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鼎山身爲中島第一高度,這裡峰頂距離地面,少說也有三千米,就這麼憑空摔下去,就算玄升期高手也吃不消啊,而且剛纔那一拳,南天極光分明受了重傷。

    這天行道不愧是當年橫行中島的狠角色啊,堂堂一個玄升初期高手,就這麼被他輕輕鬆鬆一拳幹掉了,越級秒殺之名,果真是名不虛傳!

    全場震驚之中,原本跟南天極光走得極近的司海嘯,被天行道遠遠瞥了一眼,嚇得頓時頭皮有些發麻,不敢繼續在這裡多待,連忙帶着人追下山去了。

    南天極光雖然被一拳打下中鼎山,重傷是不可避免了,但未必就真的死定了,只要能夠及時找到,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畢竟是玄升初期高手,生命力比小強可要硬霸多了。

    跟着司海嘯倉惶離去的人羣中,林逸不無意外的發現了一個老對頭的身影,赫然竟是玄塵老祖!

    這個突然發現,林逸雖然意外,卻也不是毫無準備,畢竟雪梨之前就說過,玄塵老祖跟她們一起被傳送到了中島,而之前在世俗界的時候,玄塵就各種巴結南天極光,如今到了中島跟着南天極光混,也是一點都不奇怪。

    而且看玄塵如今身上的衣着打扮,跟周圍其他幾人是一樣的制服,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修煉者學院的人。

    看着玄塵的背影,林逸嘴角不由彎起了一絲弧度,如果不是眼下這場合大佬雲集太過敏感,他絕對會出手將對方留下。

    不過,既然已經知道對方是修煉者學院的人,下次再收拾也問題不大,反正以林逸如今金丹初期的實力,玄塵應該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全場死寂了許久,衆人目光注視之下。中島島主這才無奈的宣佈道:“天行道挑戰成功,本島主宣佈,從今日起,天行道重登中島副島主之位。”

    衆人頓時又是一陣喧譁,雖然這是題中應有之義,但他們今天過來,本意可是來給南天極光捧場助威的,沒想到一轉眼主角竟然換成了天行道,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不過,能夠成爲一派勢力的頭面人物。這些人的城府和臉皮自然非同小可,當即壓下那點不自然,紛紛圍上來恭喜天行道。

    今日一戰,天行道的實力已經毋庸置疑,以元嬰大圓滿之境,已然是站在最頂尖的那寥寥幾人之中,再加上他中島副島主的權力光環,任何一派勢力都不敢輕易跟他交惡。

    就算不能結交拉攏,也至少不能因爲今天這件事情被天行道記恨。否則,他們可就憑空招惹大禍了。

    不過,面對這些大人物的違心恭維,天行道根本就懶得搭理。直接大步走到林逸跟前,兩人把臂言歡。

    “天大哥,今天回去可要好好慶祝一下了,一招秒殺南天極光。重奪副島主之位,這可是天大的喜事!”林逸迎面笑道。

    “那還用說,咱們回去喝個痛快。不過,老哥我能有今天,可全是拜林逸老弟你所賜,今天得好好敬你幾杯才行!”天行道哈哈大笑道。

    “天大哥你這話就言重了,小弟我無非就是給你做個後勤而已,能夠做到這一步,你的實力纔是根本,說實在的,剛纔我還真有些擔心呢。”林逸不無後怕道。

    他如今只有金丹初期,眼光尚不足以看穿如此高層次的對決,剛纔天行道被南天極光劈頭蓋面罩着打,乍看起來似乎毫無還手之力,他手心還真的捏了一把汗呢。

    “呵呵,老弟你不必吃驚,咱們造化戰訣的霸道可不是空口說說的,同級碾壓甚至越級碾壓,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南天極光這種半瓶水的玄升初期,根本不用放在眼裡,等你到了這個層次,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天行道笑着解釋道。

    “天大哥你這麼說,我還真有些期待了,不過現在纔是金丹初期,想要到元嬰大圓滿,也不知還得等多久呢。”林逸又是興奮又是感慨道。

    境界越高,修煉過程就越長,突破起來也就越是困難,一般人在金丹這種層次,卡個幾十上百年毫無寸進那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更別提在此之上的元嬰期了。

    “別人也許要等到猴年馬月,但是林逸老弟你,我敢打賭,絕對用不了多久!”天行道一臉篤定道。

    經歷過之前種種事情,如今林逸在他眼裡,變態程度就算比起丹神章力鉅,那也是隻高不低,如果連這種怪胎都被卡在區區金丹和元嬰境界,他天行道寧願把頭割下來當球踢。

    “但願如此,那就多謝天大哥吉言了!”林逸哈哈一笑。

    看着林逸和天行道兩人離去的背影,包括中島島主在內的一衆大佬,一個個神色複雜,唯有事先賣了天行道一個人情的楚文天,此刻卻是一臉輕鬆。

    人羣之中,鄭東決和鄭天出爺孫二人,臉色更是難看萬分,他們今天過來,本意是想看天行道丟掉副島主之位,看他出糗而已,沒想到卻發生這種意想不到的神轉折。

    更關鍵的是,一招秒殺南天極光,如此驚悚霸道的實力,光是想想心裡頭就已經沉重不堪了,他鄭東決身爲丹堂副堂主,面對如此怪物也都忍不住小腿肚打顫吶。

    “我看,天嬋的事情還是算了吧,天出你還是不要去自找麻煩了,天行道這傢伙是個渾人,真要惹急了不定會做出什麼事情,到時候連爺爺我都保不了你。”鄭東決無奈的嘆了口氣,幽幽說道。

    他這是實話,之前因爲沒見過天行道真正出手,不知道對方到底恢復了多少實力,所以還心存一絲僥倖,但是現在他再抱這種幻想的話,那就是真傻逼了。

    “爺爺,孫……孫兒明白。”鄭天出萬分不甘心的咬牙應道,但他再怎麼蠢,終歸還沒有真的蠢到家。

    鄭東決這話不是危言聳聽,今日一戰,天行道已經重新成爲原來那個橫行中島的傳奇高手,聲勢再度如日中天,他真要敢去招惹天嬋,到時候被天行道弄死,絕對沒有一個人會替他說話,甚至鄭東決還得替他賠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