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果不其然,三個時辰之後,林逸總算成功煉製出第一枚五品丹藥,品質上等,距離極品尚還有一線差距,但林逸相信只要多讓藥鼎校正幾次,這都是早晚的事情。

    接下來幾天時間,天丹閣的生意相比開張頭一天,明顯滑落了許多,漸漸開始趨於平緩。

    這其實一點都不奇怪,開張第一天,很多人都是衝着熱鬧被吸引過來,難得發現衆多的極品丹藥,再加上天行道的活人招牌,這才導致了衆人爭相搶購的場面。

    而丹藥雖然也是消耗品,但畢竟不像喝酒吃飯,絕大數修煉者一個月也都未必會服用一枚丹藥,當這些人將丹藥買回去之後,短時間內是不會再有需求了。

    因此,天丹閣的銷售額下滑,這也都在情理之中,事實上就算當年的五行商會,也不可能天天都如新店開張那麼人氣爆滿,銷售額下降一大半,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畢竟展架之上還擺着爲數不少的極品丹藥,天然就有着不俗的吸引力和號召力,相比於其他商家門可羅雀的慘淡情形,天丹閣的生意依然還是相當不錯,讓衆多同行眼紅豔羨。

    沒有第一天那麼賓客爆滿,單靠雪梨一個人便可以應付店內的生意,這樣倒是剛好給林逸和天嬋兩人留下了!長!風!文學煉丹的時間,若是連他們倆也被逼着一起出面,而導致無暇煉丹的話,那可就真離斷貨不遠了。

    這一段時間,林逸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專心煉丹,不僅要嘗試煉製更多的五品丹藥,同時也要積存四品丹藥作爲日後儲備。

    不過林逸手上這些新鮮出爐的五品丹藥,他並沒有直接擺上展架出售,畢竟天丹閣纔剛開張。四品極品丹藥還有足夠的吸引力,並不着急更進一步推出五品丹藥。

    至於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則是林逸從蔡中揚那邊得知的消息,中島拍賣盛會,十天之後便將正式開始。

    故而,林逸打算將手頭這些五品丹藥囤積起來,到時以天丹閣的名義,拿去一併拍賣,想要儘快打響天丹閣的招牌,這是一個絕對不容放過的天作良機。

    除此之外。這一段時間,林逸還從蔡中揚身上等來了另外一個好消息,期盼已久的噬心玲瓏草到位了!

    總共五株,數量雖然不似之前寧雪菲十份那麼多,但林逸煉製之後,卻成功爆出八枚極品築基金丹,成丹率比起上一次還要更加誇張!

    究其原因,除了這五株噬心玲瓏草的成色上佳之外,也有新鮮採集的因素在內。存放時間越短,便意味着藥性流失越少,拿來煉丹的效果自然也會越好,爆出八枚雖在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

    手頭捏着全新的八枚極品築基金丹,林逸自己暫時卻是用不到了,畢竟他才靠着築基金丹衝擊到築基後期巔峰不久,如果繼續冒然嗑藥。容易導致根基不穩,得不償失。

    但是,林逸自己暫時用不上。這些極品築基金丹對於實力低微的天嬋和雪梨來說,卻剛好是雪中送炭,以她們現在的境界,只要服用一枚極品築基金丹,再配合築基破障丹,便可以妥妥突破升級。

    這個意外之喜,着實把兩女震驚了半晌,以她們跟林逸的關係,總不能說不熟悉林逸的事情,不過給她們的感覺,林逸這人簡直就跟叮噹貓一樣,時不時就能掏出一個大驚喜驚嚇她們,甚至於,她們到現在都還不敢確定,自己這個男人的極限到底在哪裡。

    林逸親自出面顧着天丹閣的生意,天嬋和雪梨兩女,則各自心花怒放的拿着丹藥閉關突破去了。

    至於剩下的那六枚極品築基金丹,林逸也一併留給了她們,讓她們鞏固境界之後,可以再繼續服用升級。

    說白了,只要能夠找到噬心玲瓏草,林逸自己隨時都可以煉製築基金丹,但如果讓天嬋來的話,且不說能否確保極品,甚至都還有很大的機率會煉丹失敗,畢竟築基金丹不是尋常的大路貨色,煉製難度可是相當高的。

    丹堂,鄭園。

    “爺爺,您上次可是跟孫兒說過,會想辦法讓孫兒如願的,可現在非但找不到機會,還讓天嬋搬出去自立門戶了,這可怎麼辦?”鄭天出這些日子地位愈發穩固,藉機向鄭東決抱怨道。

    越是吃不到的東西,往往就越是眼饞,之前能夠天天纏着天嬋,他倒還有這個耐心再多等一段時間,但是現在天嬋搬出去了,眼看着煮熟的鴨子飛了,這種百爪撓心的心情,一般人可真忍受不了。

    更讓他無法忍受的是,天嬋能夠搬出去,竟還是自己爺爺親自首肯的,這可讓一心想着好玩不如嫂子的他情何以堪?

    “哼,一天到晚就知道圍着女人轉,你這樣能有什麼大出息?”鄭東決忍不住瞪着眼睛罵了一句。

    相比起死去的鄭天傑來,鄭天出無論各方面都要差了許多,扶他做接班人其實是頗有風險的,但鄭東決也沒辦法,鄭家其他年輕一輩子弟比鄭天出還要更差,不選鄭天出他還能選誰?

    “爺爺您別生氣,其實孫兒只是爲了能夠繼承堂兄的遺志,這纔對天嬋念念不忘,並不是不思上進,只是爲了解決一個執念而已,爺爺您不也說修煉過程中不能有執念嗎?”鄭天出縮着脖子狡辯道。

    鄭東決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一眼,鄭天出這點小心思,哪可能逃得過他的眼睛,不過男兒好色倒也是無傷大雅的小事情,他自己也有過這樣的年紀,只要讓他心願得逞,之後自然就不會這麼念念不忘了。

    “先看看吧,這段時間你不要輕舉妄動,我還沒有摸清楚天行道到底恢復得怎麼樣了,不過上次天丹閣開業,他還當衆展露了一手,把刁掌櫃給嚇跑了。”鄭東決安撫道。

    “可是,他們都只是被那老傢伙的名氣嚇跑而已,說不定他的實力根本沒有恢復,只是裝腔作勢呢?”鄭天出不死心的懷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