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他能夠幫天行道的事情也就到此爲止了,頂多提供一些情報賣個人情而已,而絕不可能明着出面幫天行道對付南天極光。

    畢竟天行道跟他的關係還沒緊密到那份上,南天極光能夠競爭副島主之位,自然不會是弱者,爲了天行道一個人情,而冒然得罪這樣的強者,顯然不值當。

    “南天極光?”天行道眼神之中不由透出一股令人心驚的煞氣,沉聲問道:“這事已經成定論了?”

    “那倒還沒有,不過基本已經算內定了,就差最後一步開會投票,如果行道你再晚幾天恢復,估計就已經沒你什麼事了,畢竟從現在的情況看來,島主和其他兩位都支持他上位。”楚文天搖頭苦笑道。

    其實在他看來,天行道如今就算實力恢復到鼎盛狀態,想要保住副島主之位也還是很艱難,就算他選擇棄權,但包括島主在內的其他三位都支持南天極光,天行道想要短時間內改變他們的想法,談何容易。

    更何況,天行道從來都不是善於鑽研結交之人,以往他跟那三位的關係就很一般,如今這種時候更不會低頭找那三位說好話,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也罷,既然如此,那天某就成全他們。”天行道忽然冷笑道。

    “啊?”楚文天頓時一愣,驚訝道:“你打算就這麼放棄了?不像是行道你一貫的作風啊?”

    “他們幾個既然都支持南天極光,我又能有什麼辦法,總不可能逼着他們改口吧?天某雖然自信,但也還沒自大到這份上,既然如此,索性倒不如成全他們,老友你說呢?”天行道神色莫測道。

    “這……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我怎麼想都不覺得你能甘心忍下去。行道你到底有什麼打算,沒必要連我也一塊瞞着吧?”楚文天一臉疑惑的看着天行道。

    “很簡單,他們支持南天極光,那就讓他們支持去唄,只是到上任那一天,南天極光到底能否真正坐上中島副島主之位,那就得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天行道眼神冷冽道。

    “莫非……你想挑戰他?”楚文天頓時一驚,這才恍然大悟。

    天階島一向鼓勵天才高手脫穎而出,就連權力巔峰的中島副島主之位,都可以在其上任當天。對其發起挑戰。

    不過這裡有個前提,挑戰者的實力境界必須要比上任者低,否則,若只是單純恃強凌弱的話,那就算不上什麼驚世駭俗的天才高手了,自然也就沒有被破格提拔對待的必要。

    這個規矩雖然自古以來一向都有,但真正生效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畢竟能夠競爭副島主之位的人,本就是同級高手之中的佼佼者,就算在同級高手之中也是屬於頂級甚至無敵的存在。讓一個實力境界比他低的人去挑戰,那就更沒有勝算了。

    “哼,等到那一天我再去挑戰,就算島主和其他兩位也不能再攔着我了吧。”天行道目光之中戰意洶涌。受傷這麼多年,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

    “這……行道你確定真要這麼做嗎?那個南天極光,可是玄升初期高手!”楚文天忍不住提醒道。

    “呵呵,那又如何?死在我天行道手裡的玄升期高手也不是一個兩個了。你覺得我會怕他麼?”天行道自信的笑道。

    “呃……那倒也是,你這傢伙從來都是視越級挑戰如家常便飯的。”楚文天聞言,不由搖頭失笑道:“現在想起來。怎麼感覺這挑戰的規矩,簡直就是爲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別人做不到的事情,放到天行道身上,偏偏就是信手拈來的小兒科,量身定做這個詞,還真不是假的。

    “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只有一點,就是到時候,南天極光厚着臉皮死活不肯應戰,那我就真沒轍了。”天行道擔心道。

    “這你儘管放心,他如果不當面應戰,那就不能上任,就算之後再避開你讓他偷偷摸摸上任了,也是名不正言不順,根本無法服衆。”楚文天呵呵笑道:“所以我相信無論是誰處在他的立場上,都絕不可能避而不戰的,畢竟他一個玄升期高手卻害怕你這個元嬰期高手,這話傳出去實在太丟人了。”

    “但願如此。”天行道點點頭,他當年的戰績雖然駭人聽聞,但如今過去這麼久,震懾力已經小了許多。

    而任何一個玄升期高手都必然心氣極高,絕不肯輕易丟面子,南天極光這種正要大出風頭的人物,就算對他心存忌憚,也應該不至於當面認慫。

    數日之後,由於島主閣上下一致認可,加上背後勢力的推波助瀾,南天極光終於等來了上任中島副島主之位的大喜日子。

    這一天,註定將要成爲被人銘記的歷史,因爲,這是修煉者學院第一次有人問鼎中島權力巔峰的顯耀位置。

    一向不對外開放的島主閣,這一天也難得開門廣迎四方,中島上上下下所有宗門勢力的頭面人物,幾乎全部應邀出席,爲南天極光這位新晉副島主捧場助威。

    “呵,好大的場面。”林逸跟着天行道走在人羣之中,感受着周圍衆人的強大氣勢,不由感嘆道。

    今天來到這裡的,都是各方勢力的頂級大佬,他一個金丹初期高手,雖然是完美突破有成爲最強金丹期高手的潛質,但跟周圍這些動輒元嬰期甚至玄升期的超級高手一比,還是差了太多,彼此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可見這南天極光的背景不淺啊,否則單靠他一個修煉者學院副院長的名頭,這些人絕不會親自到場,頂多送一封賀信過來。”天行道淡淡道。

    當年無論是他還是其他三位副島主,上任的時候都遠沒有這麼誇張,南天極光這浩大的陣勢,甚至都已經趕得上島主上任了。

    “南天極光的另一重背景,莫非是中心商會?”林逸遠遠看着與南天極光談笑風生的司海嘯,忍不住心生猜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