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即,天嬋又紅着臉向天行道介紹道:“天老您別生氣,嬋兒跟他早在世俗界的時候,就已經是……”

    話不用說完,天行道自然明白天嬋的意思,頓時愕然了:“啊?你居然跟天嬋是這種關係,而且還是一起從世俗界上來的?”

    林逸也是驚訝不已:“在下也沒想到,原來天老竟是小嬋的親人……”

    誤會解開,天行道頓時散去了氣場,看着林逸年輕的面容唏噓感嘆道:“長江後浪推前浪,此話真是一點不假,林逸你年紀輕輕醫術就已如此高明,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其實可以完全治好我,只不過出於謹慎,所以剛纔有所保留吧?”

    此話一出,侯關啓幾人頓時更加驚訝咋舌了,在他們看來,林逸能夠治好天行道一隻右臂,就已經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這樣竟然還是有所保留?

    衆人圍觀注視之下,林逸不好撒謊,只得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如果早知道天老是天嬋的親人,他也不會這麼刻意留一手了。

    見狀,衆人頓時更加動容了,就連天行道自己,也都覺得匪夷所思,他只是猜測試探而已,理論上林逸既然能夠幫他恢復右臂經脈,自然也能恢復其他部位的經脈,只是理論歸理論,真正想要實現起來,這可都是難如登天的事情。

    話不多說,林逸當即再次開始替天行道療傷,畢竟已經是自己人,那就不用顧忌太多,不必再這麼藏着掖着了。

    這一次。林逸再沒有任何留手,前後足足持續了四個時辰,一直到天色都快黑了,這才終於大功告成。

    感受着體內恍若新生的經脈,天行道整個人都震驚得不能動了。瞬間吸納進來的天地靈氣,轉化爲真氣在經脈之中四處遊走,這種親切而久違的感覺,簡直令他這位曾經的傳奇高手不可自拔,老淚縱橫。

    一旁的侯關啓和蔡中揚看着這一幕,更是震驚無語。就是師尊章力鉅,也沒有這等奪天地再造化的逆天能耐啊!

    “兩位前輩,麻煩你們替天老檢查一下,看看他體內還有什麼隱患沒?”林逸開口道。

    倒不是他謙虛,雖然看起來已經沒什麼問題了。但畢竟天老曾經的實力等級擺在那裡,也許還是會留下一些不易察覺的後遺症,侯關啓和蔡中揚兩人都是醫道聖手,經驗老道,正適合幫忙做複查。

    “好。”侯關啓兩人點點頭,他們本來就好奇不已,這種事情自是義不容辭。

    趁着兩人給天行道做全面檢查的機會,林逸則是站在一旁跟天嬋聊天。將最近發生在天嬋身上的事情,仔仔細細都瞭解了一遍。

    結果讓林逸又是欣慰又是暗惱,欣慰的是。天嬋雖然被迫結了冥婚,但並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反而多了一層保護傘,暗惱的是,鄭東決和鄭天出這兩人,簡直是在找死!

    尤其是鄭天出。這個人渣明顯在打天嬋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日後必須找個機會,儘快將這個威脅扼殺在萌芽之中才行。

    說話之間。侯關啓和蔡中揚二人已經給天行道檢查完畢,紛紛驚歎道:“林逸小友,你這醫術可真是絕了,天老體內經脈已跟常人無異,只不過受傷太久,身體多少還有點不適應而已,只要再好好靜養一陣子,應該就能恢復如初了!”

    “那就好,我還生怕留下什麼後遺症呢。”林逸點頭笑道。

    侯關啓擡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對天行道和林逸道:“天老,眼下時間已經不早,我跟蔡師弟還要回去商量一下中島拍賣盛會的事情,就不在這裡久留了,明天再過來看您。”

    “那……嬋兒也先回去了,天老您好好休息啊。”天嬋也跟着開口道,她名義上畢竟是鄭家的媳婦,不能在外面過夜。

    “行,那就不送你們了。”天行道點點頭,隨即轉而對林逸道:“反正我也是一個人住,要不林逸你就在我這裡住一晚吧,也好陪我聊聊天,如何?”

    林逸愣了愣,既然侯關啓和蔡中揚還有正事商量,沒時間安排自己,索性倒不如留在這裡住一晚,當即答應道:“也好,那恕在下就叨擾了。”

    天行道哈哈一笑:“你可是我恩同再造的大恩人,肯多陪我這個老頭子一會,我求都求不來呢,有什麼叨擾不叨擾的。”

    衆人相視一笑,林逸代天行道送幾人出門,而天嬋在臨走之前,則是戀戀不捨的膩在林逸懷中抱了許久,這纔跟他分開,約好明早再見。

    回到房中,林逸跟天行道兩人相對而坐,就跟忘年交一般談天說地,天行道雖然是重傷初愈,但興致大好,談性正濃,這麼多年的絕症突然被治癒,正是跟人分享喜悅的時候。

    “天老,請恕在下好奇,您這傷到底是怎麼來的,對經脈損傷成這副樣子,當真是世所罕見。”林逸開口問道。

    天行道聞言,唏噓感慨道:“造化戰訣的事情,想必你也應該有所耳聞吧,我這經脈,正是因爲修煉這造化戰訣所傷。”

    “造化戰訣!”林逸聞言心中一驚,聽對方這話的意思,難道傳言竟是真的,修煉造化戰訣真的會成爲廢人?

    要知道,他現在修煉的,可正是造化戰訣啊,只不過是以軒轅馭龍訣爲本,重新改造過了而已。

    “不錯,造化戰訣乃是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修煉口訣,然而對於絕大數人來說,這是一套根本無法修煉的廢物口訣,沒人會把它真正當一回事,更沒人會去修煉這個已經淪爲笑柄的造化戰訣,除了像我這種修煉者部落出身,沒有其他任何選擇的散修。”天行道臉上多了幾分追憶惋惜的神采,侃侃而談道。

    林逸聽得微微一愣,他還真沒聽過,原來天行道這位傳奇人物,竟然也是起於微末的一介草根散修。

    “起初,我也一度摸不着頭腦,但是我不甘心就此沉淪,嘗試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哪怕明知有性命之危也在所不惜,最終,蒼天不負有心人,結果還真被我摸索出了一套利用造化戰訣進行修煉的法門,雖然進境遠不如其他修煉者那麼順風順水,但也還是能夠一路慢慢修煉下去,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這就已經是了不得的發現了。”天行道回憶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