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今醒轉過來,於哲下意識就以爲依然還在那間密室,壓根就沒想過,自己竟已經被人神不知鬼不覺地轉移了,雖然還是地下密室,不過跟原來早已不是同一間。

    “那……你是誰?爲什麼帶我來這裡?”於哲心中才慶幸了一下,立馬就又警惕起來,這該不會是纔出狼窩就又入虎穴的節奏吧?

    眼下這陰冷幽深的密室,看起來比起南天霸那個還要更加堅不可摧,更加無處可逃,面前這神秘人如果真心要救自己,又怎麼會把自己帶來這種地方!

    “倒是挺警覺的,看來我沒有白救你。”神秘人頓了頓,突然若有深意的笑道:“說實話,我很欣賞你,能夠大逆不道親手弒師的人,如今這世道可是不多見,單從心性來看,你很符合我的要求!”

    “什麼意思?”於哲愈發謹慎,不着痕跡的往身後挪了挪,儘量讓自己離這神秘人遠一點。

    他確實是親手殺了南天勇,但心底下對這事還是很有負疚感的,平時根本不敢也不願主動想起這件事情,然而從神秘人的態度來看,這人對此竟是十分讚賞,豈不是變態?

    將於哲戒備的神情看在眼裡,神秘人不以爲意的淡淡道:“沒什麼,因爲欣賞你所以我纔會救你,要不然現在你已經被南天霸當衆凌遲切成肉片了!不過,到了這裡你也別想着跑掉,那不現實,而且我相信你也沒有那麼傻,出去找死。”

    話說到這裡,神秘人身上近乎實質化的殺氣一閃而逝,即便只有短短一瞬,但給於哲的震撼卻是刻骨銘心,眼前這個神秘人。根本不是南天霸可以匹敵的存在!

    於哲深吸一口氣,總算認清了現狀,剛纔想的沒錯,他現在確實是纔出狼窩,立馬又掉入了更加兇險的虎穴。

    “閣下到底想讓我做什麼?”於哲緊緊盯着黑暗中的人影問道。

    神秘人沒有說話,卻是伸手扔過來一樣東西,掉在於哲面前,叮咣作響。

    於哲嚇了一跳,還以爲是要人命的暗器,然而下一刻。他一雙眼睛陡然睜圓,死死盯着面前這塊石頭,再也挪不開眼球了。

    許久,於哲猛嚥了幾下口水,才一臉不可置信地結結巴巴道:“這……這是星……星墨石?!”

    “眼力不錯,沒錯,這就是星墨石,不過已經用了一半。”神秘人淡淡點頭道。

    “用了一半?”於哲聞言不由愣了愣,在昏暗的光線之下仔細觀察了一番。才發現這塊星墨石並不是自己之前在洪氏商會見過的那一塊,不僅形狀不一樣,色澤和底蘊也明顯要弱一些。

    饒是如此,這也是於哲夢寐以求的至寶。星墨石能夠讓人完美突破至最強金丹期,而即便是用了一半的星墨石,輔助效果想必也差不到哪去。

    將於哲這副恨不得將星墨石吞到肚子裡去的貪婪模樣看在眼裡,神秘人笑了:“只要日後聽我吩咐行事。你不僅能夠撿回一條小命,而且這半塊星墨石,就是你的了。怎麼樣?”

    “這……”於哲雖然已經快被星墨石衝昏頭腦,但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聞言頓時有些猶豫掙扎。

    “放心,不會讓你吃虧,這一塊星墨石,只不過是預先支付給你的一點好處,僅此而已。”神秘人頓了頓,隨即語氣一變道:“當然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也沒關係,我不會殺你,只是會物歸原主,把你送回南天霸的手上。”

    於哲一個激靈,纔想起以自己現在的處境,根本不敢出去,沒有這神秘人的庇護,下場立即就是千刀凌遲。

    想到這裡,於哲再沒有什麼好猶豫的,當即咬牙道:“好,我應下了,那現在要我做什麼?”

    神秘人對此毫不意外,淡淡道:“現在沒什麼要你做的,你只要在這裡潛心修煉,趕緊把實力提升上去就行了,等到用你的時候,自然會再通知你。”

    “我明白了,不管怎樣,多謝閣下救命之恩,日後閣下旦有吩咐,我必赴湯蹈火,肝腦塗地!”於哲當即信誓旦旦的奉承道。

    不料,神秘人卻是嘲諷道:“不用跟我來這套,一個連弒師都可以不眨眼的人,你覺得我會相信你這廉價的誓言?記住,永遠別在我面前耍心眼,再有下次,我會讓你後悔沒死在南天霸的手裡。”

    說罷,神秘人身形一晃,也不知他從哪裡出去,直接就在於哲眼皮底下消失了。

    簡簡單單一句話,這種被人當面看穿的感覺,甚至比起剛纔的實質化殺氣,都還要更讓於哲心驚膽戰,後怕不已。

    不過於哲的注意力很快便又轉移到了星墨石身上,種種經歷早已讓他深刻的體會到,只有自身實力強大了纔是根本,其他一切都是浮雲,而這塊星墨石,正是能夠讓他登臨強者之路的金手指!

    於哲失蹤之事,在三大閣鬧得滿城風雨,不過林逸對此卻是一無所知,這段日子以來,他始終跟破爛王待在一塊,專注於自己的鑄器大業。

    自從康照明以及南天霸這些人來找麻煩之後,如今已經過去了七天,早在三天之前,最基礎的預熱階段就已結束,而現在,乃是最關鍵的鑄器環節。

    越是威力強大的神兵利器,對於鑄器師的要求就越高,過程之中不能出現一丁點失誤,哪怕只是稍微偏差半分乃至半釐,最後成型出來的結果,也許就跟預想之中大相徑庭。

    萬年樹晶、上古淨土這等超珍稀材料,也就隨之付之一炬,從此成爲一堆徹頭徹尾的廢料,讓人扼腕嘆息。

    這種悲慘的結果,不僅林逸不願意看到,將鑄器視爲本命的破爛王,更加不願意看到。

    幾個月以來,爲了這一次鑄器,破爛王在上面所耗費的心血,即便比起提供了衆多超珍稀材料的林逸,也是隻多不少。

    對於鑄器方案無數次絞盡腦汁的修改,以及其他種種繁雜艱鉅的準備工作,林逸雖然沒有親眼看着破爛王做這些,但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破爛王的用心他能感覺得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