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取不取消通緝,對於林逸自己來說其實威脅不大,他這主要是爲了雪梨着想,在回去北島之前,他必須擺平所有潛在的隱患才行。

    “好,我明白!林逸老大你說的沒錯,他們那些高層確實非常忌憚天行道前輩,否則的話,這一次也不會讓我們先過來踩點驗證了。”魏申錦連聲贊同道。

    “嗯,那你這就回去吧,就按我剛纔說的,照計劃行事。”林逸點頭道。

    “好,林逸老大你就放心等我好消息吧!”魏申錦對着林逸拱手告辭,隨即躍躍欲試的轉身出門,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去整死司徒倩那個賤貨了!

    回到雪劍派,魏申錦第一件事自然是去向司徒光宗等人彙報,而不出他所料的是,司徒倩這個賤女人果然不在。

    “申錦你回來了,快說說看,可有見到雪梨,能否確認那林逸就是武夫凌一?”司徒光宗幾人連忙問道。

    見衆人如此反應,魏申錦心下了然,司徒倩對林逸別有所圖,還沒有向這些人稟報過,頓時鬆了口氣。

    “雪梨沒有見到,倒是見到了林逸,從其氣質來看跟武夫凌一大相徑庭,無法確定兩者就是同一個人,而且聽人說天行道隔三差五就在那裡出沒,就算能夠確認,也沒法在天丹閣對他下手。”魏申錦照着林逸的吩咐回稟道。

    “無法確定?怎麼可能?”南天極光和司海嘯、玄塵老祖幾人頓時面面相覷,這事不是憑空捏造出來唬弄雪劍派的,而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竟然不能確定?

    “弟子只是實事求是而已,不敢妄下定論,否則冒然給師門惹來不必要的災禍,弟子可擔當不起。”魏申錦聳了聳肩道。

    “既然如此,那隻能日後找機會再去試探一下了。畢竟事關重大,希望南天院長能夠諒解,不管怎樣,諸位的好意本派都銘記在心。”司徒光宗沉吟片刻道。

    他也是想明白了,雖然武夫凌一必須抓,這關係到整個雪劍派的聲譽,但除非鐵證擺在那裡,否則都不會冒然對林逸和天丹閣下手。

    畢竟天行道這樣的棘手凶神,能夠不去招惹還是不去招惹爲妙,否則可是會出大事的。就算是他司徒光宗這樣的實權派長老,到時候也擔不起這麼大的罪責。

    “那……好吧,畢竟這是貴派的事情,我們只是出於好心提醒一聲罷了,怕的是這事拖久了,會影響到貴派聲譽,既然貴派都不急,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南天極光有些不滿的淡淡道。

    “南天院長言重了,您提供的情報對我們而言就是及時雨。本派上下都要感激不盡啊,至於那個林逸如果真是武夫凌一,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司徒光宗連忙賠笑道:“天色不早,老夫已讓人準備酒宴。諸位務必留下來好好喝幾杯,也讓我們好好盡一番地主之誼,否則於心難安啊。”

    南天極光幾人相視一眼,雖然雪劍派態度。但只要多勸幾句,還是有出面對付林逸的可能,沒必要把關係鬧得太僵。當即便點頭答應下來。

    司徒光宗和魏風兩位長老,出面招待南天極光幾人,而魏申錦這種小嘍囉,如今在衆人眼中不過是“廢人”一個,自然沒有上桌的資格,被司徒光宗打發回家了。

    不過,這倒是正合魏申錦的心意,他可不像林逸那麼擅於隱藏自身實力,剛纔就幾句話的工夫,他就已經快憋不住露陷了。

    得虧如今經脈纔剛剛復原,實力還只是稍微有點恢復的跡象,加之衆人先入爲主認爲他就是一個廢人,沒有去特別關注他,否則的話,估計分分鐘就得被南天極光和司徒光宗這些高手看穿底細,那林逸交待給他的計劃可就要泡湯了。

    回到自己房中,魏申錦倒是有些意外的發現,司徒倩這個浪蹄子竟然沒有去找她的馬師兄偷歡,而是坐在屋中生悶氣,而侍女小秋花則陪在一旁勸慰。

    “哼,看來這賤貨還真是對林逸老大上心了。”魏申錦冷笑一聲,隨即邁步進門,故意擠出一絲笑容,對着司徒倩道:“倩兒,我剛在天丹閣發現了一樣好東西,咱們要不現在試試?”

    “好東西?什麼好東西?”司徒倩皺眉瞥了他一眼。

    “就是那方面助興的好東西,聽說效果很好,獨此一家,別無分號!”魏申錦當即獻寶似的拿出林逸給他的兩包藥,外形包裝看起來一模一樣,至於哪包有問題,哪包沒有問題,那就只有他自己心中有數了。

    “助興的好東西?天丹閣竟然還賣這玩意,快給我看看!”司徒倩原本還在悶悶不樂,聞言頓時來了精神,雙眼放光的接過魏申錦遞過來的第一包藥,一旁小秋花也是興致勃勃的湊了過來。

    果然是一對不知羞恥的賤女人!魏申錦暗自冷笑不已,見兩女埋頭研究了一會,便主動提議道:“就這麼看是看不出來的,到底好不好,只有用過才知道。”

    “那你還不趕緊的!”司徒倩當即迫不及待的脫衣服,小秋花也緊跟着上牀,還不斷催促魏申錦動作快點。

    魏申錦暗暗一笑,隨即便忍着噁心走了過去,三人服下第一包藥之後,果然如林逸之前說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盡興得多,甚至連司徒倩和小秋花這種慾壑難填的浪女子,都覺得有些吃不消,簡直快樂似神仙。

    事後,兩女甚至都覺得之前這麼多年都白活了,如此神藥,就算是中心商會那些價格高昂的助興藥物,都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在這種神藥面前,那些頂多只能算作一坨屎。

    嚐到瞭如此甜頭,以司徒倩和小秋花的浪蕩本性,當然不可能就此罷手,次日一早,未等魏申錦醒來,司徒倩就推着魏申錦讓他起來再來一次,可是魏申錦迷迷糊糊的卻道:“不行啦,倩兒,師兄不勝體力,起不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