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哦,那就好!”上官嵐兒這才稍微放心了一點,不過還是轉頭對着上官天華,一字一頓的認真叮囑道:“爺爺你待會可不能袖手旁觀哦,絕對不能讓小師弟出事,絕對不可以!”

    “知道了,小嵐兒你都說了八百遍了,爺爺耳朵都快聽出繭來了。”上官天華無奈道,堂堂沖天閣閣主被抓壯丁,專門過來做救火隊員,這事也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能夠抗衡金丹期高手?上官天華看向擂臺上的林逸,面上帶着若有似無的笑意,這小傢伙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如果僅此而已的話,對上蘇兆河還是有點不太夠。

    擂臺之上,林逸同蘇兆河兩人遙遙相對,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開始聚焦在他們身上,喧囂議論聲慢慢歸於平靜。

    唯有康照明和南天霸一衆人,依舊幸災樂禍的放肆桀笑不已,今天是林逸的死期,這麼歡慶的日子他們當然要好好享受,可惜的是司海嘯沒有在場,否則他們一夥人估計會笑得更加肆無忌憚。

    畢竟這裡是三大閣的地盤,尋常時候外人不得入內,而司海嘯又曾鬧過調戲上官嵐兒和寧雪菲這種大烏龍,要是今天來這裡,估計非得被衆多三大閣弟子唾沫淹死不可,所以就算心中癢癢,他也只能窩在中心商會靜等林逸的死訊了。

    “小子,聽說你是迎新閣這一批的頭號新人,前段時間出了不少的風頭?”蘇兆河終於開口了,一瞬之間,全場徹底安靜了下來,一個個紛紛露出看好戲的神色,靜待好戲開場。

    “沒辦法,總有些無聊的人自己送上門來,不踩他還不行。我也是勉爲其難。”林逸淡淡應道。

    “嘿,實力不怎麼樣,倒是還真有點裝逼頭子的風範,看你這樣子似乎還挺自得啊!”蘇兆河嘲諷的笑了笑,隨即故作淡然的睥睨道:“告訴你,我也是曾經的頭號新人,你在我面前,就不要班門弄斧了,那隻會自取其辱。”

    “哦?這麼說來閣下還是前輩了?”林逸意外的挑了挑眉,而後微微一笑道:“那倒還真是應了句老話。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場下衆人聞言頓時鬨笑一片,雖然還沒開打,但看這兩人打嘴炮,倒也是挺有意思的,這林逸打起來肯定不是蘇兆河的對手,不過嘴上功夫卻是一點都不饒人吶。

    “牙尖嘴利,大概也只有井底之蛙,纔會說出你這麼無知無畏的話來。”蘇兆河冷笑了一聲。看了看臺上的上官天華一眼,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表現,便故作大度道:“廢話不多說了,咱們還是趕緊開始吧。省得浪費大家時間,身爲前輩,我先讓你一招,省得別人說我以大欺小。你來吧!”

    “還是別的了,你讓我一招,你就沒機會了。”林逸卻是搖頭道。

    “哈哈。幼稚!”蘇兆河不以爲意的大笑一聲,不再隱藏實力,陡然釋放出金丹初期的強大氣勢,得意道:“你還不知道吧,我已經成功結丹了,今天對付你其實就純粹是毆打小朋友,所以纔要大發慈悲讓你一招,省得你到時候死不瞑目,哈哈哈!”

    全場頓時一片譁然,所有人不禁面面相覷,他們可從來沒聽人說過,蘇兆河竟然已經是金丹初期高手了!

    如果沒記錯的話,蘇兆河現在年紀都還不到四十啊,如此年紀就成功結丹,不說前無古人,但至少在三大閣的歷史中,也算是爲數不多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了!

    “難怪上官閣主會看上他,這天賦實在太可怕了!”

    “就是,四十歲之前就成功結丹,往前數的話,好像就是公羊傑了吧?”

    “沒錯啊,沒想到他竟然已經達到可以跟公羊堂主相提並論的層次了,千年一遇的天才之名,果然不是假的!”

    聽着場下衆人的嘖嘖稱歎,林逸嘴角微微彎起了一絲弧度,雖然沒有跟公羊傑交過手,但只是從單純的直覺判斷,哪怕是當初的公羊傑,也絕非是這區區蘇兆河可以媲美的,這些人竟然將二人相提並論,不知道公羊傑本人聽到會是什麼感想。

    “小子,這下你看到差距了吧?”蘇兆河聽着這些話卻是非常受用,飄飄然的得意道:“就算你我同樣是頭號新人,但含金量根本不一樣,完全不在一個檔次,我可是同批三大閣弟子之中,第一個結丹的!”

    “哦,那又如何?”林逸不鹹不淡的反問道。

    “如何?哼,就你這種貨色,也配稱爲頭號新人,看到我之後難道就不害臊嗎,你臉皮到底有多厚啊?”蘇兆河冷笑着擠兌道。

    “哦,那怎麼才能配得上這個稱號呢?”林逸一臉玩味的笑了。

    “至少和我一樣,三十五歲結丹!”蘇兆河鼻孔朝天的得意睥睨道。

    “那我恐怕不行了……這難度太高了……”林逸無奈的搖了搖頭。

    “哈哈哈哈,連你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行,看來你也還沒蠢到不可救藥的地步啊!”蘇兆河聞言頓時大笑。

    場下衆人也跟着哈哈大笑,尤其康照明等人,笑得最是歡快得意,林逸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主動認慫了,這可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啊!

    不過,林逸下一句話,卻令全場的笑聲戛然而止。

    “不好意思,我今年才二十歲,有點兒早了……”林逸無奈的聳了聳肩道。

    “嗯?什麼意思?”蘇兆河跟場下衆人一樣,一臉莫名其妙,彼此之間面面相覷。

    林逸淡淡一笑,隨即周身氣勢陡然一變,金丹初期的強大氣場瞬間傾瀉而出,而同樣是金丹初期高手的蘇兆河,此刻在他面前就如置身於驚濤駭浪之中的小舟一般,再無半點威脅可言,反而給人的感覺,隨時都有可能被吞沒一般。

    一瞬之間,全場頓時譁然一片,場上蘇兆河,場下康照明衆人,更是一個個嘴巴張得足可吞下一斤雞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