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不過他們都跟康照明一樣,再疑惑也只能憋在心裡,而不敢說出口,甚至連私下議論都不敢,萬一被徐靈衝知道,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就在這種異樣的平靜之下,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破爛王那邊堅持不懈,卻始終沒有成型的跡象,好在在他的堅持之下,鑄器池中的情況倒是沒有進一步惡化,只是一直處在最後關口的僵持狀態,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不僅如此,林逸這邊也同樣遇到瓶頸,眼睜睜看着金丹初期巔峰已經近在咫尺,然而不管林逸怎麼嘗試,就是無法捅破最後這一層窗戶紙,實在是令人無奈。

    既然是完美突破,既然是最強金丹期高手,林逸本以爲這種金丹初期的突破,就應該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何曾想竟會卡在這一步。

    這種想法,若是讓其他金丹期高手知道,他們可真是要哭了,林逸從結丹到現在,滿打滿算也就才幾個月的時間,竟然就想着更上一層了,而且還不用任何丹藥輔佐。

    這可讓他們這些動輒幾十上百年無法寸進,甚至連上等丹藥,吃了都跟白吃一樣毫無效果的一干金丹期高手們情何以堪!

    既然無法突破,按照以往的經驗,林逸知道這時候純靠閉死關是沒用的,必須等到一個合適的契機才行,索性也就放鬆心態,不再強求短時間內迅速突破了。

    左右無聊,林逸乾脆趁着閒暇的時候,專門煉製了一些丹藥,託洪鐘利用他們洪氏商會的渠道,將丹藥寄到中島天丹閣,這是他早就計劃好的事情,可以幫天嬋減輕不少壓力。

    天嬋雖然也已是完美突破的金丹初期高手,但不像林逸有神農藥鼎這個煉丹神器。只能保證四品丹藥的品質,至於煉製五品丹藥,現階段對她來說還是非常勉強的。

    而在寄送丹藥的同時,林逸還特意給天行道寫了一封信,向其詢問瓶頸的事情,這位雖然本身不是完美突破,但畢竟同樣是修煉造化戰訣的前輩,他的經驗,應該有很大的借鑑價值。

    很快,林逸便收到了天行道的回信。天行道在信中說道,林逸雖是完美突破,但如今只是剛剛晉升金丹期,正是厚積薄發的階段,千萬不可操之過急,只要順利突破了第一層金丹初期巔峰,之後就會一路順暢了!

    這個階段,關鍵就在於穩固境界,積累底蘊。這是足可影響到之後整個金丹期的事情,絕不可有半分掉以輕心。

    所以在這個時候遇到瓶頸,一點都不奇怪,而且也絕不是什麼壞事。當然這並不意味着就可以從此不求上進了,凡事都講求一個適度,一旦卡在瓶頸的時間太長了,那也不是什麼好事。

    林逸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不強求短期內迅速突破,但也必須做好相應的準備,靜心等待水到渠成的突破契機。

    至於到底應該如何準備。天行道給出的建議,跟林逸自己所想倒是不謀而合,一味閉死關修煉,那是最愚蠢無智的選擇,想要抓住突破契機,只有兩個途徑。

    要麼與人對戰,在實戰中不斷鞏固境界,要麼服用天才地寶,以外物刺激增強底蘊。

    只是這兩種途徑,林逸暫時都沒有,金丹金丹早已經沒有了,而現在日子又過得風平浪靜,唯一一個實力夠強的死對頭徐靈衝,卻又不知爲何按兵不動,至於身邊衆人則又實力太低,搞得他想找個人練練手都沒有機會。

    眼下林逸唯一能夠指望的,就只有三大閣的歷練對戰了,雖然迎新閣內部沒什麼挑戰,但如果放眼整個三大閣,那可是高手輩出,實力在林逸之上的可不在少數。

    轉眼之間,迎新閣一年之期已到,三大閣新人齊聚大堂,一個個心懷忐忑,等待着最後決定命運的關鍵大考,能否順利加入三大閣,就剩今日在此一舉了。

    新人大比,這是迎新閣最爲重要的盛事,三大閣都派出長老前來觀禮助威,身爲迎新閣閣主的胡云風,則在臺上主持本次新人大比。

    “距離諸位加入迎新閣,如今已是整整一年了,本閣主在此要恭喜諸位新人,終於有機會正式加入三大閣,成爲外門正式弟子。”胡云風笑着面向所有人開場道。

    所有新人頓時面露興奮之色,辛苦一年,爲的就是這一天,一旦脫離新人身份,成爲外門正式弟子,無論地位還是待遇都會提升一大截,這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然而胡云風接下來的一句話,去令某些人臉色陡然一黯。

    “不過很遺憾的是,這個機會只留給已經成功築基的新人,而至於那些連築基都做不到的新人,本閣主可以很坦白的直接告訴你,你連參加新人大比的機會都沒有,未來在靈玉堂好好採礦,好好修煉,也許以後還會有翻身的那一天,但是很可惜,今天肯定是沒戲了。”胡云風的目光,落在了那些尚未築基的新人身上。

    由於今年受到中島丹堂支持的緣故,提供給衆新人的修煉資源,遠比往年要豐厚得多,新人築基成功的比例,也都高達八成甚至九成,但總歸還是有些扶不起來的阿斗,比如青雲閣的查武。

    聽着胡云風的“宣判”,查武的臉色頓時一片死灰,發配靈玉堂採礦,那是最可悲的下場,雖然其中確實有逆襲的先例,但絕對是鳳毛麟角,正常人根本指望不上,這下可真是一點前途都沒有了。

    查武無奈的看了一眼喬宏纔等人,他自認也不比當初的喬宏才差上多少,怎麼如今的境遇,竟是如此的天差地別!

    殊不知不說喬宏才的修煉資質遠在他之上,單是爲人處世這一項,就已經把他甩出十萬八千里了,喬宏纔可以死心塌地的跟着林逸,哪怕與所有人作對也始終不離不棄,而他查武,卻是一根牆頭草只知兩邊倒,落到今天這境地怪得了誰呢?
最近更新小說