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如此。”林逸點了點頭,這就解釋得通了,想想當初慕容真收服的那隻蝶後,也算是飛行靈獸,只不過不適合用來遠距離騎乘而已。

    跟其他諸如三大閣和商會常用的飛行靈獸相比,這隻靈鳥的體型也都不算小,四個人全部上去之後,依然不覺得擁擠,起飛之後也極爲平穩,甚至可以打坐修煉。

    靈鳥起飛之後,四人左右無事,便相互閒聊打發時間,順便加深瞭解,畢竟林逸是臨時加入的新人,彼此越是瞭解越是熟悉,任務配合起來也會更加默契。

    閒談幾句之後,林逸忽然道:“小桃隊長,我有點疑惑不知該不該問,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我就是純粹好奇而已。”

    “哦?大家既然在同一個小隊,彼此之間就要坦承相見,凌一兄弟有什麼問題,儘管跟我開口,我必然知無不言。”黃小桃熱情道。

    “好,那就恕我冒昧了啊,小桃隊長你剛纔說你們三個都是青雲閣弟子,可據我所知,三大閣應該不收女弟子吧,女修不都是集中去西島麼?還有,小桃隊長爲何要蒙面啊?”林逸好奇道。

    在迎新閣大半年,除了慕容真這個特殊情況之外,他還從來沒聽說過,青雲閣竟然也有女弟子的。

    至於對方爲何蒙面,他心下倒是有所猜測,這女子要麼極美貌若天仙,要麼極醜不堪入目,反正無論哪一種,應該都是容易招惹麻煩的,否則只是平常姿色的話,根本沒必要故意蒙面,這樣反而容易惹人遐想,引來關注。

    “這個……”黃小桃微微一愣。倒沒什麼要隱瞞的心思,只是一時間,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時,一旁的叢志馬立刻熱心的替她解釋道:“凌一兄弟有所不知,小桃隊長以前是沖天閣的優秀弟子,和現在那個大名鼎鼎的蘇兆河是從同一個修煉者部落出來的,因爲實力和天賦卓絕,被沖天閣高層看重,再加上蘇兆河這個千年一遇的天才弟子,也跟着一起說好話。所以小桃隊長就破例留了下來,沒有被送去西島。”

    “沖天閣弟子?小桃隊長剛纔不說你們都是青雲閣弟子麼?”林逸詫異道。

    黃小桃眼神黯然沒有說話,繼續由叢志馬代爲說道:“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的話,小桃隊長現在應該也還是前途無量的沖天閣弟子,而不會被人趕到我們青雲閣來,雖然我們也是因此才認識小桃隊長,但那件事,每次想起來都覺得替她不甘心啊!”

    “那件事?”林逸微微皺了皺眉,從沖天閣被趕到青雲閣。這遭遇聽起來怎麼跟慕容真有點相像?

    “哼哼,凌一兄弟你應該經常聽人說,蘇兆河這人如何如何天才吧,其實這傢伙看着道貌岸然。根本就是一個人面獸心的僞君子!”叢志馬義憤填膺的咬牙切齒道:“進入沖天閣之後不久,他就要挾小桃隊長跟他結爲修煉道侶,本來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是這混蛋爲達目的不擇手段,最後逼得小桃隊長只能用頭去撞狼刺。自行毀容,那無恥混蛋這才罷手,而在那之後,小桃隊長就被趕出沖天閣,進了我們青雲閣。現在看來,當初還以爲他是好心,爲小桃隊長美言讓她進入沖天閣,根本就是狼子野心另有所圖!”

    “這麼說來,那蘇兆河還真是一個人面獸心的人渣。”林逸這才終於明白黃小桃爲何要特意蒙面,心中暗暗替她惋惜。

    回頭想想,徐靈衝這樣的沖天閣頂級大少,都能夠做出強x上官嵐兒這種獸行,跟這蘇兆河可謂是一路貨色,沖天閣在世人眼裡看着光鮮亮麗,但其內裡簡直是人渣聚堆,上樑不正下樑歪!

    不過,弱肉強食這本來也正是修煉界的本質,就拿林逸自己的經歷來說,若是他沒有足夠的實力,早就被孟覺光一夥踩死了,哪還有命活到今天。

    “這件事情,執法堂沒有介入麼?沖天閣的上官閣主沒有過問?”林逸繼而問道。

    其他人怎麼樣林逸還不敢保證,但是幾次接觸下來,對於上官天華的爲人他還是比較信賴的,就算那蘇兆河再怎麼天縱奇才,他相信上官天華也不會爲了惜才,就包庇縱容這麼惡劣的事情。

    “咦?凌一兄弟你一個外面的散修,對我們三大閣的事情還挺了解的嘛?”叢志馬三人詫異的看了林逸一眼,不過並沒有往心裡去,想要加入三大閣的散修多了去了,比較關注三大閣的事情,那也很正常。

    叢志馬嘆了口氣,道:“那件事情,執法堂其實介入了,不過蘇兆河那混蛋去執法堂轉了一圈,很快就被放出來了,執法堂得出的結論是證據不足,最氣人的是,那混蛋竟然還反咬一口說是小桃隊長誣陷他,簡直豈有此理!至於上官閣主,那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每天那麼忙,哪有時間過問這種小事?這件案子,當年據說是經沖天閣管事二師兄徐靈衝之手轉給執法堂的,上官閣主估計根本就沒聽說過。”

    又是徐靈衝!連林逸這個局外人聽了,都忍不住覺得義憤填膺了,徐靈衝這傢伙心術不正,他自己都經常做這些齷蹉事,那蘇兆河能夠這麼囂張,說不定跟他就是同一夥的。

    “那之後呢?小桃隊長就沒想過翻案?這口惡氣就這麼忍下去了?”林逸抱不平道,這種事情換做是他,早就設法將蘇兆河弄死了,哪還容那人渣風光逍遙到今天!

    這時,黃小桃這個當事人,總算開口苦笑了一聲:“我跟他差距這麼大,不忍下去又能怎麼樣?我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積攢靈玉買一顆駐顏丹,恢復容貌,然後離開北島,做一個逍遙自在的試煉者散修。”

    這份豁達,完全被是被逼出來的一把辛酸淚,實力不濟,又能爲之奈何?(歡迎關注魚人公衆薇信yuren22,有校花的角色圖分享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