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司海嘯不由撇了撇嘴,於哲這傢伙都已經失蹤了,連個鬼影都找不到,提他有個屁用,繼續道:“除了他還有別人麼?”

    南天門皺眉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道:“有啊,迎新閣有個叫康照明的,前段時間因爲懷疑他是林二,我特意觀察過這個人,很是陰損,滿肚子的壞水,不過卻是有些頭腦!傳聞說,這小子睚眥必報,就連新人打擂臺也都專門出陰招,不少人都被他陰過!”

    “哦?這麼說起來倒是有點意思!”司海嘯聽得眼睛一亮。

    南天門笑道:“更妙的一點是,這傢伙跟咱們一樣,和林逸也是死敵,仇怨只深不淺!”

    司海嘯頓時更加滿意了,當即拍板道:“那太好了,那就你辛苦一趟,去把這個人約來見我,老夫有大用!”

    南天門雖然不明所以,但既然司海嘯說了,他沒有拒絕的理由,當即動身前去迎新閣。

    這一陣子,康照明混得可謂十分不如意,甚至稱得上是來這天階島之後,最慘的一段日子了。

    不但上次被林逸殺得大敗而歸,如今還沒了徐靈衝這個大靠山,他這個新人執事可就變得有些尷尬了,衆新人不再把他當一回事,想要更進一步基本不可能。

    甚至就連閣主胡云風也都開始漸漸疏離他了,最近的大小事情都是直接交給各個新人管事,吩咐給他的越來越少。

    而像他這種位置,一旦沒有任務,也就意味着沒有權力,離成爲透明邊緣人就已經不遠了。

    眼睜睜看着林逸傍上了上官天華這樣的超級大粗腿,而自己卻每況愈下,照這麼發展下去,被林逸踩在腳底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康照明如今已經被危機感包圍了,可是。卻毫無應對之策,剛好南天門找上門來,簡直是剛要瞌睡就有人送上枕頭啊!

    不過,康照明雖然相信這是一個送上門的難得機會,但是安全起見,他還是特意叫上了鍾品亮,到時候就算出事也好有個墊背的。

    而鍾品亮,也正好想看看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鬼,當即便爽快的答應下來,跟着一塊去了。

    將兩人帶到酒樓。康照明和司海嘯的碰面,往好聽了說,那叫一見如故,往難聽了說,就是妥妥的臭味相投。

    康照明幾句馬屁下來,酒桌上的氣氛立馬變得融洽起來,雙方相談甚歡。

    “聽說你們跟林逸,也有過節?”司海嘯終於提了正事。

    “不錯,司掌櫃您不知道。我跟林逸之間那可是血海深仇啊,這位鍾老弟也是,我們的恩怨,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康照明說的一把辛酸淚。

    “這樣正好。咱們立場一致,敵人的敵人那就是天然的盟友,照明你願意向老夫投誠,可以。以後要老夫罩着你,也可以,不過你得先做出點事情來才行。入夥總需要投名狀的對不對?”司海嘯眯着眼睛笑道。

    康照明聞言大喜,不過卻有些爲難道:“這個……其實不瞞司掌櫃您說,前陣子我們就已經主動去找過林逸的麻煩,本來想一舉將他殲滅的,可惜結果不太盡如人意,被他給躲過去了,這事兩位南前輩也都可以作證。”

    司海嘯看了南天霸和南天門一眼,見兩兄弟肯定的點了點頭,便淡淡道:“既然都已經失敗了,那還是算不得投名狀,你們既然之前能搞他一回,現在自然也能再搞他一回,你說呢?”

    “呃……可是這些天他都跟兩位大小姐在一起,想要正面對付他,這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我們畢竟只是迎新閣的新人,這麼做簡直就跟找死無異,這一點還請司掌櫃能夠體諒一下。”康照明苦着臉道。

    “話雖是這麼說,可既然正面不行,你就不能側面想想辦法?如果連這點能耐都沒有,老夫就算收下你,又有何用?”司海嘯撇了撇嘴道。

    這老東西,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啊!康照明私下腹誹了一句,隨即腦子一轉道:“我想到辦法了,上次我們去搞林逸的時候,他好像剛好在鑄器,現在他既然忙着陪兩位大小姐玩,鑄器那地方肯定就顧不上了,司掌櫃您怎麼看?”

    司海嘯聞言眼睛一亮,捋着鬍鬚道:“不錯,這倒是個難得的機會,鑄器這種事情一旦開始就無法中斷,他人不在,鑄器卻肯定還在繼續!你們如果趁機去給他搞破壞,就算不能把他怎麼樣也要心疼死他!那就這麼定了,這事只要做好了,就算是你的投名狀,日後老夫自會好好關照你,飛黃騰達不在話下!”

    “好,我這就出發,司掌櫃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康照明當即興奮雀躍道,帶着鍾品亮轉身出門。

    上次在林逸手下吃了大虧,這次正好去把場子給找回來,讓這傢伙好好心痛一回,反正也不用跟林逸正面較量,根本沒什麼風險可言。

    一路上,鍾品亮心中暗暗着急,有心想要給林逸通風報信,然而卻連林逸現在在哪都不知道,只能暫且先跟着康照明行動,走一步看一步。

    來到洞口,康照明迫不及待便一頭鑽了進去,鍾品亮緊隨其後。

    而此時此刻,破爛王正全神貫注研究他師父留下的鑄器心得筆記,出了之前這種意外變故,雖然暫時看來還算有驚無險,尚有補救的餘地,但破爛王可真心是被嚇怕了。

    趁着林逸去搜集彌補材料的這段時間,他必須靜下心來,從頭到尾好好審視一遍自己的鑄器方案,溫習一遍心得筆記,也許就能找出自己的思維盲點,避免類似錯誤的再次發生。

    也正是太專心了,康照明兩人的潛入,破爛王從頭到尾根本是毫無察覺,直至兩人出現在他背後,他才總算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什麼人?”破爛王頓時大驚,連忙縱身從地上跳起。

    然而卻已經太晚了,他實力只有築基初期巔峰,而且對於打鬥完全不在行,康照明一個小型丹火炸彈砸過來,當場便被炸得兩眼一翻,生生暈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