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必呢,你配合他走個過場,也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損失,何必平白遭他記恨,你以後可要小心了。”一旁魏風見狀,特意走過來提醒道。

    魏申錦雖是他的人,但現在已是廢人一個,如果司徒光宗真要找茬,隨便一句話就能置其於死地,他不可能爲了一個廢人而跟一個實權長老對抗,真那到時候,魏申錦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多謝風叔提醒,不過還是那句話,既然不是我的鍋,我爲何要去背?”魏申錦從容一笑,他如果真是一個廢人,那還也許真會苟且偷生,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那你好自爲之吧。”魏風無奈的拍了拍他肩膀,搖頭嘆氣離去,心中隨即開始琢磨,自己是不是應該徹底放棄魏申錦了。

    然而,纔不過短短數日之後,還未等他完全下定決心,一個驚人的消息突然傳來,魏申錦的經脈被人修復了!

    而比這消息更加令人震驚的,卻是其背後透露出來的含義,魏申錦的經脈是被最近如日中天的中島副島主,天行道親手修復的!

    這可就相當令人玩味了,地位到了天行道這個層次,一舉一動都有其深遠含義,就算他本身沒有,這麼多雙眼睛看着,衆人也會主動替他解讀。

    一時間,整個雪劍派上下看向魏申錦的目光,都跟以往大不一樣了。

    先是經脈被廢,隨後是被司徒倩戴綠帽子,眼看着人生落入最低谷,結果卻突然搖身一變,徹底傷愈不說,甚至還跟天行道這種頂級人物搭上了聯繫,魏申錦這段經歷簡直跟過山車一樣,跌宕起伏。

    且不說衆人如何私下議論紛紛。雪劍派衆多高層人物對此事的反應,倒是出人意料的一致,恢復魏申錦核心弟子的身份和待遇,同時,放棄通緝武夫凌一!

    這個決議乃是由掌門當場拍板,衆多長老一致贊同,大勢所趨,就算是懷恨在心的司徒光宗,震驚之餘都只能保持沉默,不敢出言阻礙。

    魏申錦本就是核心弟子。如今傷愈恢復身份那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而至於放棄通緝武夫凌一,則是爲了向天行道這位中島副島主示好!

    畢竟對於整個雪劍派來說,既然魏申錦已經恢復了,那麼武夫凌一的事情就已是無關痛癢,頂多被人說幾句閒話而已,但是示好天行道,這可是事關整個門派利益的大事。

    他們要是仍然抓着武夫凌一不放,繼續跟天丹閣乃至其背後的天行道唱反調。那才真是腦子進水了。

    “申錦,經歷了之前這些非人的磨難,你這也算守得雲開見月明瞭,我深感欣慰啊。”魏風拍着魏申錦肩膀笑道。將高層的決定第一時間轉告於他。

    “多謝風叔,磨難使人奮進,如果沒有經歷這些,我也許到現在都還在志得意滿。自大自得,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回頭想想。這其實都不能算是壞事。”魏申錦唏噓着搖頭感慨道。

    “不錯,只要能夠挺過來,一切的磨難都不是壞事,申錦你長進了不少啊。”魏風頓時對其刮目相看,雖然實力跟以前沒什麼差別,但魏申錦如今給人的感覺卻似脫胎換骨,不容小視。

    魏申錦笑了笑,如果沒有這些事,他也不會被逼着拜入林逸麾下,放長遠看,能夠跟林逸這種逆天奇才搭上關係,哪怕做他小弟,那也絕對是利大於弊,求之不得的事情。

    “司徒長老那邊,暫時應該不敢對你怎麼樣了,你只要稍微留點心即可。”魏風提醒了一句,隨即突然壓低聲音道:“對了,掌門剛纔親口吩咐,讓你日後多去天丹閣走動,懂得這其中的意思吧?”

    “風叔放心,我明白。”魏申錦瞭然一笑,這一點他早就預料到了,讓他多去天丹閣走動,目的無非就是讓他藉機給雪劍派衆位高層,跟天行道那位大佬之間牽線搭橋唄。

    這樣看來,天行道的強勢迴歸對中島勢力格局的衝擊,效果已經開始顯現了,連雪劍派都主動向天行道示好,之後甚至還有可能進一步靠攏,想必其他門派也都會有各自的應對,說不定就是新一輪勢力洗牌的先兆。

    有掌門吩咐做擋箭牌,魏申錦再去天丹閣,那就是冠冕堂皇的事情了,任誰也說不出閒話來。

    迫不及待來至天丹閣,魏申錦將高層的決定彙報給林逸,末了還忍不住加一句感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林逸老大真乃神人也。”

    “趨利避害乃是人之常情,到了一派之主這種層次,臉面都只是價碼而已,在實質性的利益面前,隨時都可以棄之一旁。”林逸笑道。

    “那也是老大料事如神,若沒有您施加援手,我現在的處境根本不堪設想,很可能早已是一具屍體了,連司徒倩那個賤貨都殺不了,更別提重新恢復實力和身份,大恩大德,沒齒難忘。”魏申錦說罷,對着林逸畢恭畢敬三鞠躬,由衷感激。

    “不必如此,既然你這邊事情已定,我這兩天就準備啓程回北島了,天丹閣這邊你以後也要注意幫襯一下,雖然有天行道大哥鎮場,一般不會有什麼麻煩,但如果只是一些不長眼的小角色來惹事的話,總不能讓他堂堂中島副島主出面解決,天嬋和雪梨又是女人,不方便拋頭露面,所以就需要你上心顧着點了。”林逸吩咐道。

    他在這邊的朋友屈指可數,除了天行道之外,就是蔡中揚和侯關啓,而這兩位都是大忙人,讓他們見天來天丹閣轉悠明顯不現實,所以這個任務只能落在魏申錦身上了。

    “林逸老大盡管放心,正好掌門交待讓我多到天丹閣走動,我保證以後每天都來這裡轉一圈,哪個不長眼的敢找茬惹事,看我削不死他!”魏申錦殺氣騰騰道。

    金丹初期的實力在中島算不上有多牛逼,但他背後既有雪劍派,又有天行道撐腰,自然是底氣十足,無所畏懼(歡迎關注魚人公衆薇信yuren22,最新消息魚人都會在上面發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