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雪梨,在他眼裡本是下凡仙子一樣的人物,要不然以他的眼界地位,也根本不會一見傾心,卻沒想到竟然跟這麼一個粗鄙莽夫搞在一起,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是見到這實實在在的監視錄像,他甚至都還不會相信。

    但是現在,他此刻心中唯一涌動的念頭,就是殺了這對狗男女泄憤!

    砰!房門被一腳踹得稀爛,魏師兄一步邁進臥房,看着仍舊相擁在一起的兩人,頓時氣得眼睛冒火,指着雪梨破口大罵道:“你這個賤女人,我魏申錦到底哪一點比不上這個莽夫?長得如此粗鄙不堪,沒想到你這個賤女人竟然好這一口,好,很好,我今天就殺了你們!”

    “對對,姦夫淫婦就是該殺,應該千刀萬剮!”司徒倩在一旁煽風點火道。

    直到此刻,在林逸懷中沉沉睡去的雪梨才被警醒,看着門口凶神惡煞一副要吃人架勢的魏申錦,頓時嚇了一跳,往林逸懷裡縮了縮。

    而林逸卻是早在魏申錦踹門之前,就已經察覺到了對方,不過就算提前察覺到,他也沒有辦法,眼下他唯一要思考的問題,就是怎麼帶着雪梨離開這裡。

    這傢伙倒是不容小覷,竟還是個金丹初期高手!

    林逸心中暗暗提防,面上卻是冷冷回道:“你這人有病吧?我和雪梨兩情相悅,老早就相識了,我們倆在一起,關你屁事?”

    “你說什麼?你們老早就在一起了?”魏申錦頓時氣得怒目圓睜,感覺自己頭頂綠油油的。

    這段時間以來他可是一直都在爲了迎娶雪梨,而在忙着籌備各種婚禮事項,甚至連話都已經放出去了,覆水難收,沒想到對方老早就有了這麼一個姘頭野男人,這下真是要丟人丟大了。

    司徒倩見狀在一旁幫腔道:“雪梨乃是我的侍女。她整個人都是我的,婚姻大事自然也是由我說了算,你這個粗鄙的野漢子,居然還敢在這裡跟魏師兄叫囂?莫不是以爲,我們雪劍派沒人了不成,可以任憑你這種螻蟻一般的垃圾貨色欺負?”

    林逸看了司徒倩一眼,對着魏申錦冷笑道:“你這個師妹,纔是一個真正的**賤人,滿臉媚意都不知道被多少人騎過跨過了,插手我跟雪梨的事情之前。閣下還是先顧好自己的家事再說吧,不要出來丟人現眼,讓人笑掉大牙了。”

    聞言,魏申錦還沒什麼反應,司徒倩卻已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氣急敗壞的指着林逸道:“魏師兄,這野男人竟然敢侮辱我,你快幫我殺了他!姦夫淫婦,今天絕對不能讓他們活着走出去。要不然魏師兄你可就沒臉見人了!”

    司徒倩是千人騎的貨,這話倒還真是被林逸說中了,也難怪她如此驚慌失措,不管林逸是猜的還是真看出來的。單是衝着這一句話,林逸今天就非死不可,無論如何,她都要將其滅口。以絕後患!

    這時候,根本不用司徒倩過多慫恿,魏申錦就已對着林逸和雪梨二人悍然出手了。正如司徒倩說的,今天決不能放走這對狗男女,這不僅僅是爲了泄憤,更是爲了遮醜,殺掉之後才能一了百了,不被外人知道這樁醜事。

    至於之前就已放出風聲的婚事,到時候實在不行,就只能找司徒倩頂缸了,反正這女人也樂意得很!

    林逸見狀眼神微微一凝,魏申錦是金丹初期高手,隨便一招一式那都是非同小可,如果只有林逸自己那倒沒什麼好擔心的,以他現如今的實力,連跟金丹中期高手都可以勉強拼個兩敗俱傷,何況對方只是一介金丹初期。

    然而,現在關鍵懷裡還有一個雪梨,天階大圓滿的實力,連被築基高手隨便擦到一下都會重傷乃至斃命,何況是更加強大的金丹初期。

    真要是在這裡大打出手,林逸根本保證不了雪梨的安全,真要出了事情,到時候就算能夠殺掉對方泄憤,也會留下終身的遺憾。

    而且,這裡是雪劍派的地盤,如果真的在這裡暴起殺人,那勢不可免就要被雪劍派通緝了,日後在這中島將會舉步維艱,甚至無處躲藏。

    先撤!林逸瞬間拿定了主意,面對魏申錦來勢洶洶的攻勢,沒有絲毫要與其正面較量的意思,身形一閃便欲作勢衝向一旁的司徒倩。

    “嗯?這野男人的速度倒是挺快,不過還是得死!”魏申錦見狀頓了頓,隨即轉變攻勢,身形一閃探手就擋在了司徒倩的身前。

    雖然司徒倩也是築基大圓滿高手,沒那麼容易就會被突襲得手,但這女人在實戰方面必然有欠缺,一着不慎被人以弱克強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情,怎麼說也是長老孫女,如果她被對方抓起來做人質,魏申錦可就投鼠忌器了。

    然而下一刻,魏申錦臉色陡然變得極其難看,林逸這一下衝向司徒倩的動作,完全就是一個早有蓄謀的假動作,目的就是爲了騙他魏申錦上當。

    正是利用這一個微妙的空當,林逸瞬間折轉方向,蝴蝶微步施展到極致,一把將雪梨背在身後,拔腿就衝出了房門,剛好同忙着保護司徒倩的魏申錦錯肩而過。

    “呀呀呀!氣死我了!”眼睜睜看着林逸二人奪門而出,這種智商被人當面完爆的感覺,頓時讓魏申錦惱羞成怒。

    仗着金丹初期的強大實力,他多少有些輕敵大意,壓根就沒想過林逸竟可以在一瞬間爆發出如此驚人的速度,連他都沒能反應過來。

    “卑鄙無恥的渣滓,你以爲這樣就能跑出我的手掌心嗎?我倒要看你往哪裡跑!”魏申錦當即緊隨而出,說了要殺兩人滅口,這兩人就必死無疑,無論逃到哪裡都別想活。

    趴在林逸的背上,看着兩旁景物飛速後移,雪梨直到此刻腦子都還有些發懵,甚至還停留在剛纔見到魏申錦的驚駭之中,等到她終於反應過來的時候,林逸赫然已經揹着她衝出了宅院,跑進了一條無人的後巷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