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大客卿被嚇得不敢動彈,至於司海嘯本人,雖然酒意上涌暈暈乎乎,但還是隱約聽到了西島島主和沖天閣閣主這兩個關鍵字眼,瞬間被嚇出一身冷汗,酒意隨之消了大半。

    只可惜,他清醒得太晚了,對方實力比他高出至少一大截,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抗掙扎的機會,這時候甚至連開口求饒,都是癡心妄想。

    剛纔的色迷心竅,他已經徹底將兩女,甚至兩女背後的大人物都得罪慘了!

    全場所有人矚目之下,當着四個洪氏商會客卿的面,這位沖天閣高手,開始一點一點蹂躪司海嘯。

    咔!咔!咔!

    衆目睽睽,司海嘯身上每一處骨脈經絡,都被一股霸道肆虐的強大真氣,毫不留情的全數摧毀,直至徹底斷裂。

    司海嘯一開始還有力氣慘嚎,等到片刻之後,他甚至連慘嚎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落在衆人眼裡,就跟一直被掐住脖子的鴨子一般,額頭青筋暴起拼命的扯着嗓子,但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看着這一幕,衆人相互之間交頭接耳,對於司海嘯這個悲慘下場,最終只匯聚成三個詞:可悲,可笑,可憐。

    砰!沖天閣高手將昏死過去的司海嘯隨手扔在地上,轉頭向兩女請示道:“寧小姐,上官小姐,要不要把這人帶回去好好處治?”

    雖然對方是洪氏商會的分會掌櫃,正常情況下除了洪氏商會總部高層,其他任何人都無權處治,但今天這事牽涉到西島和沖天閣兩位大小姐,完全就是司海嘯咎由自取,就算帶回去把他弄死,洪氏商會也沒這個臉出面阻止。

    聞言,上官嵐兒和寧雪菲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她倆都不是心狠之人,這老混蛋雖然可惡至極,但是被當衆折磨成這樣已經夠慘了,反正也沒被他佔到什麼便宜,沒必要窮追不捨。

    “既然如此,那就暫且饒他一條狗命。”這位沖天閣高手點點頭,隨即便神色肅然的退回到兩女身後。

    遠遠看着地上出氣多進氣少的司海嘯,林逸跟其他人一樣,也不由暗暗咋舌。之前高高在上的洪氏商會掌櫃,如今卻和死狗一樣。

    而出了今天這種事情,背後的洪氏商會非但不可能庇護他,爲了給西島和沖天閣一個交代,他們甚至會重懲司海嘯。

    總而言之,司海嘯這個剛剛上任的新掌櫃,才意氣風發沒幾天,轉眼之間,卻是已經完蛋了。

    “小師弟。咱們走吧,找個地方跟師姐我好好說說,你到底什麼時候變成洪氏商會的小夥計了,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上官嵐兒鬱悶的嘟着嘴道。

    極北之島的事情。林逸沒跟她說,寧雪菲也對她賣關子,從頭到尾被矇在鼓裡成了一個局外人,這事比起剛纔被司海嘯污衊爲青樓女子。都還要讓她鬱悶。

    “對呀對呀,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呢!”寧雪菲也立馬把剛纔的不快拋之腦後,難掩興奮的拽着林逸道。

    “那……好吧。”林逸無奈的點頭答應。反正看洪氏商會亂作一團的樣子,他一時半會也買不了東西了,暫時只能先跟這兩位小姑奶奶走。

    被兩個天姿國色的小美女一左一右簇擁着離去,林逸這待遇,着實讓周圍衆人豔羨得直留口水,尤其想到這兩女的深厚背景,更是讓人嫉妒得發狂!

    隨便攀上其中任何一個,那都是權色雙收人生贏家,何況是一拖二,這小子看着瘦瘦弱弱的,不像什麼高手,也沒什麼過人之處啊,怎麼就這麼被老天爺眷顧呢!

    當然,嫉妒歸嫉妒,看着那五個分散在兩女周圍的沖天閣金丹期高手,有司海嘯這血淋淋的前車之鑑擺在面前,衆人就算心裡再不平衡,也只能就這麼眼巴巴看着,而不敢有半點異動。

    相比林逸羨煞旁人的齊人之福,司海嘯的下場可就真心是一把辛酸淚了,等他被周身難以忍受的劇痛幽幽痛醒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

    而等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所處的環境之後,更是震驚得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身爲堂堂洪氏商會北島分會掌櫃,司海嘯竟然被人扔在了坊市內街的街頭,任其自生自滅!

    “臥槽!你們都是死人嗎,竟敢這樣對待本掌櫃,今天非得讓你們全部滾蛋不可!”被來往路人的異樣眼神打量,司海嘯一張老臉頓時漲得通紅,惱羞成怒的大罵道。

    就算犯了昨天那麼低級可笑的錯誤,但他終究還是一方掌櫃,怎麼也不可能落一個流落街頭的乞丐下場吧。

    司海嘯當即罵罵咧咧的想要起身,然而費力爬了幾次,卻發現根本站不起來,他這才反應過來,四肢筋脈早已被人用真氣震斷,自己如今已經是廢人一個了。

    不過就算如此,司海嘯依然沒丟掉一貫的心高氣傲,扯着嗓子對來往路人道:“誰過來揹我一把,只要把我背到洪氏商會,本掌櫃重重有賞!”

    他這話,如果放在昨天的內街開放日,也許還有不明真相的路人會願意嘗試一把,但現在已不是開放日,能夠出入這裡,都算是北島有身份有地位之人,而他司海嘯昨天的愚蠢“壯舉”早已被口口相傳得衆人皆知,根本沒人會來理會這麼一個不長眼的蠢貨。

    扯着嗓子喊了半天,見來往路人依舊無動於衷,司海嘯這才終於絕望的停下乾嚎,不過卻還不死心,既然沒人願意揹他過去,那他就自己爬過去!

    內街就這麼大,就算從街頭一直爬到洪氏商會,距離也不算太遠,而只要到了洪氏商會,那就是他自己的地盤了。

    頂着圍觀路人的指指點點,司海嘯咬着牙,硬是一路爬到了洪氏商會的門口,然而裡邊那些對他無比諂媚阿諛的手下夥計,見到他之後只是微微一愣,隨即便將目光挪開,就跟沒看見一樣。

    “你們這幫沒眼力勁的廢物,杵在那瞎忙活什麼,還不趕緊把本掌櫃給擡進去,都不想幹了是不是!”司海嘯扯着嗓子怒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