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嬋這個當事人,此刻則是又驚又喜,雖然昨天天行道就已經承認她了,但是卻沒有明確關係,而現在這麼一來,天行道就是她的哥哥,誰也不敢輕視的超級大靠山。

    衆人之中,唯獨鄭天出臉色鐵青,氣得咬牙切齒,他當然知道,天行道這話分明就是衝着自己說的!

    這老傢伙纔剛剛恢復傷勢,實力還遠不到巔峰時候,但是以他天才的修爲,恢復實力那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面對一個巔峰狀態的天行道,別說他區區一個鄭天出,就算是他爺爺鄭東決,只怕也要退讓三分。

    本來,隨着他大少地位的逐漸鞏固,鄭天出自覺要把天嬋這位美貌如花的嫂子弄到手,那已經是手到擒來的事情了,結果沒想到天行道一句話,直接就封死了一切希望,這個老不死的老東西!

    不過即便如此,鄭天出也不敢記恨天行道,記恨也沒用,彼此完全不在層次上,真要惹到對方,對方弄死他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他鄭天出現在唯一能記恨的,就只有將天行道治好的林逸了。

    察覺到鄭天出憤恨陰冷的眼神,林逸卻是淡淡一笑,對於如今的他來說,只要鄭天出不對天嬋使陰險手段,其他就沒什麼實質性的威脅,實力連他那死鬼堂哥鄭天傑都遠遠不如,這種貨色憑什麼跟自己鬥?

    而另一邊,剛剛到場的鄭東決則是若有深意看了自己孫子一眼,最近鄭天出糾纏天嬋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聞,卻沒有要阻止的意思。反正當初他讓天嬋跟鄭天傑冥婚,目的不過是報復天嬋而已,現在就算便宜給他另外一個孫子,那也沒什麼大不了。

    但是,以往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現在天行道大庭廣衆之下放出話要爲天嬋撐腰之後,鄭東決一時半會倒也不好輕舉妄動了。

    畢竟,天行道傲視羣雄的傳說擺在那裡,無論如何他鄭東決都必須好好掂量掂量才行,至少在沒有真正看清天行道的真實實力之前,不好冒然跟這種傳奇人物撕破臉皮。

    想到這裡。鄭東決當即滿臉堆歡上前恭喜道:“天老,您這重傷痊癒,就如蛟龍入海,猛虎歸林,恢復往昔風光指日可待。真是可喜可賀啊!”

    天行道微微一笑:“鄭副堂主過譽了,風光不風光,那都是過去的事情,於我而言,一切都已是從頭開始。”

    這時候,侯關啓和蔡中揚兩人從遠處過來,鄭東決見狀便道:“小侯,天老恢復這麼天大的喜事。你還不趕緊想辦法告訴章堂主?”

    這話多有試探之意,鄭東決從來都不甘心屈居人下,然而讓他直接抗衡章力鉅。別說他沒那個能力,連那個膽子都沒有,唯一能夠利用的機會,就是章力鉅常年不在這一點。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只敢弄一些小動作,生怕侯關啓這些記名弟子有跟章力鉅聯繫的秘密手段。否則真要是做手腳的時候被章力鉅給抓個現行,那他可就完蛋了。

    侯關啓不動聲色。滴水不漏的回答道:“鄭副堂主,我家師尊神龍見首不見尾。想要找到他可不容易,不過我會盡量發出消息,等他收到之後,自然就會回來了。”

    鄭東決點點頭,隨即又看了林逸一眼,道:“這位就是林藥師吧,既然你治好了我們天老的傷,那你就是我們丹堂的大恩人,但凡你有所求,我們都絕對是義不容辭!”

    這話說得倒是激昂慷慨,不過林逸還是分明能夠聽出其中的敷衍意味,淡淡一笑道:“以後如果有這個需要,在下肯定不會客氣的,不過我現在還只是一個散修,現在跟在蔡前輩的身邊,對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難得的學習和歷練了。”

    “是麼,連天老這樣的絕症都能治好,傳出去那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情,林藥師這話說得未免也太謙虛了吧?”鄭東決虛着眼睛假意推崇道。

    “不敢,在下這都是實話,真心實意想要跟着蔡前輩學點東西。”林逸依舊淡淡道。

    聞言,鄭東決再度上下仔細打量了林逸一番,心道這人看起來稀鬆平常,年紀也輕得不像話,這口氣聽起來倒確實不像是什麼厲害的藥師。

    依鄭東決想來,這個林逸應該就是陰差陽錯,手頭剛好有專門治療天行道這種傷勢的藥方,這才被他瞎貓撞上死耗子,所以給治好了,否則醫術真要是那麼牛逼可以媲美章力鉅的話,早就名揚五大島了,哪還需要跟着蔡中揚學習啊,顯然不是什麼厲害角色。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鄭東決當即就不再把林逸放在眼裡,也懶得再去關注這種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草根土鱉,淡淡敷衍道:“既然如此,那就小蔡你替我好好招待一下這位林藥師,帶他去吃點東西吧,表示一下感謝,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其他人也不要圍在這裡了,都不用幹活麼?”

    說罷,鄭東決便一副高人姿態的揹着雙手,帶着鄭天出轉身離去,其餘一衆丹堂弟子也隨之散去。

    呵,這老逼貨倒是挺會裝腔作勢的!林逸和天行道幾人相視一眼,目光之中俱是揶揄和嘲諷。

    來到天階島這麼久,林逸也算見過不少大佬了,無論是北島的上官天華,還是眼前的天行道,那氣場都是與生俱來令人折服,唯獨這位鄭副堂主,唯一的那點派頭都是靠裝腔裝出來的,走到哪都一副小人得志的康照明德行,也真是讓人無語。

    “既然這位高人都已經發話了,天老,林逸小友,咱們要不賞臉出去吃個飯?”侯關啓笑着揶揄道。

    “也好,我也正想出去走走透透氣,咱們就去外面找個地方吧。”天行道點頭笑道。

    “那就去五行商會吧,不至於人多眼雜,可以放心說話。”蔡中揚提議道。

    他是考慮到幾個人出去吃飯肯定會帶上天嬋,雖然天嬋如今是天行道的妹妹,帶出去吃飯別人也不會說什麼,但是她跟林逸之間的關係,暫時仍然不宜曝光,還是要注意一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