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事?”孟同冷冷的打量了幾人一眼,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確實如此,他如今的氣質變得比以往更加詭異邪門了,如果說前段時間給人的感覺,還只是脫胎換骨的話,那麼如今時隔這麼久之後,卻似整個人的人格都開始變化扭曲了。

    鍾品亮見狀忍不住眼皮一跳,暗暗嘀咕了一句,很早之前聽徐靈衝提過一句,這傢伙是吃了子午碎心丹的,難道子午碎心丹真有這麼可怕,竟把這麼個毫無城府的草包人物,變得如此扭曲,令人不寒而慄?

    不僅是他,旁邊康照明和慕容真兩人,也不由得面面相覷,他們現在,已經完全看不透孟同到底是什麼實力了,只覺得這傢伙深不可測,極其危險。

    “其實也沒什麼,那個林逸將要跟蘇兆河約戰的消息,你也應該已經聽說了吧?”康照明穩了穩心神道。

    “那又如何?”孟同神色絲毫沒有變化。

    “對方可是蘇兆河啊,你不覺得林逸這一回已經死定了嗎?”康照明興致勃勃道:“剛纔我們得到一個內幕消息,蘇兆河的實力根本不是大家認爲的築基大圓滿,而是金丹初期,林逸這一回十條命也不夠死的,哇哈哈!”

    “金丹初期?”孟同眼神微微一變,不過隨即又很快恢復如常,讓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所以啊,這一回林逸必死無疑,到那時候,聚在他手下的這一堆人,必然是樹倒猢猻散,咱們可得早作準備,將他手下這批牆頭草接收過來,等到手下有人,咱們以後的底氣就可以更足了。”康照明雙眼放光的提議道。

    “對啊。這是拉攏人心的絕佳機會,他們那邊雖然還有苦逼、蕭然、喬宏才這些人,但林逸才是主心骨,他一死必然人心浮動,這可難得的良機,否則等之後苦逼這些人安撫好人心,咱們再想挖牆腳就不太容易了。”慕容真贊同道。

    “想挖牆腳,你們自己去,我沒興趣。”孟同卻依舊是面無表情,經歷過這麼多挫折和磨難。尤其是子午碎心丹每天兩次的折磨,他的層次已經不再是康照明能夠比擬的了。

    那些牆頭草新人,也只有康照明這種人纔會念念不忘,會把他們當做實現自己野心的工具,而如今的孟同,已經根本看不上了。

    “呃……”康照明頓時一窒,之所以特地把孟同找來,就是看中他在青雲閣新人中的影響力,就算以前屢屢被林逸踩在腳底。但對於普通青雲閣新人來說,應該還是有幾分威懾力的,結果麻痹的這傢伙竟然說沒興趣?

    如果換做以前,康照明早就一頓劈頭蓋臉罵過去了。不過現在的孟同他完全就看不清底細,就算心有不滿,也只能暫且無奈憋着。

    “要不讓我去試試吧。”這時候卻反而是鍾品亮自告奮勇道:“我可以去嘗試拉攏一下李政明,如果能夠策反他。想必對其他青雲閣新人會有很大觸動吧!”

    “話是這麼說不錯,可是那李政明跟普通新人不一樣,此人心志堅定。不是那麼容易說動的,本美女之前找他幾次了,都沒有效果。”慕容真悻悻道。

    對於自己的美人計,她一向都很有信心,結果對林逸沒用,對李政明也沒用,簡直讓她大受打擊,如果不是現在傍上了司海嘯,她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成黃臉婆了。

    “那應該是他對你戒心太重的緣故吧,品亮既然主動請纓,不妨就去試一試,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康照明點了點頭,囑咐道:“不過你也不必急着一回就把他拉攏過來,你這次過去,只需要跟他套個近乎給個暗示就可以了,他是聰明人,等到時候林逸一死,我相信他知道應該怎麼做。”

    “我明白。”鍾品亮暗暗一笑,當即動身出門。

    所謂自告奮勇策反李政明,這當然只是一個藉口,真正的目的其實就是爲了給林逸通風報信,蘇兆河是金丹初期高手,這可是一個超級隱患,如果林逸對此茫然不知而直接開戰的話,可是會吃大虧的。

    如今這個關頭,林逸是迎新閣乃是整個三大閣的焦點,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鍾品亮想要給他報信,只能採取這種迂迴的方式。

    “你來幹什麼?”面對鍾品亮的主動上門,李政明頗爲意外,他還不知道對方跟曾經的自己一樣,也是林逸安插的內應。

    “不會吧,李兄可是聰明人,我的來意,你莫非真的猜不出來?”鍾品亮開口笑道。

    “多說無益,閣下還是請回吧。”李政明當即臉色一沉,他不介意再轉投回去當臥底,但前提卻是林逸發話,否則他壓根不想跟這些人有任何往來,與其跟他們浪費時間,還不如用來好好修煉。

    “別急,林逸跟蘇兆河約戰的事情,李兄不是很清楚嗎,如果你一廂情願的以爲你家老大這一次還能贏的話,那我不妨給你透露一個絕密的消息,也好讓你趁早死心。”鍾品亮一臉神秘道。

    “什麼消息?”李政明看了他一眼。

    “蘇兆河根本不是你們以爲的築基大圓滿,而是貨真價實的金丹初期高手,不知道這個消息可還勁爆?”鍾品亮高深一笑,隨即不等李政明回答,轉身出門離去。

    金丹初期高手?!李政明頓時心頭巨震,他對於林逸的崇拜不在任何人之下,但林逸畢竟還是新人,即便只是面對一個築基大圓滿的蘇兆河,都已經非常勉強了,如果對方真是金丹初期的話,那還怎麼打?

    只是,這鐘品亮跟自己素來沒有交集,這次突然上門送過來這麼一個勁爆的內幕消息,難道真的只是爲了勸降自己?

    這等消息照理來說應該是絕密纔對,沒道理這麼輕易透露給自己知道啊,這人腦子有這麼單純麼?

    心中雖然疑惑,不過李政明還是直接去找了林逸,將這個消息轉告於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