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聞言,黃小桃和叢志馬頓時震驚了,他們本來還在疑惑,今天怎麼會這麼倒黴,在這種時候碰上蘇兆湖,沒想到竟是出了陳木樁這個內鬼!

    “陳木樁,你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你這樣對得起小桃隊長嗎!你……”叢志馬義憤填膺的大罵道,然而隨即就被蘇兆湖一腳踢到了邊上,黃小桃連忙追過去將他扶到了一旁。

    “給你?哼,你特麼倒是想得美,萬渡金丹果總共就只有五顆,我這邊三個人就得一人一顆,另外還得給我六堂哥兩顆,他馬上就要拜入上官閣主門下,到時候要討好上官嵐兒公主,自然要送她一顆,四顆哪裡夠?別特麼廢話,快點交出來!”蘇兆湖翻臉不認人道。

    聽到這裡,林逸這個外人已經完全清楚對方的身份了,這蘇兆湖,原來正是那個被譽爲沖天閣千年天才的蘇兆河的堂弟,難怪敢如此囂張放肆。

    這種渣滓,跟當初的孟同完全是一路貨色,靠上個親戚就敢狐假虎威,自以爲已經高人一等,殊不知在旁人眼裡,不過是個屁都算不上的跳樑小醜而已。

    “活該!”叢志馬對着陳木樁狠狠啐了一口,他原本還把對方當做可以託付生死的好兄弟,沒想到竟是這麼一個人渣,雖然蘇兆湖也不是什麼好鳥,但看着叛徒反被背叛,這種感覺簡直大快人心。

    “蘇師兄,你……”陳木樁壓根就沒想過蘇兆湖竟然會過河拆橋,昧着良心當了一回內鬼,落一個衆叛親離的下場。結果到頭來卻連一顆萬渡金丹果都沒撈着,這不腦子進水麼!

    “你什麼你,再跟我唧唧歪歪浪費時間,信不信我現在就劈了你!”蘇兆湖惡狠狠的眼睛一瞪,殺氣凜然。

    寶物再好也得有命享用才行。萬般無奈之下,陳木樁只能垂頭喪氣的從懷中掏出了萬渡金丹果,被蘇兆湖一把搶了過去。

    “嘖嘖,這可是再多靈玉都買不到的好東西啊,有這寶貝做敲門磚,我那六堂哥何止是拜入上官閣主的門下。沒準還能雙喜臨門,把那上官大小姐也一起收下,成爲上官閣主的乘龍孫婿呢!”蘇兆湖說着嘲諷的瞥了瞥黃小桃,得意譏笑道:“黃小桃,就你這種貨色。能夠被我哥看上那已經是八輩子少來的高香了,竟然還不願意?哈哈哈,現在後悔了吧?可惜沒用啊,你一個毀了容的醜八怪,別說我哥不要你,路邊隨便一個阿貓阿狗,也都不會要你啊!”

    黃小桃氣得銀牙緊咬,卻沒有出言反駁。與其跟這種只會狐假虎威,卻一副狂妄自大德行的人渣爭論,還不如省點力氣。

    這時。蘇兆湖帶來的另外一人則是走到了林逸面前,神色睥睨道:“你腦子有坑是吧,說了這麼久,還不趕緊把萬渡金丹果交出來?找死呢!也不知道用腦子想想,如此寶貝是你這種土鱉能擁有的嗎?”

    林逸看了他一眼,不爲所動的笑了笑。淡淡道:“一羣垃圾,現在把萬渡金丹果放下。趕緊給我滾,我還能給你們留下一條生路。”

    “嘎?”這人轉頭跟蘇兆湖相視一眼。似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突然神經質的狂笑起來,指着林逸上氣不接下氣道:“呦呵,看你這長相還以爲就是一個土鱉,沒想到還是個硬茬啊?哈哈哈,這話倒是說得挺牛逼的,只可惜,在我這個堂堂築基後期的大高手面前,你小子算什麼東西啊?”

    “這麼說是不想交嘍,那好,我就勉爲其難成全你們吧。”林逸話音落下,驀然擡手就是一記狂火拳二十九式。

    轟!這人根本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狂笑聲戛然而止,腦袋直接就被轟成了碎渣,只剩下一具無頭屍體緩緩倒下,至死都沒想明白,自己怎麼就死在了這麼個土鱉玩意手下?

    嘶!這個突如其來的轉折,震得在場所有人忍不住倒抽冷氣,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目光,都是驚駭欲絕。

    黃小桃和叢志馬都被嚇傻了,他們一直以爲林逸是最弱的一個,之前還一直讓林逸給他們背靈藥做苦力,還自詡對林逸非常關照了,現在回頭想起來忍不住臉紅羞臊,簡直可笑得讓他們自己都無地自容啊!

    堂堂一個築基後期高手,林逸隨便一拳都能弄死,連一丁點反抗之力都沒有,這是何等可怕強大的實力!

    “你……你是金丹期前輩?”蘇兆湖帶來的另外一個手下,看着這兇殘的一幕直接就被當場嚇尿了,結結巴巴的問道。

    蘇兆湖同樣嚇得臉色慘白,明明是天衣無縫的計劃,眼看着萬渡金丹果都已經到手了,誰曾想竟會突然踢到鐵板,冒出這麼一個混世魔王程咬金?

    心中雖然惶恐,但是不甘心的看了看捏在手中的萬渡金丹果,蘇兆湖猛然神色猙獰的大吼道:“不是!他肯定不是!撐死就是一個築基後期巔峰而已,我們一起上,就不信弄不死他!”

    話音落下,蘇兆湖硬着頭皮挺身出手,而那個被嚇尿的手下,見狀也不敢落後,已經到手的萬渡金丹果沒有再拱手讓人的道理,當即大吼着一起殺向林逸。

    “小心……”黃小桃和叢志馬兩人連忙提醒,剛纔那血腥一幕帶來的震驚還沒有完全消化掉,他們潛意識覺得,林逸就算再強,也很難使蘇兆湖兩人的對手。

    然而,兩人的話音還沒落下,林逸站在原地不閃不避,神情淡淡的擡手就是一記狂火八卦掌,伴隨着一聲砰然巨響,隨即便見蘇兆湖那個手下被打得凌空倒飛而出,接連撞塌數棵大樹。

    等到終於跌落在地的時候,全身上下赫然已經坑坑窪窪,別說活命,連屍體都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了。

    眼看着林逸懾人的目光開始轉向自己,蘇兆湖被嚇得頭皮都快炸開了,一聲非人的尖叫之後,連滾帶爬止住前衝的勢頭,砰的一聲當場就跪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