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開始鑄器以來,破爛王神經一直緊繃,他親自操刀鑄器的每一個環節,不容出現半分差池。``

    林逸也沒有閒着,如此近距離觀摩鑄器全過程的機會是非常難得的,纔過去短短七天時間,他就已經通過破爛王的言傳身教,學到了不少東西。

    而這七天時間,鑄器過程中並沒有出現任何的偏差,一切都在按照破爛王事先設計好的劇本,有條不紊地進行着,林逸初時心中的忐忑,也隨之慢慢退去,開始逐漸變得踏實起來,心中暗暗慶幸,自己果然沒有找錯人。

    萬事開頭難,已經度過了最至關重要的開頭階段,鑄器便已相當於成功了一半,林逸本以爲此次能夠一直都這麼順利下去,然而,纔剛到第八天,一切都戛然而止。

    “這……這就結束了?”看着逐漸平息下去的鑄器池,林逸不由看得目瞪口呆,這跟破爛王之前跟他說的預想方案,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此刻,就連破爛王自己,也都看得抓狂了,雖然他無法準確預測出鑄器過程到底需要多久,但這才第八天啊!

    按照衆多鑄器師的經驗,越是強大的神兵利器,鑄器過程中所耗費的時間往往就越是漫長,但凡稍微上點檔次的神兵,持續幾個月乃至幾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這次鑄器動用了萬年樹晶和上古淨土這等超珍稀材料,怎麼也不可能比其他兵器弱吧?

    然而,如今鑄器池平息下去,卻是不爭的事實!正常來說,只有在最終神兵成型的時候,纔會出現這種情況。

    但是這才第八天,看着鑄器池中那一坨四不像的疙瘩,真要說這就已經是成型的神兵了,特麼只怕連鬼都不會相信吧!

    “現在怎麼辦?”林逸嘴角抽了抽。轉頭看向破爛王:“這玩意……我拿來砸人用?”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破爛王一邊用力捶着自己腦袋,一邊繞着鑄器池來回疾走,喃喃失語。

    看他這副瘋魔的模樣,林逸甚至忍不住擔心這傢伙會不會一時想不開,一頭栽進這鑄器池裡去,那可真是要死人的。

    林逸也覺得不可思議,這個鑄器方案雖然都是破爛王一人構想設計,但過程中也跟他詳細分析討論過,爲了保證鑄器成功率,之前所做的準備工作可不是一點兩點。

    林逸之前特地前往極北之島競拍來的那些高級鑄器材料。出現在鑄器方案之中的終極作用其實只有一個,就是保證鑄器過程之中的穩定性和成功率,甚至破爛王之前特地讓林逸拿出幾件他不用的天階兵器融入進去,也有出於這一重考慮的緣故。

    卻沒想到,做了如此萬全的準備,竟然還是落了這樣一個結果。

    “我們這……算是失敗了吧?”林逸問道,現實很殘酷,但是必須接受。

    這時,破爛王蹲下身子。將臉貼到鑄器池邊緣,着實把林逸嚇了一大跳,這傢伙不會真的想不開吧,別看鑄器池現在已經平息下去。但溫度卻是高的嚇人,就算築基期高手也不可能吃得消。

    正當林逸準備出手阻止的時候,破爛王突然眼睛一亮道:“不對不對,我知道原因了。我們還沒有失敗!”

    “還沒有失敗?”林逸聽得一愣。

    “對!我們還沒有失敗,準確的說,我們還沒有完全失敗!”破爛王一瞬之間重新變得精神百倍。指着鑄器池向林逸解釋道:“你仔細看就知道了,這池子還沒有完全冷下去,神兵也沒有完全定型,看這樣子如果不想辦法解決問題的話,接下來會一直保持在這個不溫不火的狀態,我們還有補救的餘地。”

    聞言,林逸不由精神一振,仔細觀察了一段時間,確實如破爛王所說,神兵仍然在以肉眼難辨的速度變化着,當即問道:“解決什麼問題?”

    “解決萬年樹晶和上古淨土的屬性衝突問題!”破爛王言之鑿鑿道:“林兄我之前也跟你說過,鑄器有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各項鑄器材料必須屬性相容,就算彼此之間不相容,也必須想辦法用其他輔助材料中和它們,而我們現在遇到的問題就是這個。”

    “怎麼會?萬年樹晶是木屬性,上古淨土是土屬性,這兩者之間怎麼會有屬性衝突的問題?”林逸奇怪道,土木相生,這是常識。

    破爛王搖了搖頭道:“錯了,這兩樣材料太過罕見,對它們的具體來歷很難了解清楚,所以我們都在這個最基礎的問題上犯了錯誤,萬年樹晶是木屬性沒錯,但是上古淨土,卻並不是純粹的土屬性!”

    “不是土屬性,那又能是什麼?”林逸疑惑道,就算不了解來歷,但是上古淨土這種標準的泥土,難道還能是其他屬性不成?

    “我曾在我師父的手記中,看到過上古淨土,雖然沒有明確提及它的屬性,但是卻提到過,上古淨土一般只出現在古火山口!”破爛王興奮道:“這下明白了吧,上古淨土雖然有土屬性,但同時也有火屬性,所以跟木屬性的萬年樹晶,一定程度上是存在屬性衝突的!”

    林逸這才恍然,點頭道:“難怪會出現這麼詭異的情況,正常如果是單純的屬性衝突的話,現在已經完全失敗了,而不會這麼不溫不火地持續下去,原來是因爲上古淨土的土火雙相,跟萬年樹晶的木相既衝突又相容。”

    “正是如此,得虧我犯的錯誤還不算太致命,要不然,這一次連補救的機會都不會有,那我可更沒臉面對林兄你了。”破爛王面帶尷尬道。

    “別這麼說,哪怕只是衝着王兄你爲此付出的心血,就算不成功,我也已經很感激你了,你說這話讓我情何以堪?”林逸笑着安慰道:“既然已經用上了萬年樹晶和上古淨土這種材料,就註定沒有前例可循,哪有一點都不出錯的道理,何況現在還有補救的機會,還沒到說喪氣話的時候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