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屏住呼吸,緊緊盯着鑄器池中的那塊鐵疙瘩,前後足有一炷香時間,直至林逸和破爛王忍不住面面相覷,以爲失敗的時候,鐵疙瘩終於開始有反應了!

    雖然反應很緩很慢,細微到常人無法察覺,但林逸和破爛王兩個,林逸的感知之敏銳自不用說,而破爛王是專業的鑄器師,洞察變化乃是他的基本功,鐵疙瘩這一瞬如千年寒冰一般開始消融,根本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成了!”林逸和破爛王二人頓時擊掌相慶,只要能夠破冰,接下來的變化就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

    兩個多月的時間,破爛王可不僅僅是看着這塊鐵疙瘩這麼簡單,趁着這段時間,他將接下來的鑄器過程重新研究了一個通透,算透了每一種可能的變化,單是爲此準備的備選救急方案就已不下百種,如果連這都還失敗,那就真只能說天意如此了。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鑄器過程,破爛王顯得遊刃有餘,每每稍有意外的徵兆跡象出現,便立馬被他鎮壓於無形之中,掀不起絲毫風浪。

    緊張等待之中,數日時間轉瞬即逝,林逸原本波瀾不驚的心情,也逐漸隨之變得忐忑起來,因爲,最後成型的時候到了!

    一旦成功,以林逸砸進去的這種種頂級材料,還有破爛王爲之耗費的心血,最後出爐的神兵即便算不上史無前例,那也絕對是屈指可數,林逸本就強大的實力,到時候必將再度暴漲一大截!

    然而,就在這般期待忐忑之中,破爛王陡然臉色一變,而林逸的神情也隨之變得有些微妙起來,就在最後成型的這一步。竟然卡住了。

    “怎麼了?是不是還差什麼?”林逸忍不住開口問道,眼看着就要出爐,結果卻突然卡住了,這種感覺實在是百爪撓心。

    “呃……倒是不差什麼……”破爛王扭頭一臉苦笑的看着林逸,無奈道:“神兵出爐,十分講究火候,溫度環境必須掌控得十分精確,才能令其順利問世,但是我做不到……”

    “哈?做不到?”林逸不由哭笑不得的咧了咧嘴,關鍵時候來一句臣妾做不到。這是要鬧哪樣?

    “林兄,如果這次再失敗,問題就全出在我身上。”破爛王沉聲道,隨即又不信邪的撓了撓頭:“可就最後這點火候而已,以前從來沒出過問題,怎麼今天就不行了呢?難道我鑄器水平真這麼渣?”

    “沒事,反正到這一步也不會出別的問題了,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咱們多試試唄。”林逸在一旁安慰道。

    破爛王點了點頭,繼續各種嘗試,然而讓他欲哭無淚的是,無論他怎麼弄。就是不行,總是存在誤差,雖然只有那一丁點,卻似乎成了無法跨越的鴻溝。

    這下。就算是林逸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了,只能跟破爛王兩人大眼對小眼,面面相覷。一向自信的破爛王甚至都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的鑄器實力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殊不知,這事要是讓那些鑄器宗師知道,他們估計都得哭了。

    萬年樹晶、上古淨土等這一干世所罕見的天材地寶,你們丫的竟然一股腦兒全部弄在一起,就是他們這些天才宗師,都很難駕馭,你們兩個新人竟然就敢開爐幹?

    真是不知所謂,能夠成型那才真見了鬼了,事實上,能夠到最後這一步,本身都已經算得上曠世奇談了!

    不過,破爛王和林逸可不知道這些,他們還以爲真的就是自己水平問題,愁眉苦臉不知該如何是好。

    最後一步成型,靠得就是妙到巔峰的火候掌控,沒有任何其他捷徑可走,除非找來一個現成的鑄器宗師幫忙,否則根本無法可想,甚至一般的鑄器宗師都做不到!

    然而鑄器師數量極少,放眼整個北島,除了破爛王之外都很難找出幾個來,而且論鑄器實力只怕都還不如破爛王,根本算不得什麼鑄器宗師,這可如何是好?

    無奈之下,林逸只能任由破爛王一人,繼續留在洞中嘗試,而他自己則先一步回到迎新閣,畢竟這麼幹耗着總不是辦法,他就算留在那裡,也幫不上破爛王的忙。

    不過,這樁煩惱揮之不去,林逸即便獨自一人出來了,也總是不自覺頻頻皺眉。

    “小師弟你這是怎麼了?跟我們一起玩不開心啊?”上官嵐兒見狀不由嘟着嘴道,她這幾天沒事就拉着黃小桃來找林逸玩,美其名曰要幫二人培養感情,做一個稱職的媒人。

    黃小桃也在一旁小心的看着林逸,心底暗暗擔憂,她還以爲是這段時間自己跟上官嵐兒來得太頻繁,讓林逸覺得煩了呢。

    “沒有,你們不要誤會,與你們倆其實沒有什麼關係。”林逸連忙解釋道:“其實我是在煩我自己的事,我最近跟一個朋友在鑄器,用了很多天材地寶,也耗費了很多精力,我之前千方百計去找的生相菇,其實也就是爲了這次鑄器,不過現在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結果卻卡在最後一步了,始終沒辦法順利成型,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唔,原來是這樣啊,可惜我爺爺也不懂鑄器的事呢,要不然倒是可以讓他來幫忙。”上官嵐兒遺憾的搖了搖頭:“我的兵器還是要湊齊材料送到鑄器師手裡打造,但是那些鑄器師的等級都不是很高,我估計也是沒有什麼用處……”

    而黃小桃對這種事情就更加幫不上忙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一旁安慰林逸,讓他不要心急。

    “沒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讓我那個朋友繼續摸索嘗試了,希望在找到解決辦法之前,不會變得更糟糕吧。”林逸只得苦笑道。

    閒聊了一陣,幾人各自散去之後,上官嵐兒卻是剛好收到了寧雪菲的來信,當即便將林逸這段時間的事情詳細寫了一遍,甚至連林逸現在的煩惱,都一併寫進了回信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