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靠,林逸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幫手啊,得虧我夠謹慎提前準備了丹火炸彈,否則今天可就功虧一簣了。”康照明心有餘悸的啐了一口唾沫。

    鍾品亮則是看着地上的破爛王暗暗無語,被自己兩人這麼摸進來都毫不知情,這人警惕性也太差了吧,而且一招就被康照明給弄暈了,搞得自己想要暗中出手都沒機會。

    鍾品亮正思索對策之時,那邊康照明卻已經跨過破爛王,兩步走到了鑄器池邊上,看着池中那塊奇形怪狀的鐵疙瘩冷笑道:“這玩意就是林逸正在鑄造的兵器了吧,聽說還專門找洪鐘幫忙弄了很多價值連城的好材料,今天咱們就把這東西弄走,看不心疼死他丫的!”

    不等鍾品亮開口說話,康照明直接伸手就從鑄器池中,把那塊鐵疙瘩給撈了出來,反正這鑄器池看着平靜如一潭死水,也沒什麼威脅可言。

    然而緊接着,康照明臉色陡然一變:“嗷!!!”

    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嚎,瞬間穿透整個洞穴,連帶着外界樹林之中的飛禽,都被驚飛一大羣。

    呲!伴隨着令人頭皮發麻的呲呲聲,康照明手上竟是生生被燙掉一層皮,雙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成了一對紅蘿蔔,忙不迭一鬆手,鐵疙瘩隨之“砰”的一聲砸在腳上,又是一層皮!

    別看鑄器池乍看之下不溫不火,跟普通小池子沒什麼兩樣,但是其中溫度根本就不是人能夠承受得了的。

    就算是築基期高手,那也還是血肉之軀,康照明這舉動落在內行人眼裡,純屬老壽星上吊,活膩了。

    “燙死了!燙死了!燙死了!……”看着康照明在地上一邊慘叫着一邊玩命打滾,一旁鍾品亮簡直哭笑不得,剛還在絞盡腦汁想着該怎麼應對呢。沒想到這傻貨竟然自己就主動入坑了!

    這樣倒是正好,連腦子都省下來了,鍾品亮二話不說,一手抓過康照明的腳踝,生生就把他從洞穴裡面拖了出來。

    足有一炷香的工夫,康照明的慘嚎聲這才終於漸漸小了下來,對着鍾品亮有氣無力道:“那特麼是什麼狗屁玩意,怎麼這麼燙啊!”

    鍾品亮不由暗笑着腹誹,還能是什麼玩意,不就是林逸老大正在鑄造的兵器麼。連鑄器池裡的東西都敢直接用手去拿,就你這蠢到哭的智商,也當真是感天動地了。

    不過表面上,鍾品亮卻是眼珠一轉,分析道:“照明,我懷疑這是林逸特意給咱們準備的損招,這傢伙以前就經常這麼幹,假裝鬆懈引誘我們上當,你想想看。經歷過上次的事情,他這個地方明顯已經曝光了,換做是你還會繼續在這地方鑄器嗎?”

    康照明愣了愣,果斷搖頭道:“肯定不敢啊。這麼關鍵重要的事情,換我早就換地方了,哪還會繼續留在這裡遭人惦記啊!”

    “所以說,他應該早就偷偷轉移走了。然後弄這麼個破鐵疙瘩,故意勾引咱們過來搞破壞,這樣一來正中他下懷!”鍾品亮振振有詞道。

    “對呀。我剛纔就在懷疑這破鐵疙瘩怎麼看也不像是兵器的樣子,敢情就是個圈套啊!林逸這小子真特麼夠陰險的,還故意找個人守在這裡,搞得好像那破鐵疙瘩真是好東西一樣,要不然我也不會上這惡當!”康照明氣憤填膺的破口大罵道。

    他自己就是這類人,分析林逸的時候,自然也是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摩,殊不知,這次吃的大苦頭從頭到尾都是他自找的,要說真正原因的話也就只有一個,他自己太蠢。

    見康照明已經主動自圓其說,鍾品亮也樂得在一旁連連附和,兩人當即回去酒樓,去向司海嘯彙報。

    見康照明上下都綁着繃帶,一副重傷號的悲慘模樣,司海嘯頓時就愣住了:“你這是被林逸打的?”

    “不是,司掌櫃我這是被他給陰的啊……”康照明當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開始訴苦,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不是在下不給力,奈何林逸太狡猾啊!

    聽完康照明這番奇遇,司海嘯和南天霸南天門幾人不由面面相覷,不過仔細想想,康照明這一回被陰也有他的原因,如果不是他讓康照明交投名狀,林逸就算再怎麼陰險,也沒法這麼坑人。

    “好吧,這次你雖然沒有成功,但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的誠意老夫都已經看到了,這就算是你的投名狀吧,日後老夫自然會罩着你。”司海嘯淡淡道。

    康照明頓時大喜,連忙拍着胸脯道:“多謝司掌櫃,日後旦有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很好,那就看你接下來的表現了。”司海嘯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看向鍾品亮道:“現在,照明已經投入老夫麾下,老夫也已經認可他了,但是你鍾品亮,不能說因爲你是照明的朋友,老夫就直接收下你,總得先拿出點兒實實在在的貢獻來才行,若不然,你只能先處於考察期了。”

    鍾品亮想了想,故作爲難道:“司掌櫃,剛纔我也是一起去搞破壞的啊,只是照明衝在前面,才一拿起那破鐵疙瘩就被燙到了,我只能先把他救回來,沒有表現機會啊。”

    “話雖如此,但老夫一視同仁,照明吃了這麼大的苦頭老夫才收下他,想要老夫一起收下你,你可不能一點貢獻都沒有。”司海嘯仍舊搖頭道。

    這老傢伙還真不好矇混!鍾品亮暗暗心急,這夥人分明就是盯着林逸老大去的,如果自己現在不想辦法混進去,日後再想要打聽到他們的內幕情報,可就很難了。

    突然,鍾品亮眼睛一亮道:“對了,司掌櫃不是正在找那些心術不正但是有潛力的人麼,我倒是剛好認識一個,而且還是一個難得的美女!”

    司海嘯調戲兩位大小姐的事情,如今早已傳遍整個北島,鍾品亮自然也知道,這老傢伙好色如命,故意說這話正是投其所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