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做事,還用得着你來教?鄭天出,你不會以爲你是鄭東決的孫子,就連面對我們都可以不敬了吧!”侯關啓頓時怒了,瞬間釋放出一身強悍氣勢,壓迫得鄭天出半天喘不過氣來。

    鄭天出這才如一盆冷水當頭澆下,頓時大驚後怕,這段時間因爲地位水漲船高的緣故,他心中早已是飄飄然了,卻忘了自己那個爺爺鄭東決,只不過是丹堂副堂主,而面前這兩人的師父章力鉅,纔是丹堂的真正主人。

    他如今雖已被鄭東決視爲未來接班人,接替了原本鄭天傑的地位,然而即便是當初的鄭天傑,面對侯關啓這幾個章力鉅的記名弟子,也是從來都不敢有絲毫不敬,畢竟自家爺爺在對方的後臺靠山面前,那可是連個屁都不敢放一個啊。

    鄭天出雖然意識到自己有些太過得意忘形了,心中已經想要退卻,但是當着天嬋的面,卻還是不甘心就這麼掉了面子。

    鄭天出不敢繼續跟侯關啓頂撞,不過卻把氣撒在了林逸身上,指着他惡狠狠的威脅道:“哼,小子,你知道來我們丹堂行騙的後果嗎?今天你要是治不好天老,你就別想從這裡走出去!”

    天嬋聞言有些急了,維護林逸道:“出少你這話說得不妥吧,天老的病就連丹神都束手無策,這位藥師就算醫術高超,哪有一下子就能治好天老的道理?你要真這麼做,日後誰還敢來給天老看病?”

    “喲呵,嫂子,你該不會是看上這小白臉了吧?”鄭天出目光不善的在天嬋和林逸之間來回打量了一圈。撇嘴冷笑道:“嫂子你可別忘記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堂哥鄭天傑明媒正娶的妻子,生是我們鄭家的人,死是我們鄭家的鬼,現在胳膊肘向外拐。幫着外人擠兌我這個小叔子,算是什麼意思啊?”

    聽着這話,林逸暗暗捏了捏拳頭,如果這裡不是丹堂,哪怕只是衝着這番話,他都絕對會出手宰了這個鄭天出。就算被迫結了冥婚,天嬋也永遠都是他林逸的女人,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鄭家?算什麼東西!竟然還想讓天嬋死後都是鄭家的鬼,那就先讓你鄭家變成鬼!

    天嬋聽得心中一驚,面上不動聲色的回道:“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奉勸出少你說話之前最好先過過腦袋,否則醜話傳出去,受損的不僅是我一個人的形象,整個鄭家也都跟着一起丟臉。”

    “是麼?那好,我就先在這裡看看他到底有沒有本事,你們別忘了我身爲丹堂弟子,我也是懂醫術的,如果他真是內行的藥師也就罷了。如果不是,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到時候。哼哼!”鄭天出冷笑着威脅道。

    由於一直以來對天嬋垂涎三尺,天嬋無論有點什麼異常反應,他都能很快察覺到,直覺告訴他,自家嫂子對這位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藥師,好像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所以今天他必須把這人死死盯緊了才行!

    侯關啓和蔡中揚見狀,心中不由暗暗着急。如果任由鄭天出這傢伙一直杵在這裡的話,非但會影響林逸跟天嬋的碰面。更關鍵的是,林逸這個藥師身份馬上就會露陷。

    一旦這事情鬧大了,就算他倆是章力鉅的記名弟子,只怕也很難護住林逸,畢竟師尊章力鉅不在,丹堂就是副堂主鄭東決說了算,他們幾個記名弟子空有超然地位,卻沒有足可同鄭東決對抗的實權,何況這件事真要論起來,還是他們有錯在先。

    這時,林逸淡淡的看了鄭天出一眼,神色如常道:“莫非這就是你們丹堂的待客之道?我是你們請來爲天行道診治的,可不是送上門來受這冤枉氣的,這人,好像是不怎麼歡迎我啊。”

    侯關啓眼睛一亮,當即配合着呵斥道:“鄭天出,聽到了嗎,還不趕緊退出去?”

    鄭天出聞言頓時氣炸了,他身爲鄭東決孫子,如今在丹堂地位如日中天,何曾受過這樣的呵斥,指着衆人道:“你……你們竟敢……”

    話未說完,便被侯關啓直接打斷道:“我再你問一遍,你到底出不出去?爲天老診治傷勢,這可是我師尊丹神吩咐下來的事情,你如此從中作梗,莫非是想違抗我師尊的命令,想要叛門不成?”

    叛門兩字一出,鄭天出不由嚇了一個激靈,這麼大的帽子扣下來,哪怕他後臺再硬,那也都是要死人的。

    “你……你們……”鄭天出氣得咬牙切齒,不過在侯關啓和蔡中揚兩個章力鉅記名弟子的逼視之下,卻是不敢再強硬下去了,只得怒氣衝衝的冷哼道:“行,那我就去門口等着,倒要看看你們準備怎麼收場!”

    “嫂子,你也跟我一起出來吧!”鄭天出還是不放心天嬋,說着就要去拉對方的手。

    然而卻被天嬋靈巧的避開了,淡淡道:“不用了,我就留在這裡。”

    鄭天出不敢在衆人面前用強,無奈之下,只得悻悻的一個人走出了門口。

    房間內,侯關啓和蔡中揚兩人只得相視苦笑,雖然鄭天出是被趕出去了,但這傢伙肯定會陰魂不散的一直在門口守下去,紙終歸是包不住火,到時候還是會露陷的,兩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而這時,林逸卻是神色淡然的坐到了天行道身旁,示意他伸出手來,直接開始替他診脈了,還真就是一副得道醫者的做派。

    天嬋見狀不由暗暗驚訝,林逸什麼時候竟然成了藥師,還被侯關啓和蔡中揚兩人請來替天行道診治?

    不過,驚訝歸驚訝,天嬋對林逸卻還是頗有信心的,世俗界的時候她就知道林逸醫術高超,就算無法完全將天行道治好,應該也能診斷出一點心得。

    侯關啓和蔡中揚二人,對此卻是毫不知情的,還以爲林逸只是在裝腔作勢,頓時表情都僵硬了。

    侯關啓不着痕跡的瞪了蔡中揚一眼,你這帶來的小朋友也是不靠譜,還挺能裝,這時候不趕緊向天老坦白說清真相,讓他幫襯應付一下鄭天出,再這麼裝下去豈不是找死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