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交易?”林逸不動聲色的反問道,他倒要聽聽這女人到底想說什麼,雖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滅掉對方,但首先要確認的一個問題是,自己身份到底被多少人知道了。

    “不錯,我既然都已經來這裡了,想必林掌櫃你也很清楚,你武夫凌一的身份已經暴露了,在我面前再怎麼假裝都沒用,因爲我可不是第一個知道這情報的人,真正揭穿你老底的,其實你是在世俗界時候就已經招惹的老對頭,南天極光還有玄塵那些人,這下你懂我意思了?”司徒倩看向林逸的目光變得越發肆無忌憚了。

    在她眼裡,既然已經確定了林逸的身份秘密,那林逸就已是落到她嘴裡的鮮肉,逃都逃不掉了。

    “什麼意思?”林逸面上依舊無動於衷,不過心中的殺機卻如驚濤駭浪,他是真心沒想到,南天極光這些人竟然跟雪劍派聯手了!

    這一下,他所要面臨的問題,可就不單單是隱患這麼簡單了,一個處理不好,這次事情極有可能演變成致命的威脅,就算有天行道罩着,但對方可是南天極光和雪劍派,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甚至於,林逸此刻都已決定暫時先不回北島了,不把這次危機妥善解決,他可不放心就這麼扔下天嬋和雪梨兩女在這裡,獨自一人回去。

    “我的意思很簡單,他們現在雖然對你的身份有所猜測,但還沒有完全確定,我這次過來就是踩點驗證的,所以你也不用怕,只要乖乖聽我的話,我回去之後可以幫你打掩護,這樣就沒人知道你就是武夫凌一了,怎麼樣?”司徒倩騷媚的身子離林逸更近了。垂涎道:“放心,我不會逼你幹什麼危險事情,也不會讓你吃虧的,只是做一些男女都愛做的事情而已。”

    說着,司徒倩伸手就欲勾住林逸的脖子,同時身子也往林逸懷裡倒來,雖然光天化日,雖然樓下還人聲鼎沸,但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跟林逸來一發,這樣反而更加刺激。更合她的胃口!

    不過,林逸卻是一把將其推開,冷冷看着她道:“司徒小姐,你確實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說的什麼武夫凌一。”

    “呀哈?都到這一步了竟然還狡辯?林逸你可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司徒倩頓時怒了,指着林逸鼻子道:“行!林逸你等着,等到時候我們雪劍派把你抓回去,看誰還能救得了你!”

    見林逸依舊無動於衷,司徒倩頓了頓。隨即又語氣一軟,苦口婆心的勸道:“林逸你可想清楚了,你早晚都是我的,不過到時候可就要淪爲毫無地位的男寵了。可別給臉不要臉,現在反悔還來得及,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回去想辦法弄死魏申錦。然後咱們成婚……”

    這番話,房外魏申錦聽得火冒三丈,如果他有實力。這時候非得衝進去活活把這賤貨毒婦活活掐死不可!

    只可惜,他現在是毫無實力的廢人,連同歸於盡都做不到,只能選擇繼續隱忍。

    “行了,你可以不用再說了,我不是你要找的武夫凌一,所以司徒小姐你還是請回吧。”林逸毫不客氣的打斷道。

    他本來想就此殺掉司徒倩,但是這樣會打草驚蛇,南天極光那些人還有雪劍派纔是真正的威脅,這事以他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應對,必須找天行道商量才行。

    “好,好,你有種,咱們走着瞧,你早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司徒倩頓時惱羞成怒,當即扭頭摔門而出,見到樓道過來的魏申錦微微一愣,不過卻連叫都懶得叫一聲,直接就怒氣衝衝的走了。

    對此,林逸只是淡然的聳了聳肩,有天行道這一重強大的保護傘,就算被南天極光和雪劍派確認身份,也沒有多少風險,至少這些人絕沒這個膽子上門來抓自己,儘可好好跟他們周旋一番。

    不過,司徒倩這個女人倒是賤得讓人匪夷所思,竟然以此做要挾,硬逼自己跟她廝混瞎搞,簡直就是一朵奇葩。

    正無語間,門口忽然進來一人,二話不說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倒是把林逸給嚇了一跳。

    仔細一看來人相貌,林逸頓時更加詫異了,正是被自己打成殘廢的魏申錦。

    “林逸,我不怪你傷了我,我知道,一切都是司徒倩那個惡毒的賤女人從中挑撥,我才落到今天這地步。”魏申錦主動開口道。

    “那你也不用如此吧?你這是要拜師還是怎麼着?”林逸一臉古怪道,他甚至都有些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在演戲,故意耍詐引誘自己坦承身份了。

    不過,林逸也看得出來,之前司徒倩說要殺了魏申錦的那番話,可不是隨口瞎編的,他那一下可是真從司徒倩身上感受到了殺機,而當時他便已感知到魏申錦應該就在門外,沒道理這樣還配合司徒倩演戲。

    “不,我不拜師……”魏申錦搖頭,深吸一口氣道:“我只是想懇請你做一件事,幫我殺了司徒倩那個賤貨!”

    “殺了司徒倩?”林逸不由眼皮一跳,這對夫妻也真是一對奇葩,相互都想殺死對方,簡直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我知道以你的能量和實力,絕對能做到這一點,現如今,已經沒人能幫我了,只有你……”魏申錦一臉苦澀道。

    但凡有別的選擇,他都絕不會來給林逸下跪,就算是司徒倩從中搗鬼,但畢竟是林逸打傷他,這是不爭的事實。

    他現在是真的走投無路,實在沒什麼人可求了,雪劍派上下沒有人會爲了他一個廢人,而去得罪司徒光宗這樣的實力派長老,就連他那後臺靠山魏風,也未必肯幫他做這種事。

    “我是能殺她,但是,憑什麼?”林逸眼睛眯了起來。

    即便司徒倩本來就在他的擊殺目標之列,但這跟幫魏申錦殺人完全是兩碼事,不說林逸未必願意賣對方這個人情,至少到目前爲止,他跟這魏申錦根本就不是一路人,遠不到共謀殺人的份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