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話林逸倒是能夠理解,順則凡逆則仙,六個字說出來,無論是誰都能理解這是什麼意思,但僅此是沒有用的,只有真正深刻體悟了到這一點,那纔是逆天成聖的關鍵。

    “我現在這樣,雖然也可以修煉,而且擁有遠比常人更加強大的實力,但是每一次衝關,都非常兇險,一不小心就會經脈俱斷,尤其上一次突破元嬰,更是弄得經脈盡碎……”天行道心有餘悸的後怕道。

    林逸聞言愣了愣,同樣是修煉造化戰訣,不過自己倒是從沒遇到過這個問題,難道是因爲軒轅馭龍訣的緣故?

    這個造化戰訣本來有缺陷,但軒轅馭龍訣卻是萬能心法,所以兩者綜合在一起,被自己改造過之後,原本那點缺陷消失了?

    想想倒還真有這種可能,不過從天行道這番話來判斷,林逸大概也明白,這應該只是一種沒辦法的辦法,恐怕造化戰訣的真正修煉方法,根本不是像自己現在這樣,軒轅馭龍訣的作用,只是讓它變得能夠修煉了,某種程度上起到了替代作用,僅此而已。

    不過,想明白這一點之後,林逸倒沒有太過憂心忡忡,也沒有急着想要弄清楚造化戰訣的真正修煉方法,畢竟就算造化戰訣再好,那也是額外的心法,軒轅馭龍訣纔是林逸真正的根本所在,而且現在既然能夠修煉,走一步看一步,又何必傷腦筋理會那麼多!

    而至於天行道這邊,林逸暫時卻沒打算將自己用軒轅馭龍訣改造之後的心法給他,畢竟彼此才見面不過一天,就算有天嬋這一層關係。那也還沒到完全可以性命相交的地步,暫且先看看再說。

    “林逸,你當初從天階大圓滿突破到築基境界的時候,有沒有跟我一樣,遇到特別大的兇險?”天行道關心的問道。

    林逸搖了搖頭。道:“那倒是沒有,當時感覺還挺順利的,並沒有您剛纔說的經脈俱斷這麼兇險。”

    “那倒是奇怪了,當年我可是兇險萬分啊。”天行道驚訝的看了林逸一眼,隨即又若有所思道:“不過就算是同一種心法,修煉起來也是因人而異。或者也可能是天階大圓滿這個級別太低的緣故,當你衝築基境界突破至金丹的時候,或許就會感受到一定的痛苦了。”

    “也許吧。”林逸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他修煉的造化戰訣跟天行道這個原版造化戰訣已經是兩碼事了,天行道的經歷未必就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具體會怎麼樣,只有到時候纔會知道。

    “痛苦還不是最主要的,咬咬牙就忍過去了,最大的問題,是很可能像我當初那樣,每次突破的時候經脈都承受不住巨大的真氣衝擊而炸裂,那纔是真正要人命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引以爲戒。提前有個心理準備啊。”天行道告誡提醒道。

    林逸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天行道見他這樣子,就知道沒有勸住他。當即也沒再繼續勸說下去,實力對於修煉者來說,那可是比性命更加重要的根本,就算明知修煉下去有危險,也極少有人會半途停下來。

    當年天行道自己就是如此,別人勸他不要練的時候。他也非要堅持練下去,現在傷勢恢復了。雖然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但起碼有希望了。而如今有了希望之後,他第一個念頭還是要修煉,遇過這麼大挫折的他自己都是這樣,何況乎林逸?

    既然勸不住林逸,天行道索性轉而將自己這些年的修煉心得,一點一滴說給林逸聽,儘量讓對方在以後修煉過程之中有個參照,這樣就算到時候遇到兇險,也可以做到心中有數。

    修煉心得,尤其是天行道這種傳奇高手的修煉心得,無論放在哪裡,那可都是真正的無價之寶,靈玉再多都買不到的好東西,天行道這麼慷慨跟林逸分享,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報恩了,畢竟林逸可是他再生父母一般的大恩人。

    當然,林逸和天嬋的關係也是一個重要原因,要不然天行道頂多也就是替林逸做點事情作爲回報罷了,而不可能這麼盡心傳授。

    兩人秉燭夜談,一直到天色大亮,都絲毫沒有疲憊,反而談得更加興起了

    天行道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對林逸提議道:“陪我出去走走,咱們繼續邊走邊聊如何?說起來,我也已經有很多年頭,沒走出過這個房間了,都不知道現在外面有沒有變樣……”

    林逸笑了笑:“敢不從命。”

    兩人當即並肩出門,行走于丹堂庭院之間,談笑風生,興致盎然,頓時引來了衆多丹堂弟子的圍觀。

    天行道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傳奇人物,平常根本見不到的存在,何況他們一向都知道這人已經成爲廢人一個,沒想到今天竟然出門走動了,看這樣子,似乎是已經完全恢復了?

    曾經的中島副島主,傳奇人物天行道傷愈恢復的消息,一時間不脛而走,幾乎短短片刻之內,便傳遍了丹堂上下。

    很快,林逸二人便見到了聞訊趕來的天嬋,不過,等看到跟在天嬋身後出現的鄭天出之時,神色頓時一冷,這個陰魂不散的*!

    鄭天出看着恍若重生的天行道,忍不住不可思議道:“你……天老您這是恢復了?”

    他問這話的同時,周圍忽然傳來一陣騷動,這一次來的人,赫然竟是如今丹堂最爲位高權重的話事人,丹堂副堂主鄭東決。

    天行道瞥了鄭天出一眼,刻意擡高聲音,對着周圍所有人道:“天嬋是我天家在世俗界的妹妹,以後她就是我天行道的親人,有些對她居心不軌的人,都給我注意點,若不然真要惹到我妹妹頭上,我是絕對不會客氣的,相信你們也都聽過我殺伐果決的事蹟,好自爲之。”

    衆人頓時一臉豔羨的看向天嬋,同時也不由面面相覷,天行道這話分明是意有所指,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他本身不是丹堂中人,他這話的威懾性那也是無與倫比,根本沒人敢有這個膽子,去惹他親口承認的妹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