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頓了頓,蔡中揚隨即又道:“哦對,林少俠你讓我找的那個噬心玲瓏草,已經有消息了,雖然在商會和丹堂那邊都沒找到現貨,但已經有試煉小隊去採集了,過些天就能拿回來,安心等待一陣就好。”

    “好,多謝蔡老您費心了。”林逸欣喜的點點頭。

    這三天以來,最讓他費心的一件事,便是日後應該怎麼安置好雪梨,雪劍派那邊肯定不能回去,但是讓雪梨就這麼跟着自己回北島,卻也是不太現實。

    就算林逸有上官天華的關係,想要將雪梨安排進三大閣,那也是非常困難,尤其上官天華還誤以爲他跟上官嵐兒之間有什麼,這要是突然帶回去一個超級大美女,人家身爲上官嵐兒的爺爺,再怎麼心胸豁達,到時候恐怕也得跟林逸好好談談人生理想不可……

    實在不行的話,就只能拜託給寧雪菲,讓她設法先帶雪梨去西島了,那裡是女修聚集地,加上寧雪菲這位小公主的關照,雪梨應該可以過得不錯。

    但是,這是最不得已的安排,畢竟想要這麼實行的話,林逸首先還是得先帶雪梨回北島,不但依然會被上官天華知道,而且這一路上將要遭遇的危險,就已是無法解決的一個大問題,雪梨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

    而且,等他帶着雪梨回去之後,那時候寧雪菲還在不在北島,都已經是一個未知數了,畢竟已經過去這麼多天,寧雪菲只是出來找上官嵐兒玩玩而已,應該不大會一直都在北島待下去。

    思來想去,林逸腦海之中突然靈光一閃,出現另外一張熟悉而絕美的面孔,天嬋!

    上次極北之島匆匆一別,如今也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了,這次意外來到中島,對於林逸來說雖是計劃之外的事情,但是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必須想辦法去看看天嬋。

    “蔡老,您身爲五行商會副掌櫃,更是章大師的記名弟子,是屬於中島丹堂的一份子,那您是不是認識天嬋?她也是丹堂的弟子。”林逸開口問道。

    “天嬋?知道啊,林少俠你如果是問其他普通丹堂弟子,老夫倒未必認識,畢竟丹堂弟子那麼多,而且老夫常年都在五行商會這邊,在那邊待的時間不多,不過唯獨這個天嬋是例外。”蔡中揚回答道。

    “哦?這是爲何?”林逸頓時奇怪了。

    “嗨,老夫知道她,是因爲最近有件跟她有關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中島丹堂包括五行商會上上下下,都是衆所皆知,所以老夫也有所耳聞罷了。”蔡中揚道。

    “到底是什麼事情?蔡老您趕緊給我說說。”林逸心中一緊,連忙問道。

    天嬋在這中島,雖然不似雪梨這麼悽苦,但處境同樣不妙,勢單力孤,無論鬧出什麼大事情,只怕都不會是受益的一方。

    “這事倒是說來話長了,源頭還得從極北之島說起……”蔡中揚當即將他知道有關天嬋的事情,如數給林逸說了一遍,最終感慨道:“這個天嬋,也是一位苦命的姑娘,年紀輕輕就被逼無奈跟人結冥婚,真是天妒紅顏啊……”

    話未說完,蔡中揚忽然眼皮一跳,隨即便見林逸身上陡然散發出無比暴烈的氣勢,奇怪納悶之餘也不由暗暗心驚。

    如果沒看錯的話,林逸的實力應該還只是築基後期巔峰,然而這等氣勢,怎麼感覺都堪比金丹初期高手了?

    “鄭東決,你個老匹夫,今生不把你碎屍萬段,我林逸誓不爲人!”林逸聽完之後氣得額頭青筋暴起,雙拳緊握,勃然大怒。

    以他的性格,一般就算有人不長眼惹到自己,也頂多是出手解決掉就罷了,正常根本不會動怒,更不會像現在這樣情緒近乎失控暴走。

    但是,今天聽了天嬋的遭遇,林逸徹底的有些失控了。

    這次意外來到中島,先是雪梨的事情,現在又得知天嬋的悽慘遭遇,這讓林逸如何能夠不暴走!

    “林逸,你先冷靜一點……”雪梨見狀連忙拉了拉他,生怕他情緒失控就這麼直接衝出去,要知道這裡可是高手雲集的中島,金丹遍地走築基不如狗,林逸一旦失控暴走,到時候吃虧的必然是他自己。

    “林少俠爲何如此激動?”蔡中揚看着林逸的反應,不由奇怪道。

    “天嬋跟我一樣,之前在世俗界的時候,就已經和林逸……”雪梨只得臉紅着解釋了一句。

    話雖然沒有說完,但蔡中揚已經聽明白了,不由心下感嘆道,這林逸還真是一個風流人物,在世俗界的時候,就有這麼多天姿國色的紅顏知己,面前這個雪梨就已是一等一的超級美女,那個天嬋,聽說也是如此。

    紅顏禍水這四個字,真的是一點都沒有錯,尤其在這崇尚弱肉強食的天階島,就更是如此,無論雪梨還是天嬋,之所以招來這麼多麻煩,也都是因爲她們太過漂亮的緣故。

    不過,蔡中揚忽然想起自己那個師尊,其實也是如此,從世俗界帶着冰大師和雪大師兩位師母上來,一開始的時候貌似也鬧出過不小的風波呢。

    蔡中揚沉吟了片刻,對林逸道:“林少俠,你想要見天嬋,倒不是沒有可能,老夫那幾位師兄弟都在丹堂,我們都是師尊的記名弟子,彼此之間都很照顧,老夫可以找他們幫忙,讓你和天嬋見面。”

    “真的?”林逸身上狂暴的氣勢一頓,神智漸漸從暴怒之中恢復了過來。

    蔡中揚肯定的點點頭,道:“但是你首先要答應老夫一點,絕對不能衝動,我師尊如今不在丹堂,那鄭東決身爲最有實力的副堂主,就是丹堂如今最大的話事人,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去挑戰他,那是自尋死路,連老夫都幫不了你。”

    林逸深吸一口長氣,低頭冷靜了片刻,這才點頭答應道:“好,我聽蔡老的。”

    他已經從暴怒之中清醒過來了,雖然天嬋受了不小的委屈,但是這樁所謂的冥婚,站在她的角度去想,卻不是什麼壞事情,畢竟鄭天傑已經死透了,不可能對她怎麼樣,相反這一重身份,反而可以成爲她的保護傘,免掉許多麻煩。r115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