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些許小事何足掛齒,雪劍派那幫人這麼對待兩位小友,老夫難道還要給他們好臉色不成?”蔡中揚笑道,不過隨即目光就停留在了雪梨身上,驚奇道:“咦?雪梨姑娘之前還只是天階大圓滿,如今纔過去半天不到,竟已經築基成功了?真是天縱之才,可喜可賀啊!”

    “蔡老過獎了,這都是林逸的功勞,如果沒有他的指點和築基丹,我連築基的門道都摸不着,更別提築基成功了。”雪梨解釋道。

    “呵呵,兩位小友都不是池中之物,就不要太謙虛了。”蔡中揚點頭笑道,林逸既然是洪鐘的朋友,手頭有築基丹一點都不奇怪。

    頓了頓,蔡中揚繼續問道:“剛纔老夫在門口的時候,聽兩位提起雪劍派的心法,兩位小友可是在爲此事傷腦筋?”

    “不錯。”林逸和雪梨相視一眼,從之前表現來看,這位蔡副掌櫃算是靠得住的自己人,沒必要對他隱瞞。

    “既然如此,兩位且稍等,老夫去去就回。”蔡中揚一臉神秘的笑了笑,轉身便出了房門,留下林逸和雪梨二人面面相覷。

    片刻之後,蔡中揚回來了,手上多了一卷古樸卻不失精緻的卷軸,笑着遞給了林逸。

    “這是?”林逸接過來打開一看,頓時眼皮一跳,驚訝道:“雪劍心法?蔡老您怎麼會有這個?”

    剛纔還在傷腦筋該怎麼弄到雪劍派的修煉心法,結果蔡中揚扭頭就給拿過來了,簡直是剛想打瞌睡,就有人送來枕頭啊。

    蔡中揚哈哈一笑,道:“林少俠你忘了麼,老夫的師尊乃是丹神,包括雪劍派在內這些門派的掌門門主,找我師尊幫忙都得是低聲下氣的,而我師尊坐擁五行商會,根本就不差靈玉,所以想要找他煉丹,就必須用稀有資源來交換,除了那些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之外,剩下就是各門派的核心心法了。”

    林逸聽得暗暗咋舌,中島門派的掌門門主,哪一個不是跺一跺腳震四方的狠角色,結果在自己那個便宜師父面前竟然都要這麼低聲下氣,可見煉丹功力到了丹神這境界,果然是大小通吃啊。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心法都是門派的最高機密,居然能被章力鉅要到,也着實不容易了!他不相信雪劍派沒有其他的天材地寶,唯一的原因應該是,章力鉅指定要的這個東西。

    蔡中揚繼續道:“前陣子剛好師尊回來過一趟,給了我一些他近些年的珍稀所得,讓我專門負責這些稀有資源,準備參加不久之後的中島拍賣盛會。”

    “中島拍賣盛會?”林逸微微一愣,腦海之中,不自覺想起了上次在極北之島的四島拍賣博覽會。

    “林少俠沒聽說過麼?所謂的中島拍賣盛會,就是中島所有商會都可以參加的一場超大型拍賣會,由中島島主和長老會官方舉辦,放眼天階五大島,這已經是最高規格的拍賣盛會了。”蔡中揚耐心解釋道:“這場拍賣會上的每一件拍品,都是千年難遇的好東西,師父給我的這雪劍派修煉心法,正是爲此做準備。”

    “原來如此。”林逸聽得心馳神往,任何一個修煉者,對於這種珍寶雲集的頂級拍賣盛會都會心動,不過他暫時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畢竟還得設法回北島,到時候也不知道能不能趕得上。

    頓了頓,林逸忽然指着手上的雪劍心法,疑惑道:“蔡老,這雪劍心法既然是爲此準備的,現在給了我,那您還怎麼拿去拍賣?”

    蔡中揚奇怪的看了林逸一眼,笑道:“看看又不會壞的,你拿去抄錄一份,之後再還給老夫不就得了?”

    “啊?這樣也行?”林逸和雪梨都愣住了。

    “哈哈,核心心法是各門派的不傳之秘,即便雪劍派將這送給我師尊,他們也肯定不允許隨便讓人抄錄的,就算通過拍賣會拍走也不準再額外抄錄,這就是江湖規矩,不過規矩總是死的,林少俠你是洪鐘的朋友,老夫自然要網開一面。”蔡中揚有些唏噓的緬懷道:“洪鐘那老傢伙和老夫,乃是生死之交,年輕時候互相都救過彼此的性命,又豈會被這點規矩限住?”

    林逸點點頭,原來兩人竟是這等過命的交情,難怪蔡中揚對自己這麼維護。

    確實也正如他所說的,正常情況下,各大門派的核心心法都是不允許額外抄錄的,這不僅是傳揚出去之後門派會來追究,就算不考慮這個風險,無論哪個人花了大代價將這心法競拍到手,也肯定是要藏着掖着,旁人只怕連看一眼都不行,更何況是抄錄?

    如果不是有這個江湖規矩,如果不是人人都有私心,喜歡藏私,各大門派的修煉心法傳承數百上千年,早已經流傳得滿大街都是了,哪還會像現在這麼珍稀少見。

    根本不可能像是北島那些世俗界普通心法那樣,到處都是,真正的高深心法,都是極其稀有的。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跟蔡老您客氣了。”林逸當即道。

    他雖然不太喜歡欠人人情,但這雪劍心法對雪梨來說至關重要,蔡中揚都已經送到手上了,就沒有再往外推的道理,只能想辦法日後再好好補償回去了。

    何況,他跟這蔡中揚之間除了洪鐘那一層關係之外,可還有另外一層更加親近的同門師兄弟關係呢,即便還沒到相認的時候,也沒必要太過見外。

    將雪劍心法交給雪梨,讓她在一旁抄錄,林逸則是跟蔡中揚弄了一桌好菜跟美酒,坐在一起閒聊。

    兩人之間雖然年紀相差極大,但彼此同樣是煉丹高手,同樣有着獨到的醫術,隨口說一句都是共同話題,一時間竟是相談甚歡,相遇恨晚,成了名符其實的忘年交。

    席間,林逸意有所指的問道:“丹神醫聖章力鉅大師之名,如雷貫耳,在下一直都極爲嚮往,蔡老您是章大師的得意弟子,可否跟在下說說章大師的事情,也好讓在下多一點了解?”r115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