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衆人議論紛紛的同時,甲字十五號涼亭內,司徒倩則是一臉幽怨的抱怨道:“魏哥,人家真的很喜歡那塊靈玉嘛,用來做新婚飾品多好啊,你可千萬不能就這麼退縮。《 ”

    “我知道。”魏申錦臉色難看的點了點頭,隨即咬着牙往上叫價道:“五千五百靈玉!”

    就算他是雪劍派核心弟子,就算他是金丹初期高手,爲了這麼一塊超級靈玉而浪費這麼多靈玉,那也是心疼得滴血啊,只可惜就算如此,林逸依然不會讓他和司徒倩如願。

    “五千六百靈玉。”林逸面不改色的繼續加價道。

    “好!很好!非常好!”魏申錦冷冷的隔空看着林逸,冷哼一聲道:“這位朋友,魏某記住你了!”

    “我也記住你了!”林逸當即冷笑着回道:“本來一千一就能買下來的東西,你硬生生給我擡到這個價格,很好!”

    “那咱們就走着瞧吧!”魏申錦氣極反笑道,他雖然也對林逸坐在蔡中揚身旁,心中多少有些顧忌,但場面上卻絕對不能輸這個陣勢。

    何況在他看來,這小子就算跟蔡中揚認識,也不見得就一定是丹堂中人,就算是丹堂中人,也不見得地位就有多高,他身爲雪劍派的核心弟子,未嘗就沒有出手報復的底氣,只要下手幹淨,不被抓住破綻就行了。

    魏申錦這毫不遮掩的威脅,落在旁人眼裡是難得一見的熱鬧,然而林逸壓根就沒打算搭理他,從世俗界到天階島,這種威脅聽了何止百遍,如果每次都當回事的話,林逸只怕記都記不過來,更不會有這份閒心。

    “林少俠。這個魏申錦老夫聽人說起過,是雪劍派崛起的年輕一輩新人王,實力和手段都很是老辣,你可要小心一點,別被他抓到下陰手的機會。”蔡中揚有些擔心的提醒道。

    修煉界雖然拼後臺拼背景,但最關鍵還是本身實力,魏申錦乃是不折不扣的金丹初期高手,在任何人眼裡,只有築基後期巔峰的林逸,都完全不會是魏申錦的對手。

    “蔡老不必擔心。反正我也早就跟他結仇了,不差今天這一點兒。”林逸卻是不以爲意的搖了搖頭。

    想起林逸、雪梨跟雪劍派之間的過節,確實早已是你死我活,蔡中揚當即也不再多說什麼,只能日後多替林逸留意一下了。

    五千六百靈玉,逼到魏申錦都只能不甘心的退出,這個價格早已經遠超超級靈玉的價值,其他人自然更不會跟着競價了,毫無疑問。超級靈玉落入林逸之手。

    拿着到手的超級靈玉,林逸雖然好奇它具體有何特殊價值,不過衆目睽睽之下,不好做什麼嘗試。只得先收起來放在一旁,等回去之後再跟鬼東西問個明白了。

    隨着下一件拍品上臺,超級靈玉的風波很快被人拋之腦後,衆人來這裡終歸是爲了競拍寶物。看熱鬧只是一項調劑而已,不會關注太久。

    真正會把這件事記在心上的,大概也就只有雙方當事人。或者說只有丟了面子的魏申錦,林逸可從來不會把這種人看得太重。

    之後被拿出來的幾件拍品,價值一件比一件高,活躍人羣也開始逐漸從丁字號低層次區域轉向競爭力更強的高層次區域,畢竟他們纔是本次拍賣盛會的主力。

    不過,這些東西卻始終都入不了林逸的法眼,要麼不對他的胃口,要麼就是品質不夠。

    林逸現在雖然還只是築基後期巔峰高手,在強人林立的中島算不上什麼大人物,但是他的眼光可一點都不比在場其他大人物要低,尤其因爲天丹閣的存在,他手頭可一點都不缺靈玉。

    這邊林逸沒有出手競拍,另一邊的魏申錦倒是不甘寂寞,出手攬下了一件價值不俗的金丹期兵器,造型如一個髮卡,是專門給女修量身打造的神兵利器,雖然沒有致命的攻擊力,但是佩戴之後,卻有一定機率增加防禦力。

    同等級別,防禦型兵器遠比攻擊型兵器更有價值,畢竟修煉不易,越是實力高強的修煉者對自己的性命就越愛惜,而類似髮卡這種不需要怎麼練習,甚至都不需要刻意使用就能生效的防禦型兵器,更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只是,這東西的防禦能力只能算一般,金丹期高手過招還能抵抗一下,可一旦越級對戰,這東西就完全沒用了,關鍵這還是金丹期兵器,林逸身邊目前沒有任何人能夠用得上。

    所以對於他來說,這是一個雞肋,否則的話,他絕對會橫插一手,而不會放任其落到魏申錦手中。

    “魏哥,你對我可真好,我早就想要這麼一個髮卡了,而且還是難得一見的金丹期兵器,你幫我戴上好不好?我要回去讓門派裡那些狐媚子好好看看,羨慕死她們!”司徒倩滿心甜蜜的發嗲撒嬌道。

    魏申錦微微皺了皺眉,不過還是點頭答應下來,取過髮卡親自替她戴上,司徒倩則順勢倒進他懷中,兩人秀恩愛的舉動,頓時引來周圍衆人的一陣異樣側視。

    司徒倩對此非但沒有害羞,反而頗爲享受這種感覺,魏申錦一直都是她心目中的男神,如今終於爭到手中,當然要讓外人好好看看他們的恩愛和甜蜜。

    “可惜了,如果那塊極品靈玉也能拍下來的話,這一次拍賣會就圓滿了,咱們正好缺一對新婚飾物呢魏哥!”司徒倩心有不足的抱怨道。

    “哼,那個不長眼的小子仗着有蔡中揚替他撐腰,以爲就可以目中無人了,竟然敢壞我的好事,簡直不知死活,你放心,我保證他活不過今天!”魏申錦目光陰冷的往甲字十二號方向瞥了一眼。

    “嗯嗯,我就知道魏哥不會讓我失望的!”司徒倩連連點頭道。

    與此同時,林逸也感受到了兩人不懷好意的目光,不過只是不以爲意的淡淡一笑,就繼續關注接下來的拍賣了。

    他不怕這倆人心懷歹意,對方如果真要出手報復,反而正合他意,畢竟他可一直想着要替雪梨報仇呢,對方主動送上門來豈不是正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