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說好說,我這次特地送來這個情報,只是替貴派鳴不平而已,畢竟事情鬧得這麼大,無論如何都應該儘快解決才行,否則對貴派名聲大不利啊。”南天極光故作仗義道。

    “正是如此,如今貴派已經知道林逸就是武夫凌一,應該儘快採取行動才行,否則容易被人看笑話,那就不太好了。”司海嘯在一旁幫腔道。

    “這個……”司徒光宗卻沒有直接答覆,跟魏風對視一眼之後,才道:“話雖然是這麼說,但這事還是要慎重對待才行,必須先設法驗證一下,不然那天行道可不是好惹的。”

    不僅是南天極光幾個怕天行道,他們雪劍派同樣也怕啊,對方不僅實力強得令人髮指,關鍵還是高高在上的中島副島主,就算雪劍派家大業大,真要是貿然跟這種凶神槓上,最終只怕還是免不了吃癟。

    “驗證一下?貴派準備怎麼驗證,總不能專門跑去世俗界驗證這事吧?”南天極光和司海嘯、玄塵老祖紛紛皺了皺眉,心下暗道,雪劍派這把刀果然不是那麼好借的。

    “那倒不用,這樣代價太大了,其實想要驗證的話,只需去那天丹閣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雪梨即可。”司徒光宗笑了笑,隨即轉頭對魏申錦吩咐道:“申錦,你裝成顧客去那天丹閣看下,不需要做別的,只要認下人,確認一下就行。”

    “是。”魏申錦當即點頭應命。

    “爺爺,我也去吧,我可以給他做掩護。”一旁司徒倩連忙主動請纓道,眼神之中是按捺不住的興奮和雀躍,她現在的心思,已經全部轉到林逸身上去了,若是能把林逸勾搭到手,那什麼醜貨馬師兄。就可以踹一邊去了。

    雖然林逸的武夫模樣,雖然粗獷,但是卻也很不錯了!

    司徒光宗對此自無不可,當即點頭應允,而魏申錦心中則是冷笑不已,這個賤貨在想什麼他一清二楚,一個女人竟然可以浪蕩到這份上,也真是蠍子拉屎獨一份了!

    不過,魏申錦表面上仍然是不動聲色,戴上斗笠罩住樣貌之後。當即便跟司徒倩一起前往天丹閣,至於司徒光宗和魏風,則留下來繼續招待南天極光幾人,同時等待消息。

    一路無言,二人很快便到達天丹閣,甫一跨進大門,便一眼看到雪梨忙碌的身影,雖然蒙着面,但是那身形氣質。他二人一眼就可以認出來。

    “果然是雪梨!”魏申錦心頭一震,當初他是真心喜歡雪梨,沒想到之後卻鬧出了那麼多波折,如今更是物是人非。落得一個廢人下場,令人唏噓不已。

    見魏申錦目光發直,盯着不遠處雪梨忙碌的身影挪不開眼睛,一旁司徒倩撇嘴笑了笑。並沒有什麼吃醋的心思,畢竟一個廢人的醋,有什麼好吃的。

    “魏哥啊。你不是喜歡雪梨嗎,那你索性留在這裡多看看她,我去看一下那個凌一,再仔細辨認一下,免得冤枉人!”司徒倩小聲說了一句,隨即不等魏申錦回答,自顧撇下他一人,獨自找林逸去了。

    魏申錦頓時氣得渾身發抖,如果換做以前,在他還沒有被打成殘廢的時候,連他多看一眼其他女人,司徒倩都要嫉妒吃醋。

    然而現在,他在司徒倩眼裡只不過就是個下人玩物罷了,根本沒有地位可言,至於名義上的夫妻關係,那也只是帶給他更大的傷口和恥辱而已!

    看着司徒倩扭動腰肢的妖騷背影,魏申錦狠狠捏了捏拳頭,沒有發作,而他再度看向雪梨的時候,已經不像剛纔那麼激動,變得平靜淡然了許多。

    剛纔南天極光幾個在說林逸的時候,玄塵老祖曾經提起過,林逸跟雪梨早在世俗界的時候,就已經好上了,也就是說,自己反而是橫插一槓的後來者,也難怪當初林逸會帶着雪梨私奔。

    魏申錦並非不講理之人,他現在回頭想起來,其實這一切都是司徒倩那個賤女人在背後推波助瀾,將事情搞大從中得利,這才讓他跟林逸還有雪梨走到了對立面,自己一切悲劇的源頭,就出自這賤貨身上,而現在更是蒙受綠帽這等奇恥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魏申錦遠遠的看了雪梨一眼,隨即轉身去找司徒倩,他想看看這賤女人到底準備對林逸做什麼,至於雪梨這邊,他已經不再有任何奢想了。

    坦白的說,魏申錦如今唯一的心願,就是找機會整死司徒倩,哪怕跟她同歸於盡也都在所不惜,只可惜以他如今的實力和處境,就算是這一點心願,沒有特殊機緣的話,只怕也很難達成。

    上到天丹閣二樓,這裡並沒有什麼丹藥出售,不過卻設有幾間雅間,除了供林逸幾人住之外,也有專門供會客用的房間。

    魏申錦一眼便看到有間房門開着,裡面不出所料,傳出來的是司徒倩的聲音,二話不說當即屏氣貼牆,默默偷聽裡面動靜。

    “小女子司徒倩,不知林掌櫃可還認得我啊?”司徒倩一臉妖媚的浪笑道,一邊上下打量着林逸清秀的本尊容貌,一邊心中暗暗垂涎,這模樣可比之前武夫的粗獷樣子可人多了,看不出來還是一塊小鮮肉啊。

    “司徒小姐認錯人了吧?”林逸微微挑了挑眉,之前還在想怎麼樣才能扼殺掉司徒倩這個隱患,沒想到對方直接就找上門來了,看樣子甚至都已經知道自己真實身份了,倒是讓他頗有些意外。

    “怎麼會呢,我看人可一向都是很準的,從來不會認錯,不過如果林掌櫃一定要揣着明白裝糊塗,那我也沒辦法。”司徒倩繼續垂涎打量道。

    林逸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內斂的殺機,本來就已經要設法剷除隱患,這女人竟然還敢這麼明目張膽的上門威脅,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既然林掌櫃不肯乖乖承認,那麼咱們來做一個交易如何,反正你現在是一個生意人,聽完之後,我相信你一定會答應的。”司徒倩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反而笑着往林逸身邊蹭了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