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並沒有袖手旁觀,而是跟着他一起閉關,這樣便可以替他護法,畢竟照天行道自己所說,他每次突破這種大境界的時候都是很兇險的,說不定就會經脈爆裂,有林逸在旁邊便可及時出手救治,不至於再度釀成悲劇。

    另外,近距離觀摩別人凝聚元嬰,尤其還是天行道這種傳奇高手,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絕對是一項難得的經歷和借鑑,等到日後輪到林逸自己的時候,就可以從容許多了。

    凝聚元嬰的難度,比起凝結金丹更要難了無數倍,古往今來,卡在這個門檻之上的高手不計其數,哪怕事先準備再充分,成功率始終都是低得令人髮指。

    不過,天行道畢竟曾經凝聚成功過,這一次嚴格說起來只是恢復元嬰,難度卻又要小了許多,在林逸的護法見證下,最終有驚無險,順利重聚元嬰!

    在這之後,天行道並沒有選擇立即出關,而是決定趁勢一舉恢復巔峰實力。

    突破了重聚元嬰這個門檻天塹之後,在其深厚底蘊面前,再沒有任何關卡可以擋住天行道的腳步,僅僅數日之後,天行道便成功出關,而他的實力,赫然已經恢復到以往巔峰狀態的元嬰大圓滿之境!

    重新擁有了站到天階島最頂尖的強大實力,天行道如今自然是底氣十足,依着他直來直往的性子,上次吃的癟沒理由繼續再忍下去,當即便二話不說,再度前往島主閣。

    島主閣,位處中鼎山之巔,顧名思義自是島主才能進出的地方,而中島一貫以來,島主閣由五人組成,一個島主。四個副島主。

    而這一次,天行道重新出現在島主閣,情形卻跟之前那一次如出一轍,中島島主依舊以他缺席太久爲由,對恢復他副島主身份之事不置可否,而至於其他三位副島主,也是紛紛找各種理由,顧左右而言他。

    “諸位,過去這麼多年,天某自問從來沒有虧待過你們。更沒有得罪過你們,爲何非要在這種天經地義的事情上,跟我過不去?對你們有什麼好處不成?”天行道對着四位島主冷笑不已。

    隨即,不等四人開口,天行道直接將其元嬰大圓滿的氣勢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衆人見狀頓時齊齊臉色一變,之前突然得知天行道傷勢恢復的時候,就已經讓他們夠詫異的了,本以爲就算天行道再怎麼牛逼,也至少要幾個月時間才能夠恢復全部實力。沒想到如今纔過去短短几天,竟然就被他做到了!

    在場衆人,除了天行道之外全都是玄升期高手,若是換做其他元嬰大圓滿高手。他們根本不會放在眼裡,但是天行道不一樣,這傢伙絕對不能以常人眼光看待。

    過去死在他手上的玄升期高手,已經不是一個兩個了。越級秒殺在別人眼中是挑戰,在他天行道身上卻是家常便飯,絕不可因爲他賬面等級低。就將其等閒視之。

    至少,單純就戰力來說,天行道在衆人之中就算不是最頂級的存在,也至少是中游以上,包括中島島主在內,在場沒有任何一個,對上他敢說有十成的勝算。

    面對氣勢全開的天行道,衆人一時間神情都開始變得有些微妙起來了,實力決定話語權,之前天行道沒有恢復全部實力,他們可以不把他當回事,但是現在就不敢再這麼託大了。

    衆人面面相覷,三位副島主全部都不說話了,紛紛做出袖手旁觀的姿態,這個皮球,最終還是被踢到了中島島主的腳下。

    “按照規矩,十年不來島主閣報到,理論上就已經自動放棄位置,就算是章力鉅這個榮譽島主,神龍見首不見尾,也從來沒有連續十年不來報到的時候。”島主看了天行道一眼,沉聲道:“莫非,你想以一人之力改寫我島主閣的規矩不成?”

    “不敢,但是我之前重傷在身,並非有意不來報到,規矩是死的,但人總是活的,諸位不至於連這點體諒都不給吧?”天行道沉着臉怒道。

    “千年以來,島主閣的規矩從來就沒有破例過,這個規矩,也不會壞在本島主手裡。”島主面無表情道。

    “你!”天行道還想再爭,這時候站在他身旁不遠的一位副島主,忽然對他使了一個眼色。

    這人名爲楚文天,是在場衆人之中跟天行道關係最近的一個,雖然不是生死鐵桿,但彼此算得上脾氣相投,而且關鍵兩人之間從來沒什麼衝突,故而關係一直都還不錯。

    “這個問題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解決的,依我之見,行道你還是給大家一點時間,好好考慮一下再說吧。”楚文天出面打圓場道。

    天行道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點了點頭,他的性子雖然是眼裡不揉沙子,但也看得出來眼下形勢不太妙,繼續再這麼剛硬下去,只會將島主和另外幾位副島主全部推到對立面去,一旦關係弄僵,到時候就更加難辦了。

    邁步走出大門,天行道隨即便被楚文天拉到了一旁,他要好好了解一下,其中到底有什麼貓膩。

    “其實,就算有規矩擺在那裡,以行道你的特殊情況,也是可以特事特辦的。”楚文天開口安慰道。

    上次天行道過來,他之所以沒有開口,歸根結底還是因爲那時候天行道實力太低,根本連了解內幕的資格都沒有,跟他說了也是白搭,不過現在,形勢自然就不一樣了。

    “我也猜得出來中間肯定出了變故,到底什麼內幕,你還是跟我直說了吧。”天行道擺手道。

    “好吧,那我就跟你直說了,你這個位置,被人盯上了。”楚文天苦笑一聲道。

    “誰?”天行道眼皮一跳,頓時一股心頭火起,他雖然對此有所猜測,但沒想到還真有人敢來捋他的虎鬚,連他中島副島主之位都想搶,難道都已經忘了他當年的赫赫戰績不成!

    “修煉者學院,南天極光,現在已經是副院長了。”楚文天直言不諱道,他跟南天極光不熟,對他來說如果天行道這個老朋友能夠保住副島主之位,明顯要更有利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