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嵐兒,北島三大閣設定約戰的規則,就是爲了公平!覺得不公平,可以拒絕,林逸既然敢點頭答應,那麼這次約戰對他來說,就是公平的,就算輸了,甚至付出性命的代價,也不能以此作爲失敗的藉口。;”上官天華緩緩道。

    “哼,我纔不管這些呢,蘇兆河欺負小師弟,那就是錯!爺爺你壞,你肯定有辦法的,就是不想幫我!”上官嵐兒跺了跺腳,轉身氣哼哼的走了。

    看着上官嵐兒離開的背影,上官天華無奈的捋了捋鬍鬚,他真若是有這想法,想要阻止這場約戰,不過就是隨口一句話的事情,之所以不答應上官嵐兒的要求,除了不想破壞規矩之外,最主要的,卻還是想要藉機好好看看林逸的潛力。

    蘇兆河對於現階段的林逸來說,是一塊不錯的磨刀石,林逸如果連這一點把握都沒有,就冒然衝動應戰的話,那他也就配不上小嵐兒了。

    北島中心商會茶樓,南天霸、南天門還有康照明等人齊聚一堂,爲剛從中島回來的司海嘯接風洗塵。

    論資排輩,南天霸兄弟坐在距離司海嘯最近的上首,接下來便是慕容真、鍾品亮,而至於康照明卻只能委委屈屈的排在最末,幾乎都被擠到門口了。

    沒辦法,不管之前他怎麼受徐靈衝看重,都已經成爲過去式了,這裡是司海嘯的圈子,一切都以司海嘯爲中心,而他康照明在司海嘯眼裡,還沒有半分功勞建樹。

    “哦對了,康照明,聽說你是玄塵的關門弟子?”司海嘯注意到康照明不自然的表情,忽然想起了中島的玄塵老祖。

    “不錯,司掌櫃您怎麼知道的?”康照明頓時一愣。

    雖然世俗界的事情並非秘密,本身也沒什麼見不得光的內容。在場鍾品亮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但這小子應該不至於長舌到偷偷跟司海嘯彙報這些事吧,根本毫無價值啊。

    “嘿,原來還真有這麼巧,不瞞你說,你那師父玄塵現在就在中島,而且也已經跟着南天老友一起加入中心,乃是同一條戰線的自己人,回來之前還託我關照一下你呢。”司海嘯嘴角一揚道。

    “師父在中島?還加入了中心?那太好了!”康照明頓時喜出望外,說實話以他的自私稟性。尋常根本就不會去關心玄塵老祖過得如何,不過如今驟然聽說玄塵老祖的下落,倒是着實讓他高興了一把。

    無他,玄塵老祖既然能夠跟着南天極光這等大人物,那就說明他現在混得應該還不錯,否則他也沒這個面子託付司海嘯,對於康照明來說,這可是重新找到靠山的節奏啊!

    雖然司海嘯暫時還沒有更多的表示,但他如今說話的態度。卻已經讓康照明覺得明顯不一樣了,就算坐的位子沒變,康照明的腰桿卻是明顯挺直了,底氣也足了。至少在看向慕容真和鍾品亮的時候,不再像之前那般矮人一頭了。

    “前陣子在中島,我跟你師父,還有南天老友幾個。曾經設計準備讓雪劍派對付林逸,本來都已經快成功了,沒想到最後功虧一簣。想想都可惜啊。”司海嘯唏噓的感慨了一聲,不過隨即又精神一振道:“還好,林逸這小子自己作死,樹敵無數,我還以爲沒人能治他了,沒想到回來就有蘇兆河在等着,以蘇兆河的實力,五日之後的約戰就是林逸的死期,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

    “我曾跟蘇兆河切磋過一回,此人確實深不可測,築基期沒人會是他對手,林逸這一回遇上他,可真是踢上鐵板了。”南天門點頭贊同道。

    他在沖天閣管事大師兄的位置,霸佔了數年之久,對於沖天閣衆弟子的底細知道得一清二楚,蘇兆河到底有多強,他最有發言權。

    “不過林逸這小子一向邪門,我覺得咱們最好還是找機會給蘇兆河提個醒,這次是林逸自己找死應戰,是可以光明正大整死他的天賜良機,可千萬別陰溝翻船了。”康照明在一旁出言提醒道。

    如果放在以往,他根本沒資格說這話,衆人也不會放在心上,不過這一回司海嘯卻是點了點頭。

    “不錯,那小子確實有些門道,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就能在強人云集的中島站穩腳跟混出名堂,絕非是可以小看的等閒之輩,如果蘇兆河輕敵不把他放在眼裡的話,說不定還真有陰溝翻船的可能。”司海嘯贊同道。

    既然司海嘯都已經這麼說了,其他南天霸、南天門等人就算不以爲然,卻也不會出言反對,幾人當即動身前去找蘇兆河。

    對於司海嘯一衆人的突然到訪,即便是這段時間自信心爆棚,自詡上官天華準弟子的蘇兆河,也都主動出面相迎,畢竟衆人之中有司海嘯這個中心商會北島掌櫃,還有南天霸南天門這樣的老牌人物,對於任何一個沖天閣弟子來說,份量都是不輕。

    “諸位此來找蘇某人,不知有何指教?”蘇兆河打量了衆人一圈,緩緩開口問道。

    “五日之後,便是閣下與那林逸約戰之日,我等此番前來,便是特地爲了給閣下提一聲醒,別看那小子只是個新人,但是不容小覷。”司海嘯正色道:“當初一招幹掉了築基後期巔峰的南天勇,前陣子又重傷中島雪劍派的核心弟子,實力足有金丹初期的魏申錦,雖然這是偷襲,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多謝提醒,不過就算沒有諸位相勸,我也是不會輕敵的。”蘇兆河笑了笑,淡淡的問道:“對了,那個林逸,我之前也有聽過關於他的傳言,是你們迎新閣的頭號新人嘛,聽說你們還給他起了個外號,叫什麼裝逼頭子?”

    “汗,那不過是我隨口起的,主要那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裝逼,讓人看着就想踹他的臉……”康照明頓時汗顏,這個稱呼最開始,就是從他口中傳出去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