過大笑的同時,上官天華分明還是若有深意看了林逸一眼,有些話。只是沒有說出來罷了。

    林逸見狀苦笑不已,看這位上官閣主的表情,看來還是被誤會成那什麼了。

    不過,這種事情又沒法當面解釋。說不定被認爲解釋就是掩飾,反而越來越亂,只能沉默以對。

    “小嵐兒。那幾個綁架你的劫匪,你有看清楚他們長相麼?”上官天華問道。

    上官嵐兒搖了搖頭:“沒有哎,他們都黑衣蒙面的,臉上遮得可嚴實了,完全看不到長什麼模樣。”

    話是這麼說,不過從這些人之前的詭異言行,她多少還是能夠猜測對方的身份,只不過不想告訴上官天華知道罷了,畢竟那樣就毫無懸念,一點都不好玩了。

    “這樣啊,看來後續抓捕只能交由執法堂去做了,不過小嵐兒你可要長點記性,以後不能這麼到處瞎跑了知道嗎?這一次好在林逸及時帶我過來,沒出什麼大事,下一次可就沒這麼走運了!”上官天華板着臉訓誡道。

    “我知道啦,這一次要不是小白跑出來偷酒喝,本小姐纔不會這麼輕易被他們綁來呢!”上官嵐兒嘟着嘴道。

    說這話的時候,角落裡剛好傳來小卷卷熊震天響的打鼾聲,三人頓時一愣,隨即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鬧騰這麼半天,敢情小卷卷熊這個導火索還在醉酒呼呼大睡,從頭到尾根本就不知道綁架這回事啊,等到一覺醒來什麼事情都已經結束了,真是傻熊有傻福,面對這小傢伙真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

    上官天華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見四下荒無人煙,繼續在這裡逗留下去也沒什麼意義,當即便招呼林逸和上官嵐兒兩人上飛行靈獸,啓程返回三大閣。

    上官天華三人的迴歸,頓時在執法堂引起轟動,既然上官嵐兒已經毫髮無損地回來了,而且可以作證林逸並非綁架她的元兇,林逸身上的嫌疑自然也就隨之洗清,不需要再回那陰深幽暗的地牢了。

    反而,慕容真這個出面舉報他的人,這一回卻是要沾上大麻煩了,誣陷林逸都還只能算是小事,提供假情報誤導執法堂視線,這纔是真正要命的地方。

    真要追究起來,慕容真這一次就算不死也至少要脫掉一層皮,偷雞不成蝕把米,不管再怎麼花言巧語替自己脫罪,反正這個黑鍋她是背定了。

    當然,追究慕容真這是執法堂的事情,跟林逸卻沒什麼關係,他如果想要報復,那也只能私下出手,屬於單純的私人恩怨。

    至於去執法堂舉報,他也沒有那個興趣,一來沒有證據,二來林逸也不想和執法堂的人走得太近。

    跟着上官天華從執法堂出來,臨分別之前,上官天華突然頓住腳步,轉頭對着林逸道:“這次的事情,算老夫又欠了你一個人情,以後,有事可以直接來沖天閣找我。”

    說罷,上官天華便帶着依依不捨的上官嵐兒和小卷卷熊,很快便消失在視線之中,留下林逸獨自一人愕然愣神。

    上官天華的人情,放在這北島三大閣,那可是再多靈玉都買不來的無價之寶,換做其他任何一人聽到他剛纔這句承諾,早就興奮得忘乎所以了。

    不過林逸對此,雖然也有些興奮,但更多的卻是疑惑,他有些弄不明白上官天華突然說出這句話的真正意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