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丹藥級別都只在四品和三品,但是有如此之多的極品丹藥壓陣,加上價格還要比別家便宜許多,天丹閣纔剛一開張,便吸引了來往的衆多路人。

    “喂喂,我沒看錯吧,怎麼這麼多極品丹藥啊?”有人進來才掃了第一眼,頓時忍不住瞠目結舌道。

    “是啊是啊,這天丹閣看起來其貌不揚,擺出來的丹藥也不怎麼高級,但這一大半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感覺五行商會也沒這麼誇張吧?不會是假貨吧?”旁人紛紛又驚又疑。

    “假貨?自己沒見識就說別人是假貨,你這種人也好意思跑來我們中島丟人現眼?這品質這成色,你哪一點看出來是假貨了?”有人當即反駁道。

    “確實不是假貨,老夫是專門的丹藥鑑定師,見過的丹藥沒有上千也有大幾百了,不過這家天丹閣明明只是一家小商鋪,連夥計都沒幾個,而丹藥品質成色感覺比起五行商會都一點不差啊,其他商會跟它簡直沒法比,真是奇了怪哉!”人羣中一個老者肯定道。

    “我敢跟你們打賭,這家天丹閣的老闆絕對背景深厚,說不定就是丹堂哪位大人物在背後操控,所以才能弄到這麼多極品丹藥,否則根本沒法解釋!”又有人一驚一乍的吸引眼球道。

    “誰管那麼多啊,只要是真的極品丹藥,價格又這麼便宜,現在要是不趕緊搶,待會說不定就沒這麼好的貨色了!”

    看着眼前人擠人的火爆場面,甚至於有人已經開始忙不迭爭相搶購了,林逸幾人相視一眼,紛紛鬆了口氣,生意開張第一天,這算是難得的開門紅。

    其實出現這種場面也並不奇怪,雖然是新店開張。但天階島尤其中島這邊到處都是有眼力的識貨之人,這麼多平時搶都搶不到的極品丹藥擺出來,而且價格比別家要便宜許多,他們真要一點不心動,那纔是見了鬼了。

    生意火爆,林逸幾人自然也是忙得不可開交,林逸親自上陣做起了掌櫃,天嬋跟在他身邊幫忙,而至於雪梨,則是專門換上了一套女式制服。特意用面紗遮住臉龐,忙前忙後做起了小夥計。

    招聘美女做跑堂侍女,這是很多大商會都會用的手段,不僅可以吸引顧客,而且更容易做成男性顧客的生意,畢竟沒有幾個男人願意在美女面前丟面子,所以雪梨的出現,並沒有引起多少懷疑。

    就算有人疑惑她爲何要戴着面紗,也只會以爲是天丹閣爲了吸引顧客。而刻意營造的神秘感。

    再加上她非常小心,做事的時候從不在顧客面前展露姿色,就算有人被她和天嬋驚豔到了,暫時也只是解解眼饞而已。一時間倒也並沒有引來預想中的麻煩,畢竟這些人都是衝着丹藥進來的,正常根本不會去盯着侍女看。

    眼睜睜看着靈玉進賬越來越多,林逸不由得高興不已。照此發展下去,天丹閣很快就可以步上正軌,這都是供他們日後在中島立足的根本。

    正在這時。門口忽然進來一個衣着光鮮的中年男子,身後帶着兩個手下,都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將金丹期的修爲展露無餘,一臉兇相的推搡喝罵之後,衆人不願意招惹是非,頓時讓開了一片空地。

    “喲呵,天丹閣?倒是好大的口氣!這麼小的一個小店鋪,也敢自稱爲閣,這年頭無知無畏的人可是真特麼多啊,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不過,這生意倒是還不錯……”中年男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人羣頓時安靜了幾分,衆人目光來回在林逸和這個中年男子身上轉動,不自覺流露出了看熱鬧的表情,聽這人說話的語氣,分明是來者不善吶。

    林逸聞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心頭雖然冒出一股邪火,不過隨即便壓了下去。

    這種事情早在開張之前,他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所謂開門廣迎天下客,無論什麼樣的客人都會遇到,有容易伺候的,自然也有難伺候的,尤其他人生地不熟,開業第一天恐怕不會那麼順風順水,風平浪靜。

    林逸暗暗告誡自己,現在是開門做生意,就必須向洪鐘學習,和氣才能生財,凡事都要忍讓三分,絕對不能一時不忿就意氣用事,否則的話,這個買賣很難長久開下去。

    見林逸不搭理自己,中年男子的語氣頓時變得更加陰陽怪調了:“我都來這麼久了,連個過來招呼的人都沒有,就這種店也能開張,也能做生意?哼,人家大商會都沒這麼傲氣,這麼小的一個破店,倒是不僅口氣大,連派頭也都這麼大,真不知道是哪來的底氣,讓人無語啊。”

    一時間,原本都在熱鬧搶購的衆人,紛紛停下了動作,目光全數集中到了這衣着光鮮的中年男子身上,小聲議論不已。

    雪梨見狀,不想讓林逸爲難,便打算硬着頭皮上前去招呼,不求從這人身上做成什麼生意,只要不讓他影響到其他顧客,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不過,林逸輕輕把她拉住了,親自走到中年男子的面前,他看得出來這人來者不善,只怕不是那麼容易打發的。

    “小本生意,難免有招待不週的地方,還請客官見諒,不知道客官想買點什麼?”林逸看着這人,不鹹不淡的問道。

    “買點什麼?你真覺得我是來買東西的?就這點眼力,也好意思來這裡開丹藥鋪?”來人冷笑着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番,隨即一臉傲然道:“你給我聽好了,本人乃是名藥門的副掌櫃刁還山,聽手下說這裡新開了一家丹藥鋪,所以才親自過來,看一看有什麼能夠合作的地方。”

    原來是同行!林逸聽後頓時心中瞭然,所謂同行是冤家,面前這傢伙明顯是來者不善,他所謂的合作,也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原來是名藥門的刁掌櫃,在下失敬了,不過我天丹閣新店開張,又是小本生意實力淺薄,跟閣下名藥門這麼大的商會,恐怕沒什麼好合作的地方吧?”林逸淡淡回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