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叫噬心蠱丸,吃了它,我就相信你。”林逸回到會客廳,將噬心蠱丸遞到魏申錦手上:“你背叛我,會生不日死。”

    接過噬心蠱丸,魏申錦二話不說,沒有絲毫猶豫當即就吞了下去,他連給林逸做靈寵的覺悟都有了,又豈會害怕這小小的藥丸?

    “現在可以了嗎?這下總不用再擔心我叛變,可以對司徒倩那賤女人動手了吧?”魏申錦雖然不知道吃的什麼,但是卻可以肯定是個類似控制他的東西,於是迫不及待道。

    “這個麼,還是留給你自己去殺吧。”林逸卻是微微一笑。

    “什麼?我自己去殺?我現在廢人一個,怎麼殺得了她?”魏申錦頓時一愣,反應過來之後隨即勃然大怒,又是悲傷又是無助的怒道:“你……你坑我?!”

    他如今可是把一切都賭在林逸身上了,連性命和尊嚴都豁出去了,結果卻換來一句你自己去殺吧,這特麼讓他如何接受得了!

    “呵呵,我從來不騙人,既然說了讓你自己去殺,自然就會給你這個實力,怎麼會坑你呢。”林逸淡淡一笑,示意魏申錦一旁打坐道:“你先坐好吧,我幫你恢復一下受損的經脈。”

    “啊?恢復經脈?”魏申錦聞言大驚,頓時將悲傷無助拋在`長`風`文學``cfwx`了腦後,直愣愣的盯着林逸難以置信道:“這怎麼可能?你別騙我了,我的經脈都被你打成粉碎了,連四品大還丹、五品大通絡丹都沒有效果,否則也不會淪爲廢人,這點你應該清楚的……”

    “我知道啊,大通絡丹確實沒用,但不代表我就治不好,你可知道天行道大哥的經脈,也是跟你一樣粉碎的。甚至比你還要更嚴重,現在不照樣生龍活虎麼?”林逸淡淡笑道。

    “天行道是你治好的?”魏申錦頓時駭然失色,愣愣的看着林逸,震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天行道傷愈在整個中島都是一個謎題,誰都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治好了這等絕症,有人說是神秘藥師,也有人說是章力鉅苦心鑽研多年的手筆,各種說法都有,而天行道本人從來沒有出面澄清,丹堂上下對此也都是緘口不言。魏申錦壓根沒想到,這竟然是出自林逸之手!

    如果換做別人說這話,魏申錦絕對以爲這人是在胡說八道,往他自己臉上貼金,但對方是林逸,他卻毫不猶豫的信了。

    若非如此,以天行道這等傳奇高手的身份地位,就算林逸是他認的妹夫,又怎麼會如此竭力維護林逸這麼區區一個北島三大閣的新人弟子?

    沒有回答魏申錦的疑問。林逸直接以行動給出了答案,纔不過短短一個時辰之後,魏申錦便駭然發現,自己全身粉碎的經脈。竟然奇蹟般的恢復如初了!

    “這……這簡直就是奇蹟啊!”魏申錦瞬間陷入了狂喜之中,原本已是一個萬念俱灰的廢人,一具沒有未來的行屍走肉而已,繼續苟活下去的唯一意義就是殺死司徒倩這個賤貨。卻沒想到,驚喜竟然來得這麼突然!

    一時間,魏申錦甚至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對着林逸張了張嘴巴,卻不知道該怎樣才能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當即二話不說“噗通”一聲再次下跪,對着林逸連磕三個響頭,砰砰作響。

    “不必如此,趕緊起來吧。”林逸連忙上前將他扶起,雖然跟天行道同樣是經脈盡碎,但魏申錦的傷勢卻要輕許多,不像天行道那樣是累積多年的老傷,他修復起來也算是輕鬆愉快,並沒有花多少力氣。

    “林逸,哦不,林逸老大,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這幾個響頭你受得起!”魏申錦神色堅定道,且不說林逸已經給他服下噬心蠱丸,就算沒有這個,他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他是發自內心的感激,沒有半點演戲做作的成分。

    林逸笑了笑,從世俗界到現在也算是閱人無數,魏申錦是真心還是假意,他當然一眼便知,單是衝着這番表現,就看得出來這傢伙也算是一個知恩圖報有血性的純爺們,收這麼個人做小弟,倒也是不虧。

    “林逸老大,我這就回去宰了司徒倩那個賤女人!”魏申錦殺氣騰騰道,當即就要提劍出門,雖然經脈纔剛恢復,但他有自信快速恢復實力,幹掉司徒倩,易如反掌!

    “慢着!”林逸卻是開口阻止道:“你如果就這麼回去殺她,就算你是雪劍派的核心弟子,到時候也難逃制裁!”

    “管他的!”魏申錦不管不顧,怒氣衝衝道:“這女人帶給我這等奇恥大辱,若不殺她天理何存?之前我沒有實力,沒辦法所以只能苟且偷生,但是現在我忍不住了,就算去死,我也要拉上這個賤貨做墊背!”

    “爲了這麼一個無恥賤人,你去給她做陪葬,有意義嗎?”林逸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可別忘了,你的命現在是我的,我花這麼大力氣把你治好,可不是爲了讓你去陪賤人一起死的。”

    “可……可那我要怎麼做,林逸老大,我真的忍不住了!”魏申錦總算稍微冷靜了一點,但還是蠢蠢欲動。

    他已經反應過來,自己跟剛纔不一樣了,剛纔是一個毫無希望的廢人,能夠拉着司徒倩一起死那是賺到,但現在卻已重新變成前途無量的金丹初期核心弟子,再想着跟司徒倩這種賤女人一命換一命,那隻能說愚不可及了。

    “你在這裡等我片刻。”林逸笑了笑,轉身出門去配了兩種藥,回來交到魏申錦手上。

    “這是……讓我去毒死那個賤貨麼?”魏申錦詫異道。

    “當然不是,如果只是單純的毒藥,司徒倩一死最後還是很容易查到你頭上,那跟你直接殺死司徒倩有什麼區別?我給你的這兩種藥,可是對症下藥,就算最後司徒倩死了,也保證懷疑不到你頭上,神不知鬼不覺。”林逸笑着搖頭道。

    “對症下藥?什麼意思?”魏申錦依舊一頭霧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