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她一開始還以爲上官嵐兒只是一時心血來潮的戲言,沒想到這小妮子竟然還真這麼做了!

    一時間,黃小桃又是心喜又是羞澀,她喜歡林逸,這一點毋庸置疑,而如今又是上官嵐兒這個“正牌女朋友”親自撮合,這下總該沒什麼障礙了吧……

    林逸卻是一臉愕然,他怎麼也沒想到,上官嵐兒竟會突然給自己來這麼一出,這可怎麼辦?

    這可不同於私下場合,當着洪鐘和上官嵐兒兩人的面,此時如果再跟上次那樣直言拒絕的話,可真要傷黃小桃的心了,何況此刻黃小桃雖然紅着臉不說話,但林逸也看得出來,這個女孩是希望自己點頭的。

    黃小桃的性格是典型的外柔內剛,如果林逸這時候再拒絕,也許她面上還會強顏歡笑,但回去之後一定傷心落淚,這個情傷只怕很難恢復。

    可是,林逸又不想給自己招惹更多的情債,眼下這種情形既不能拒絕也不能答應,無奈之下只能道:“只要彼此處得來,就先慢慢相處,以後順其自然吧。”

    “嗯嗯。”黃小桃聞言頓時心花怒放,乖巧羞澀的點了點頭,林逸這話雖然沒有那麼斬釘截鐵,但也已經可以視爲肯定了,以後跟林逸在一起,那可就是光明正大的了。

    “太好了,可要記着是我撮合你們倆的哦,我可是你們倆的媒人呢,嘻嘻!”上官嵐兒嬉笑着起鬨道,心中那一股莫名的失落,卻是依舊揮之不去。

    “哈哈,兩位可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林少俠你這福氣實在令人豔羨啊,恭喜恭喜!”洪鐘則在一旁笑道。

    “這……多謝洪掌櫃了。”對於洪鐘這個不明真相的圍觀羣衆,林逸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得轉移話題道:“對了洪掌櫃,那生相菇除了呼採天午山之外,其他地方還有嗎?”。

    說起來,之前去呼採天午山的初始目標,乃是衝着生相菇去的,卻沒想到意外發現了萬渡金丹果,之後更是發生一系列事情被弄去了中島,前後一個多月的時間,林逸的收穫不可謂不大,然而卻唯獨缺了生相菇這個初始目標。

    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林逸這幾天纔沒去找破爛王,否則的話,哪怕蘇兆河當衆約戰,他也必然一早就跑去破爛王研究鑄器的事了。

    “哦?林少俠你不是去了北島修煉者公會麼,沒有親自去找嗎?”。洪鐘不由奇怪道。

    “這事說起來一言難盡,之前我確實去了呼採天午山,然而沒等我去找那生相菇,中間就跟人打了一個兩敗俱傷,之後更是輾轉被弄去了中島。根本沒有這個機會。”林逸搖頭苦笑道,順帶也將他在中島遇到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

    “對對,我們當時是一起去呼採天午山的。我也是因爲這樣才認識林逸呢。”黃小桃在一旁點頭道。

    “竟有這事?沒想到林少俠你還真去了中島啊?”洪鐘一臉意外的挑了挑眉,他當時給林逸介紹了中島的蔡中揚,其實是出於有備無患的想法,沒想到竟然還真派上用場了。

    意外之餘。對於林逸在中島做的這些事情,洪鐘聽了也不由嘖嘖稱歎,一樁樁一件件那可都不是小手筆啊。林逸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是啊,所以現在又回到原點了,我還得重新想辦法去弄生相菇,實在不行的話,只能再去一趟呼採天午山了。”林逸無奈道,他不知道破爛王那邊還能等多久,但是不管怎樣,生相菇肯定是越早弄到手越好。

    “這倒其實沒有必要,早在一個月前,老夫就已幫你在北島修煉者公會那邊掛了懸賞任務,估計這個月底就可以有結果了,林少俠你不妨再等等。”洪鐘笑道。

    “那太好了,多謝洪掌櫃!來,我敬你一杯!”林逸大喜,當即舉杯致謝。

    ……………………

    西島,寧雪菲在北島玩了這麼久,總算回到熟悉的家中,不過她第一件事並非是去見身爲一島之主的孃親,而是迫不及待找到了韓靜靜。

    “靜靜,靜靜,你猜我在北島見到誰了?”寧雪菲一把抱住正在鑽研自動鑄器機關的韓靜靜,神秘兮兮的賣關子道。

    “誰呀?你不是去找上官嵐兒嗎?”。韓靜靜眨了眨一雙大眼睛,有些疑惑道。

    “嵐兒我當然見到了,不過我要說的可不是她,而是另外一個人,他跟靜靜你可是很有淵源的呢!”寧雪菲擠眉弄眼道。

    “跟我有淵源?我又沒去過北島,誰會跟我有淵源啊?”韓靜靜聽得更加一頭霧水。

    “誰說沒有,我這次在北島見到的,可是靜靜你日思夜想的人呢!”寧雪菲笑道。

    “難道是林逸哥哥?!”韓靜靜頓時眼睛一亮,抱着寧雪菲興奮雀躍道。

    “嘻嘻,就是他呢!”寧雪菲說着,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盒子,其中裝着三枚極品丹藥,遞給韓靜靜道:“諾,這就是你的林逸哥哥煉製的,趕緊收起來吧!”

    “極品築基金丹?”韓靜靜又驚又喜,不由道:“林逸哥哥知道我在這裡?”

    “那倒沒有,我還沒告訴他呢,想着等下次把你帶過去,好好給他一個驚喜呢!”寧雪菲吐了吐舌頭。

    “去北島嗎?”。韓靜靜連連點頭,臉上的期待之色溢於言表,隨即又拉着寧雪菲迫不及待的問道:“菲菲,林逸哥哥現在怎麼樣了,你快給我說說。”

    寧雪菲當即將她去北島之後,經歷的事情前前後後都仔細說了一遍,而由於其中有林逸的緣故,韓靜靜聽得格外入神,哪怕只是一丁點無關緊要的小事,也會不自覺跟着緊張和開心。

    尤其是當她聽到司海嘯調戲二女,林逸挺身而出的時候,更是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直至聽到五個金丹期弟子出面,這才拍着小胸脯,鬆了一口氣。

    “林逸哥哥去北島修煉者公會了?那後來呢,他找到生相菇了嗎?”。韓靜靜追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