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方簡簡單單一句話,司海嘯這就翻身重新變成一方掌櫃了,而且還是什麼手眼通天的情報組組長?人生果然是際遇無常,這個大起大落,來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正當司海嘯被震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神秘人卻已再度拿出一瓶東西,放到了五品大通絡丹的旁邊,道:“這一瓶藥液,你現在喝下去,不會對你的身體有影響,只是一個月必須服用一次解藥,你若沒有其他不該有的心思,我會定期給你解藥。”

    “這……”司海嘯心中頓時一沉,天底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神秘人給了這麼大的好處,果然是有條件的。

    “呵呵,再猶豫也沒有用了,你以爲,我和你說了這麼多,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還會讓你活着離開這房間麼?”說話間,神秘人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沖天氣勢,連帶整座中心茶會都震顫不已。

    饒是以司海嘯的見識,也都被這前所未見的恐怖氣勢嚇得目瞪口呆,別說他現在是個廢人,就算他實力巔峰的時候,在這神秘人面前,只怕也比螻蟻強不到哪去。

    沒得選擇,事已至此司海嘯只能戰戰兢兢,爬到桌子邊上,拿起那瓶藥液喝了下去,不敢動任何的心眼。

    “還算識相,退下好好休息吧,明天正式去中心商會赴任。”神秘人淡淡揮手道。

    “是是,屬下告退。”司海嘯激動的一手拿過五品大通絡丹,一邊對着神秘人連連磕頭,倒退着爬出雅間,而門口早已有下人在那等候,扶他去更衣洗浴,休養精神。

    司海嘯退去之後,雅間內側的隔門忽然毫無徵兆自動打開。神秘人原本霸道肆虐的氣勢隨之瞬間消散無形,對着內側包廂磕頭施禮,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逾矩。

    “事情已經搞定,明天正式上任,這段時間屬下會親自監督他。”神秘人恭敬道。

    “好,你退下吧。”包廂內部傳出來的,赫然竟是一個女聲。

    ……………………

    時間回到昨日,離開洪氏商會之後,林逸和兩女隨即便找了一個整潔乾淨的飯莊。雖然遠沒有沖天閣的華陽居那麼高檔,也沒有動輒耗費上百靈玉的靈氣珍饈,都只是些與修煉無關的普通菜餚,但是卻很美味,頗有家常的溫馨。

    而那五個沖天閣核心弟子,一直尾隨在三人四周,時刻監測着周圍所有人的一舉一動,出了司海嘯這個變故,他們必須加倍提防。若是再來個不長眼的人打擾到兩位大小姐的興致,那可就太失職了。

    不過,在上官嵐兒和寧雪菲的強烈要求下,他們並沒有跟進包廂。只能分佈在周圍各處待命,包廂之內就只剩下了林逸和兩女,另外還有一隻忙着胡吃海喝的小卷卷熊。

    “上次匆忙之間不敢多問,原來是西島寧小姐。真是失敬!極北之島的事情,多謝你出手搭救了,在下感激不盡。銘記在心。”林逸舉杯向寧雪菲致謝道。

    “哎呀,早知道你就是林逸的話,我就更要救你了呢,這都是應該的!”寧雪菲若有深意的彎了彎嘴角。

    林逸聞言微微一愣,不由看向上官嵐兒,還以爲對方說這話,是因爲她是上官嵐兒好閨蜜的緣故,愛屋及烏。

    寧雪菲卻是微微一笑,當初在極北之島的時候,她可還不知道上官嵐兒跟林逸的事情,她這番話,所指的可是另一個好閨蜜韓靜靜。

    剛纔路上一番接觸下來,她已可以肯定這就是韓靜靜一直朝思暮想的那個林逸,只不過這麼好玩的事情,她可沒想就這麼捅破窗戶紙,等到時候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纔好呢!

    “好啦,你們倆現在總不用再跟我賣關子了吧,小夥計是怎麼回事,快點老實交代!”上官嵐兒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林逸和寧雪菲相視一眼,也不再隱瞞,你一言我一語將當初在極北之島的事情,大致都跟她說了一遍。

    上官嵐兒聽完兩人的相遇情形,嘖嘖稱奇了半晌,不由感嘆世界真是太小,這樣都能讓他們認識,不過隨即便又疑惑道:“那小師弟你,當初是怎麼受的傷呢?極北之島難道這麼亂嗎?”

    “對啊,這個問題我也正想問呢,林逸你當時可是受傷不輕呢!”寧雪菲也一臉好奇道,她雖有猜測,但是卻也只是猜測。

    林逸猶豫了一下,不過一想這兩女都不算是外人,跟自己也算是關係匪淺,不會出賣自己,於是便壓低聲音坦承道:“那一晚的事情寧小姐想必也聽說了,鄭天傑因爲煉丹炸爐被炸死了,其實,那是我做的手腳。”

    “啊?”兩女聞言同時一驚,鄭天傑的身份就算跟她倆相比,那也是遜色不多,他的死當初可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呢。

    聽家裡長輩說,若不是最後丹神章力鉅親自出面蓋棺定論,確認這傢伙是因他自己不小心炸爐而死的話,鄭東決甚至都準備出動中島丹堂精英高手了,沒想到這麼大的事情,源頭竟處在林逸身上。

    驚愣了半晌,上官嵐兒突然興致勃勃的誇道:“小師弟你可真厲害,鄭東決那人,以前爺爺帶我去中島的時候碰到過,動手動腳的不是個好人,聽說中島很多女孩子都被他騷擾過呢,小師弟你這是爲民除害了!”

    寧雪菲則是疑惑道:“那你爲什麼要殺他呢?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他看你手上有這麼多買也買不到的極品丹藥,所以想要出手搶奪!”

    林逸笑了笑,搖頭道:“那倒也不是,我跟他的過節寧小姐應該也有印象,就是拍賣會上跟他競拍了一把,所以把他給得罪了。”

    天嬋的事情,他倒是沒打算跟兩女分享,畢竟沒這個必要,多一個人知道,對於天嬋而言可能就多一分潛在的麻煩,還是隱去不提爲妙。

    “啊?我記得那東西好像還是被他給拍走了啊,真是小氣加陰險,果然不是個好東西呢!”寧雪菲皺眉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