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搜魂術的存在,面對執法堂撒謊,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被執法堂高手控制起來關入地牢的那一刻,慕容真一顆心直接就沉入了谷底,她知道,自己這一回徹底完蛋了,哪怕任何一丁點僥倖,都只是癡心妄想!

    事關重大,雖然上官嵐兒已經被平安救回,但綁架沖天閣第一大小姐這是何等惡劣的事情,執法堂絕對會對這次事件追究到底,而她這個疑點重重的舉報人,就是一個現成的突破口。

    終於,在這極度忐忑的恐慌之中,慕容真終於等來了她預想之中的悲慘宿命,執法堂來人提審她了。

    慕容真即便早已經在腦中醞釀好了說辭,但是對於這點花言巧語能否瞞過執法堂衆人,可是一點底氣都沒有。

    默默跟着執法堂來人走了一路,每走一步,慕容真都覺得自己離死亡更近了一步,這種窮途末路帶來的絕望,直接壓垮了她最後一絲神經,突然蹲在地上就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周圍其他地牢之中的囚犯,紛紛興奮地側目相視,輕佻口哨聲不絕於耳。

    前面帶路的執法堂高手頓時愣了,面面相覷地扭過頭看着她,喝斥道:“想哭到外面哭去,地牢重地,是容你撒潑的地方嗎!”

    “外面?”慕容真哭聲一頓,梨花帶雨地仰頭看着執法堂高手:“你們難道不是要提審我?”

    兩個執法堂高手聞言笑了:“按照規矩,本來是要提審你的,不過剛纔公羊堂主發話了,讓我們不要爲難舉報人。否則日後誰還敢爲我們執法堂提供線索,所以現在不是要提審你,而是要放你出去。”

    “真……真的?”慕容真頓時喜出望外,原本已經絕望,如今突然劫後餘生。這種感覺簡直讓人高興得腦子發暈。

    “當然是真的,你以爲我們執法堂都這麼閒,有這麼多工夫陪你鬧着玩?哭夠了沒,哭夠了就給我起來!”執法堂高手無語地撇了撇嘴,同時扯着嗓門大聲喝斥,讓其他地牢之中的囚犯安分下來。

    如果不是看在慕容真還算是個美女的份上。他早就不耐煩的一腳踹過來了。

    “呃……是是,小女子這就起來……”鬧了這麼一出烏龍,慕容真不由臉色尷尬地紅了紅,心中卻是暗暗納悶,公羊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寬厚了?

    這麼多年以來。公羊傑麾下的執法堂一向都是以冷酷殘暴著稱,但凡被抓進來的,哪怕無罪也至少要丟下半條命,這十年死在執法堂的人,比之前一百年加起來都多!

    剛纔這句不要爲難舉報人,從邏輯上聽起來似乎也沒什麼錯,但這真心不像是公羊傑的風格,而且自家事自家知。如今上官嵐兒這個當事人已經回來,慕容真所謂的舉報根本就是疑點重重,公羊傑就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

    帶着這一頭霧水。慕容真從執法堂出來之後,便徑直回到了迎新閣,而康照明早已在她的木屋之中等她。

    “慕容小姐,太好了,你總算回來了!”康照明見她平安無事地回來,頓時鬆了一口氣。

    見康照明如此關心自己。慕容真心中不由一陣感動,之前因爲對方逼着自己冒險去執法堂舉報林逸的怨氣。也隨之消散了大半。

    不過,慕容真畢竟也是心機深沉的女人。只看了一眼康照明的慶幸表情,很快就反應過來,這傢伙出現在這裡根本就不是關心自己!

    康照明之所以守在這裡,只不過是想第一時間知道慕容真的下場,藉此來判斷他自己到底是去是留罷了。

    見慕容真神情冷淡,康照明噎了噎,繼續堆着笑容道:“聽說慕容小姐你被執法堂下了地牢,可把我擔心壞了,現在看你平安無事,我總算可以放心了。”

    “連累康執事這麼提心吊膽,本美女可真是要受寵若驚了,不過這次能夠安然無恙地從執法堂出來,還是託了公羊堂主的福呢,要不是他出面替我說話,咱們這一次可真要被一鍋端了。”慕容真壓下心中的怨氣,故作神秘地賣關子道。

    果然,康照明聞言眼皮一跳,連忙問道:“託公羊堂主的福?公羊傑出面替你說話?你跟他有什麼關係?”

    公羊傑這種強勢霸道的牛逼人物,之前就算是徐靈衝這樣的大少,都很難說得上話,怎麼可能爲了區區一介慕容真出頭?

    “誰知道呢,俗話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畢竟三大閣這邊一向陽盛陰衰,公羊堂主再怎麼強大霸道,那也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康執事你說呢?”慕容真故意媚眼如絲地含糊其辭道。

    她知道單靠她自己這點姿色,想要勾搭上公羊傑這等人物純屬癡心妄想,但是扯虎皮拉大旗,這樣含糊不清地渲染一下自己跟公羊傑的關係,既不會得罪人,同時還能借此震懾康照明,省得他以後一出事,就讓自己出來背黑鍋。

    “呃……應該吧……”康照明這下也有些吃不準了,男人都好色,他自己就是一個明證,如果公羊傑真的看上慕容真,那他以後對待慕容真的態度,可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那現在怎麼辦?如今綁架事件的風頭還沒過去,咱們再想對付林逸,可不太好辦了……”康照明半是無奈半是試探道。

    慕容真瞥了他一眼,聳了聳肩退縮道:“你可別看我,本美女現在也沒辦法了,要是繼續頂風作案的話,那風險實在太大,我可消受不起。”

    “可如果就這麼放任林逸逍遙自在下去,這口惡氣慕容小姐你能咽得了?”康照明心有不甘道。

    “就算嚥不了又有什麼辦法?”慕容真同樣不甘,只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面對日益強大的林逸已經是束手無策了。

    突而慕容真眼睛一亮,提議道:“兩人計短,三人計長,要不然咱們把孟同找來合計一下?”

    “這樣也好。”康照明想了想,當即點了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